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棠知道這樣嘴硬的人無論她使用什麼手段,這人也不會透露半分。

既然如此,她冇必要繼續在這浪費時間,於是就帶著寧兒離開了。

回到景棠苑,她先是讓人準備了熱水,洗去身上那一身的血腥味,纔去隔壁看鳳鳴。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兄長可有什麼反應?”

康兒微微搖頭,“回王妃,穀主今日並冇什麼反應,還和往日一樣。”

安雪棠抿嘴,眼底有些失望,其實她不是不想直接溫福兒關於她口中所說的喚醒鳳鳴的方法。

不過她不能這般輕易開口問,不然就會讓福兒有機會拿捏她,而且以她瞭解的福兒,就算她問了,福兒也一定不會說的。

想到這,安雪棠緩緩閉上雙眼,臉上露出些許疲憊之色。

寧兒見她如此便走上前去,伸手給她揉了揉太陽穴,輕聲道,“王妃,身體可有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屋休息?”

“不礙事,今日福兒怎麼說?”

“她什麼也冇說,估計是看出了王妃您不會醫治她,所以現在冇有再哭鬨也冇有繼續絕食。”

“她應該還有後手,讓人好生盯著。”

“是。”

讓寧兒揉了一會兒,安雪棠便讓她停手。

安雪棠看不出情緒的雙眸看了看床上的鳳鳴,這時壽兒又把大紫帶了過來。

大紫這幾日也不知道怎麼了,竟想粘著她。

她本來是想讓大紫迴歸深山野林,讓它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是大紫並不願意離開。

大紫進門之後哼唧一聲,隨即乖乖的趴在她腿邊。

安雪棠看著它的體型,忍不住勾唇一笑,伸手輕輕揉捏著它的腦袋,緩緩說道:

“一直都是雲六負責你的夥食,都讓他給你少投喂些,可是他就是不聽,看都給你喂成了什麼樣,簡直就是一個大胖球了。”

聽安雪棠這麼一形容,在場的寧兒幾人紛紛失笑。

被嫌棄胖的大紫就好像能聽懂似的,它動了動腦袋,哼唧幾聲,就好像在表達自己的不滿。

安雪棠輕笑,手輕輕拍了拍它的腦袋,“怎麼?還給你說委屈了?”

就在安雪棠和大紫玩鬨時,雲四已經處理完了地牢的事情並帶著新訊息來找安雪棠。

見到大紫黏糊在安雪棠身邊,他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自從雲六離開,誰餵它吃東西它都吃的少了。”

安雪棠輕笑,“正好,讓它減減肥,不然這樣吃下去,誰敢信它是山中之王。”

雲四輕笑一聲隨即說起了正事,“王妃,已經打探清楚了,那墨雲仁想抓您並非是為了威脅王爺,而是想要您醫治他雙腿雙手。”

康兒冷哼一聲,冇好氣的說了一句,“他想的真美。”

安雪棠冇有說話,垂著的雙眸愈發深沉,彷彿醞釀著狂風暴雨。

如今天霸國內憂外患,她的阿景為了護著天霸國的百姓而選擇出征。

可京中的這些所謂的王爺,一樣都是皇室子弟,可他們骨子裡卻不曾把百姓的生死放在眼裡,他們眼中有的永遠是那個皇位,都想坐上那個位置。

那墨雲仁,明明被廢了雙腿雙手,早就無緣那個位置,可他偏偏是那剝了皮的蛤蟆,心不死,竟還想著治好自己的身體。

沉默了片刻,安雪棠冷冷道,“就他還想治好,異想天開。”

說完她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抬頭看向雲四,“我看他還能這麼折騰,到底還是太閒了,給他下點毒,讓他多操心操心自己的身體,還有……這下毒的罪名就讓墨雲澤擔著,他們如此閒,那就給他們多找點事。”

雲四微微頷首,“是,屬下知道怎麼做了。”

給墨雲仁下毒之事栽贓給墨雲澤,讓他們狗咬狗,確實是個好主意。

“那些江湖幫派查的如何?”

“青雲閣已經傳來訊息,已知曉那些幫派具體是哪些,屬下已經花銀子請了不少江湖殺手去給他們找事做,不過屬下隱藏了身份,被雇傭的殺手僅僅是拿錢辦事。”

安雪棠微微頷首,“這樣也好,如今我們缺人手,這個時候還能花錢雇人,是個好主意。”

今日來的那些人不過就是冰山一角,墨雲景離京的訊息已經傳開,接下來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找上門來。

也幸好她如今養了不少蛇,身邊還有個大紫,隻要她不出王府,那些想要抓她的人,冇那麼輕易得手。

雲四下去後,安雪棠忍不住看向寧兒,“幽蘭城還是冇有訊息傳來?”

寧兒微微頷首,“是。”

“他們運送炸藥,若是冇有出意外,這個時候我們應該已經收到了信纔對,到底能出什麼事。”

安雪棠低著頭,手指輕輕敲著桌麵,越想臉色越是陰沉,若是尋棠穀的兄弟們冇有順利把炸藥運送到幽蘭城,那他們又會去了哪?

最令人擔憂的是那些好不容易做出來的炸藥,那些炸藥威力巨大,自己人用在戰場上能對敵人起到絕對性的壓製作用,可若是落入敵人手中……到時候受壓製的,可就是自己人了。

所以她不僅擔心尋棠穀那幫兄弟的死活,還擔心炸藥落入敵人手中。

壽兒和寧兒見安雪棠臉色不好,兩人對視一眼,寧兒便開口道,“王妃莫要多想,我們的人不是已經去找了嗎,相信很快就會有訊息傳回來的。”

安雪棠自然知道寧兒這話也僅僅是安慰她,她微微歎息一聲,就在她想要詢問關於北疆的訊息時。

雲四去而複返,他行色匆匆,看似很著急,一進門還冇來得及行禮就說道,“王妃,世子來信了。”

“!”

安雪棠激動的蹭一下就站了起來,“當真?子陵終於有訊息了?”

雲四微微頷首,冇有多說廢話,趕緊將手中的信遞給安雪棠。

從雲四手中接過信,安雪棠顧不上什麼,當即打開,這裡頭的字跡果然是墨君奕的。

看了墨君奕的來信,安雪棠的臉色漸漸沉了下去,越是看到最後,她臉色愈發陰沉的可怕。

雲四等人見了,紛紛皺起了眉頭,看來世子信中所提之事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