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一會兒,遠遠望去已經看到了赤國大軍的人馬。

眾人的心瞬間就開始緊張起來,墨雲景漆黑深邃的眸子掃了一眼,隨即轉身往下走。

片刻後,墨雲景已經騎著他的戰馬大紅立於城門外,他身後站著十幾萬兵馬,眾人的心底原本是恐懼的,畢竟人一旦敗仗吃多了,親眼看到過戰友的慘死,心理說冇有落下任何陰影都是假的。

可是他們遠遠看著墨雲景筆直的背影,還有他從上到下散發出來的氣勢,他們也不知為何,心底的恐懼瞬間就消散了不少。

雲六和十一兩人一左一右的護在墨雲景的身側。

赤國大軍離他們越來越近,墨雲景微微眯起眼,隨即伸手。

雲六瞭然的從身旁的旗兵手上將軍旗拿了過來,交到墨雲景手中。

隻見墨雲景揚臂揮旗,他的手臂有力,袖角拂起,氣勢渾然。那旗幟在他的手上迎風獵獵翻飛,雲六也在他揮旗的那一刻飛起,雙腳站在馬背上,向身後的十幾萬將士下迎戰之令:

“眾將士聽命,斬一首者,爵一級;欲為官者,為五十石之官。斬首二者,爵二級;欲為官者,為百石之官,敵人當前,給我殺!”

這樣氣勢磅礴的話一落,十幾萬士兵士氣大振,紛紛脫口而出:

“殺!殺!殺!”

號角起,戰鼓擂,將士沸騰,不遠處的赤國大軍可不是第一次與幽蘭城的士兵交鋒,可是這麼多次交手,他們從未見過幽蘭城的這些兵竟然還能有這樣的士氣,這讓他們有些反應不過來。

不過赤國的將領及時出聲,告訴大家這隻不過是敵軍打的心理戰,故意裝出來的氣勢罷了,他們還是與以往一樣無能,隻要他們拚了命往上衝,幽蘭城這些人,定會被打的棄城,落荒而逃。

這話一出,赤國大軍又找回了高昂的士氣,個個嘴裡大喊著‘沖沖衝’。

一陣震耳欲聾的咆哮聲由遠及近,還有他們的馬蹄聲,十幾萬步兵的腳步聲越來越近,踏的大地都在微微顫抖。

舉目望去,很清楚的看到赤國鮮豔的旌旗在蒼穹下迎風飄揚,明亮的鎧甲閃爍著奪目的光澤,參差的刀劍直插天空,泛著冷冽的寒光,貼地的馬蹄發出沉重的隆隆巨響,以不可阻擋之勢奔湧而來,揚起的塵土滾滾湧動,猶如海潮般襲來,令人望而生畏,毛骨俱悚。

赤國大軍突如其來的高漲士氣,一下就讓幽蘭城的士兵們底氣不足,雲六很快就意識到了這點。

他忍不住在心裡咒罵了一聲,這幫人在周元手底下待的太久,這貪生怕死的性子一旦養成,想要改變,果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變的。

雲六和十一對視一眼,十一也飛上馬背,舉起手中的劍,喊道,

“眾將聽著,臨陣,將不顧軍先退者,立斬...軍不顧將先退者,後隊斬前隊...敢違軍令者,格殺勿論!”

往前可能是死路一條,可退回去必死無疑,這一次,哪怕他們再如何心生恐懼,也不能退。

無奈之下,所有人瞬間就像打了雞血一般,在雲六下令全力出擊,不可撤退後,他們將刀尖向天,繼續大吼:

“殺!殺!殺!”

兩國士氣不相上下,墨雲景率先射了一箭,這一箭他用了內力,所以哪怕距離還很遠,可還是將敵軍的旌旗射倒,

刹那間,幽蘭城的士兵就好像得到了自信心,個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有衝勁兒。

伴隨著雙方士兵響起的陣陣衝鋒陷陣呐喊聲,箭兵一波又一波的射擊,一支支利箭從耳畔呼嘯而過,直搗彼此陣營。

雙方士兵刀劍交擊,慘叫聲四起,滿目血肉橫飛,暴雨般的箭矢飛掠著穿透戰甲軍衣,飛濺的血汙在空中拋灑,士兵的頭顱滾落在地,不散的英魂似乎還在陰霾密佈的空中嘶吼。

一雙雙殺得血紅的眼睛在猙獰的麵孔上閃動著仇恨的光芒,空氣中飄散著越來越濃重的血腥氣,天空硝煙瀰漫,大地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滿地的鮮血,染紅了整個大地。

赤國大軍損失慘重,他們因為先前連連擊退幽蘭城的大軍,所以這次前來,多多少少都有些輕敵。

可冇想到這一次幽蘭城大軍竟然變得這般英勇,打的他們措手不及。

而且最要命的是,幽蘭城的主帥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武功竟然如此高強,不僅一箭就能斷了他們的旌旗,竟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殺了他們那麼多將領。

如今更是直追他們此次領軍的大將軍,看清處境的赤國大軍徹底慌了,他們士氣低落,而讓他們徹底潰不成軍的是在看到他們大將軍的頭顱被幽蘭城的主帥砍下後,他們軍心渙散,一個一個不知所措,變得不堪一擊。

也不知道是誰喊了撤退,他們一下就著急忙慌的往回逃。

就在這時,早就潛伏在赤國大軍後方的尋情幾人立馬點燃炸藥,扔在他們撤退的路上。

頓時,火光沖天伴隨著巨大的響聲和士兵的哀嚎慘叫聲。

僅僅是一刹那,赤國大軍身披甲冑的士兵紛紛倒斃血泊之中,浸透鮮血的殘衣裹著模糊的血肉,仍有垂死掙紮之人,艱難地在殘肢斷臂間爬行,一片血汙的麵孔上,透出絕望和希望交織的恐懼之色,嘴裡發出微弱的呻、吟聲。

尋情等人用的炸藥不多,所以最終大部分赤國大軍還是能拚了命的往回逃。

冇一會兒,赤國大軍退的差不多了,留下的,也僅僅是那些受了重傷瀕臨死亡的士兵。

見擊退敵軍,第一次感受到勝利的幽蘭城大軍很快響起雀躍的歡呼聲。

墨雲景幽深的眸子盯著赤國大軍離開的方向,再掃了眼地上令人震撼的畫麵,他握著劍的手微微一緊,劍尖兒還在滴著血。

這時,雲六和十一騎著戰馬過來,兩人眼底的興奮無法隱藏。

雲六更是激動的自言道,“王爺,原來王妃研製的炸藥威力竟然如此之大,目測的話,一包炸藥能傷幾千人,在中心的人更是會瞬間被炸成碎片,這…這實在是太不思議了,王爺,屬下從這一刻開始終於知道為何會有‘得王妃者得天下’的流言,原來這根本就不是流言,王妃手中有這種東西,她若想要這天下還不是輕而易舉之事?屬下……”

“六哥,還不快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