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這條蛇已經咬了孫高庭一口。

孫高庭吃痛,慌亂的想要動手去扯下這條蛇,可手纔剛抬起來,就聽見安雪棠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

“孫將軍還是莫要衝動的好,這可是條銀環蛇……這種蛇有什麼劇毒,本妃相信孫將軍不可能不知道吧?”

“!!”

孫高庭頓時愣在原地,他自然知道這種銀環蛇有多可怕,它體內含有的毒素是眼鏡蛇的十幾倍,被這種蛇咬了之後,很快就會渾身發麻,很難動彈。

果不其然,他試圖動了動身,確實發現自己此時此刻竟然渾身發麻,很是難受。

安雪棠看著他不可置信的模樣,嘴角微微勾起,銀環蛇可以同時通過有效防止神經末梢釋放將資訊傳遞給下一根神經的化學研究物質,迅速發展誘發肌肉麻痹,如今府中的蛇,她養的不少,方纔過來之前她就知道今日要如何對付這種人。

等孫高庭反應過來後,他聲音略微顫抖,“你……你到底想怎麼樣?解藥,快給我解藥。”

安雪棠也不知道做了什麼,纏繞在孫高庭脖子上的銀環蛇慢慢爬了下去,很快鑽入桌底,可孫高庭依舊高興不起來,因為他被咬了,也中了毒。

銀環蛇毒性極強,若是不及時服用解藥,他必死無疑。

“寧兒,解藥給他。”

“是。”

本來他們也冇有想要了孫高庭的命,畢竟這個孫高庭還能進入北疆營,能不能順利見到世子,他也能發揮作用,自然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弄死孫高庭。

寧兒冷著臉走到孫高庭身邊,就在她想要親自動手去捏住孫高庭的下巴,給他嘴裡塞進解藥時,雲四竟從她手裡拿走瞭解藥。

“我來就行。”

寧兒:“……”

左右不過是塞個解藥的事,這有什麼好搶的?

雲四也不是什麼奇怪的性子,今日這行為怎的有些讓人看不懂。

倒是安雪棠看到雲四的行為,她抿嘴笑了笑,雲四性子沉穩,有些時候是不會太過在乎男女之間的細節。

可他此刻之所以會這麼做,想來是雲六在離開之前,跟他拜托了什麼,所以他纔會出手,不讓寧兒去觸碰旁的男人。

想通了這一點,安雪棠低頭無聲笑了笑,隨即伸手拉了拉寧兒。

等寧兒回到她身邊後,她壓低聲音道,“你不必用覺得雲四怪異,他這麼做一定是雲六臨走前囑咐了他什麼。”

“……”

這會兒孫高庭服用瞭解藥,他稍稍緩了過來,安雪棠並不想在他身上浪費時間,於是冷冷說道:

“雖然我家王爺此時此刻確實是不在府中,可若是有人因此覺得我們王府可以任人宰割,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孫高庭來之前,確實想的是如今墨雲景都不在王府,王府裡留下的人能有什麼本事?

他隻要威脅住了安雪棠,她自然會乖乖地交出解藥。

誰能知道,他的想法太過天真,他竟差點把命丟在這。

他自認為武功不算差,這麼多年在戰場上也算得上戰無不勝,可來了這天霸國的京城,竟三番兩次被安雪棠這種人算計,都吃了虧。

此時此刻,他自然不會再認為麵前的北疆王妃會是一個好欺負的人。

等徹底緩過來之後,他忽地站了起來,方纔那條蛇就在桌子底下,他心有餘悸哪裡還敢繼續坐著。

安雪棠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這會兒就當自己看不見這孫高庭的行為似的。

孫高庭站穩後,他對安雪棠拱了拱手,“今日是屬下魯莽了,還希望王妃莫要怪罪。”

“無妨。”

安雪棠嘴角勾著一抹似笑非笑,“孫將軍你打算什麼時候啟程?”

“回王妃,屬下明日便會離開。”

“哦,那本妃便祝孫將軍一路順風。”

孫高庭冇想到安雪棠會說這話,他還以為安雪棠會抓住今日他犯的錯,說一番狠話來威脅他,恐嚇他。

可他怎麼也想不到安雪棠什麼也冇說,就這般放過他?

雲四見孫高庭直勾勾的盯著他們王妃,他眉頭一皺,往前走了兩步,擋在安雪棠的麵前,對孫高庭說道,“孫將軍可還有事要跟我們王妃說?若是冇有,那便隨我來。”

孫高庭回過神,他微微搖頭,“冇…冇了。”

“請。”

雲四做了個動作,幾乎不給孫高庭猶豫的機會,就這麼把孫高庭請了出去。

離開北疆王府的會客廳,孫高庭的腦袋還是發懵的,他自己都忘了今日過來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等徹底離開了北疆王府,一直跟在孫高庭身邊的人猶豫了好一會兒纔敢上前詢問,“將軍,您在裡頭到底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那北疆王妃跟你說了什麼,讓您變得這般心不在焉?”

他這麼一問,還以為自家將軍會迴應,可他到底是想多了,孫高庭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麼,心不在焉的上了馬,就連回去的路走反了都不知道。

這手下實在是受不了了,他突然牽住孫高庭的馬,讓馬停了下來,“將軍,您到底是怎麼了?”

這一次,孫高庭終於回過神,眉頭微微皺起,低頭看向自己的手下,“你說了什麼?”

“將軍,您到底是怎麼了?是不是方纔在屋裡他們對您做了什麼還是說了什麼?您怎這般魂不守舍。”

孫高庭下意識的摸了摸脖子上口子,想到自己竟然被銀環蛇咬了,而且被咬之後,安雪棠就隻是給了他解藥,什麼也冇說就這般輕易放他離開,這反倒讓他不安。

想了想,他微微歎息一聲,“若是她跟我提了要求,或許我不會想太多,可偏偏她什麼也不說,如今一想起來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我這心無法平靜。”

聽著他這話,孫高庭這手下顯得更加懵圈,他怎麼冇聽懂?

他們將軍到底在說什麼?

……

此時王府裡的暗衛也在跟安雪棠彙報孫高庭魂不守舍的狀態。

安雪棠一聽,嘴角微微上揚,“要的就是他這個模樣,人與生俱來就有一種對未知恐懼的心理。因為未知具有不確定性,人們習慣了既定性的東西,而對這種不確定性就會感到不安與恐懼。”

她今日反常,這麼輕易放走孫高庭,就是要讓他這一路猜測她的意圖,讓他不安,這樣一來他便會自顧不暇,哪裡還有什麼心思去算計墨雲景那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