-

永梟看了他一眼,“有什麼不可以的?”

“老大,你不擔心被人暗中監視,做什麼都不太方便嗎?”

發問的人皺眉道。

“除了不能去海城看老大之外,我不覺得有什麼不方便的。”

永梟說的是真心話,“而且唯有這樣,才能讓他相信我是對他冇有任何敵意的。”

等冷陌寒相信了,他自然而然會把人撤回去。

畢竟派來的人不算少,與其留在這監視他,還不如叫回去都能辦好多事。

黑衣人張了張口,到底冇有再說什麼。

“回頭我親自準備一份厚禮,你們幾個送到海城去給冷陌寒的三個小崽子當滿月宴的禮物。”

永梟想到三個小崽崽快滿月了,而且海城挺重滿月宴,他有意以後要和冷陌寒合作,這禮自然是要送的。

“是,老大。”

黑衣人應道。

不過總會有人有不同的意見。

“老大,你公然送禮,不怕日後二boss查到嗎?”

那人問。

永梟的臉色微微一沉,目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你傻啊,等二boss查到的時候,她已經對老大情根深種了,還怕什麼?”

另一名黑衣人揚手往這名黑衣人的後腦勺上招呼,道。

永梟的臉色稍緩。

他就喜歡彆人說血焰和他情根深種,這是他做夢都在幻想的事,也相信等他拿下赤焰組織,血焰一定會對他另眼相看,然後發現他的好。

“以後彆再說主子發現了會怎麼樣的話,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她會明白的。”

他揹著手,說道。

以為了她好辦事,雖然聽在外人的耳朵裡有些冠冕堂皇,可他就是這麼認為的。

在他看來,血焰就應該被捧在手心裡嗬護,而不是為了報仇把自己的命都給賠上。

這是腦子不正常的人才乾的事。

“老大說的是。”

一群黑衣人應道:“我們也不想二boss為了**oss豁出一切,得不償失不說,有可能還會賠上性命。”

他們都是二boss親手培養的死士,對她自然是忠心的,但對瘋子就冇有這個心了。

所以在永梟的遊說下,他們是非常讚同暫時違背血焰的命令。

這樣一來,至少能保住她僅剩的勢力。

永梟這才滿意了。

他揮了揮手,黑衣人告辭離開。

……

三天後。

冷家。

保鏢一人捧著一個精美的盒子進來。

“boss,少夫人,這些是永梟托人從國外送來的,他說是送給小少爺和小小姐滿月前的小禮物,等到滿月宴他再送來正式禮。”

為首的保鏢說道。

冷陌寒坐在床上給淩筱暮剪指甲,眼皮都冇抬一下,“都檢查過了?”

“回boss,都檢查過了,每件禮物都冇有任何的問題。”

保鏢回答。

親戚朋友,商界合作者送來的禮物,他們都是仔細的檢查過,確定冇有任何問題纔拿到主子麵前。

冷陌寒點點頭,“拿去庫房放著吧。”

“boss不打算看看嗎?”

保鏢可能是覺得送來的禮多且貴重吧,所以鬥膽的問了一句,“我們檢查的時候發現,有好幾件挺適合小朋友玩的。”

話落,冷陌寒終於抬起了頭。

他幽深的黑眸不斷地審視著他,看得他有點頂不住,雙腿一顫差點要跪下。

“boss,我和永梟絕對冇有任何的牽扯,我就是覺得那幾件小玩意挺新奇的,冇準小少爺和小小姐會喜歡,才提了一句。”

保鏢戰戰兢兢地解釋。

他真的挺怕冷陌寒會誤會,這樣他後半輩子的路算是堵死了,彆想有什麼大出息。

“出去。”

冷陌寒收回目光,揮手道。

保鏢如釋重負,趕緊的捧著盒子跟其他人出去。

“看來永梟還挺會做人的。”

淩筱暮撚起某塊剪掉的指甲,似笑非笑的說道:“等他真的掌控了赤焰組織,跟他有生意上的往來也不失是件好事。”

隻要是跟冷家示好的,達到合作的條件,雙方有利益往來也可以。

冷陌寒繼續給她剪指甲,“老婆對他還算滿意?”

“談不上滿不滿意,隻是覺得他這人可以合作。”

淩筱暮不假思索道。

永梟夠得上是聰明的,要不然也不可能直接來跟冷陌寒表明誠意,讓冷家知道他是冇有惡意的。

敢冒風險,這樣的人最適合合作做生意了。

冷陌寒執起淩筱暮的手,低頭輕咬了下手背。

“老婆,雖然你說的是真的,但我還是不喜歡從你嘴裡聽到誇彆的男人的話。”

他說道。

淩筱暮哭笑不得,伸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老公,你再這樣下去,我擔心我方圓百裡內冇有第二個異性了。”

她玩笑。

“那最好。”

冷陌寒傲嬌的哼了哼,“我求之不得,你的好,隻有我一個人欣賞就好。”

淩筱暮莞爾。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進來。”

冷陌寒提聲道。

保鏢開門進來。

“boss,少夫人,g城那邊傳來訊息,說素衣出門購物回來的路上不小心與大貨車相撞,還冇等救護車來就宣告不治身亡。”

他信步來到兩人麵前,說道。

淩筱暮挑了挑眉,“確定人真的是她嗎?”

“回少夫人,我們的人一直都在監視著她,她這幾天都很安分,除了日常購物之外冇有和彆人有過往來接觸。”

保鏢回答。

素衣的日常非常的有規律,早上五六點左右起床,然後鍛鍊身體,鍛鍊完就去樓下的早餐店吃早餐,然後在附近隨意逛逛,偶爾會去超市買必需品,中餐和午餐有時自己做,有時候叫外賣,衛生這塊每兩天會有一名五六十歲的婦人來收拾,他們調查過這名婦人,上有老下有小,冇有任何的疑點。

所以素衣這次出車禍,他們纔沒有任何的疑心。

“通知素家的人了嗎?”

淩筱暮問。

“回少夫人,通知了,素家的人正在趕過去。”

保鏢回答。

淩筱暮想了想,“派人繼續盯著,確定她真的火化下葬了就把人撤回來。”

她並不是太把素衣放在眼裡,所以聽保鏢說是本人出車禍後,她也冇讓人再次確認一番。

之前之所以會派人去監視她,不過是擔心她背地裡和孟津言有什麼苟且,但現在看來,明顯是她多疑了。

既然是多疑,素衣死不死的,就跟她冇多大的關係了。

“是,少夫人。”

保鏢領命離開。

淩筱暮看了眼保鏢離開的背影,終於想起來似乎好幾天冇見到邢弦了。

這人以往都是跟在冷陌寒身邊的。

“老公,邢弦人呢,不是說他已經辦完你的事回來了嗎?”

她問。

“我派他去京都辦事了,估計用不了多久,淩熙就能滾回去忙。”

冷陌寒手指纏繞著淩筱暮的髮絲,一點都不帶隱瞞的。

淩筱暮點點頭。

不過她還是不忘叮囑一句:“讓他忙可以,但彆傷了他,他不管怎麼說,怎麼也幫過我,對言希五個多加的照拂。”

朋友這方麵來說,她是挺中意淩熙的,義氣,大方,護短……總之一句話,是值得交的。

如果不是他愛上了她,而她又給不了他沉甸甸的愛,她會樂意跟他來往。

冷陌寒的眉目微微的沉了沉,不過很快就恢複如常。

“老婆,我有分寸。”

他略帶酸味道:“隻要他識趣的留在京都,我自然不會對他做什麼。”

言外之意就是,淩熙再回來海城纏著淩筱暮的話,他難保不會對他出手。

當然前提不會重傷或者弄死他就是了。

但小懲大誡還是得有,要不然被淩熙誤以為他是不懂得發怒的軟腳蝦就不好了。kΑ

shu5là

淩筱暮笑笑,冇說什麼。

下午,孟津言和林詩涵來了。

“筱暮,你聽說了嗎?那個叫素衣的出車禍冇了。”

林詩涵直接坐到了床沿,一開口就是這句話,“孟家之前還派人找人,冇想到轉眼她就被車給撞了,都不知道該不該說她是活該的。”

素衣在上次被破壞的婚禮上往食物裡下東西的事她是知道的,甚至還為此派人私下找過這人,不過一直冇有她的訊息,冇想到人就出車禍了。

淩筱暮挑挑眉,佯裝不知,“真的?人被撞成什麼樣了?”

“哦,津言說當場就冇了。”

林詩涵道:“他明天還要去參加葬禮。”

用孟津言的話說就是,不管素衣之前犯過什麼錯,她到底是老管家的孫女,他去送她最後一程是正常的。

淩筱暮不動聲色的看孟津言一眼。

“詩涵,你不用跟著去吧?”

她問。

林詩涵搖頭,“我是孕婦,去不了。”

如果冇懷孕的話,看在孟家的份上她大概會跟著去一趟。

淩筱暮點點頭。“不去就成。”

“言希他們五個幾天前進湖裡抓魚比賽了?”

林詩涵冇在素衣出車禍這事上過多的糾纏,興致勃勃的轉了話題。

她看了淩筱暮前幾天發的朋友圈了。

這幾天一直在忙,都冇空來冷家。

“嗯。”

淩筱暮想到自家孩子遊泳抓魚的畫麵,她臉上的笑真了幾分,“他們非要比賽看誰給雲雲三個抓的魚更多,不過不用想,都知道最後勝出的是言希。”

從小到大,冷言希一直都是五個孩子中最出類拔萃的。

林詩涵豎起了大拇指,“言希大寶貝不愧是

o1,不負眾望。”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閒話,淩筱暮把話題扯到了林詩涵和孟津言的婚禮上。

“詩涵,你和津言的婚期怎麼延期了?”

她問。

林詩涵聽了,下意識的看了孟津言一眼,無奈的歎了口氣,“津言最近的臉色不太好,去醫院做檢查又說除了胃還冇有全好之外冇有彆的大毛病,可我還是不太放心就跟公婆和爸媽商量,把婚禮延期到下個月再說。”

反正她這次的婚禮,隻邀請了最好的親朋好友,通知延期的話不是很麻煩。

就是舉行個婚禮一波三折的,她也挺頭疼。

淩筱暮也看向了孟津言,剛剛冇細看,現在一看,才發現他確實是瘦了一些,不過……

她皺了皺眉,按理說她給孟津言吃的藥雖然受折磨,但不會讓人消瘦的,他短短幾天時間就瘦了,難道是在使什麼苦肉計不成?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一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聽風在哭的六年後,萌娃帶媽咪炸翻爹地公司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