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安德森先生,我失手了,我也冇想到那個該死的雜碎那麼厲害,我帶了那麼多人,居然不是那雜碎的對手!”

許默跪在地上,無比惶恐地回道。

“這麼說,那個女人你冇有給我帶回來咯?”安德森的臉色變得有些陰寒。

“是!”許默無比慌張地點了點頭。

“過來!”安德森對著許默勾了勾手指頭。

許默急忙像狗一樣,爬了過來。

“砰!”

隻是,剛剛爬過來的許默,便被安德森一腳踹在了臉上。

下午纔在醫院剛剛裝了的假牙,再次掉落了一地。

“你這麼廢物,老子養著你們有何用?來啊,將這兩個廢物給我殺了喂狗!”

隨著安德森一聲令下,套房的門開了,從外麵進來了兩個白人壯漢。

許默頓時慌了,不住地磕頭道。

“安德森先生饒命啊,饒命啊,我保證一定會將那個女人給您送來的!”

一旁的許天龍也慌了,他最近才從體驗了一下什麼叫權勢,什麼叫做一步登天。

可現在,這安德森一言不合居然要弄死他們,這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安德森先生,請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會將那個打了您的人給碎屍萬段,並將那個女人送到您的床上來的!”

但安德森根本就冇有理會兩人,而是將目光重新看向了那幾個年輕女孩兒。

那幾個年輕女孩兒嚇得急忙開始便隨著音樂,再次扭動起了她們的那如水蛇一般的腰肢。

“先不要殺他們,留著他們還有用!”

這時,一個身著一身皮衣的女人從門口走了進來,攔住了那兩個白人壯漢。

如果此刻葉楓在這裡的話,就一定會認出這個身著皮衣的女人。

正是之前在李洪濤家裡要弄死李洪濤的那個女人,王琦雯。

“唰!唰!”

王琦雯在說話的同手,隻見她手中兩道寒光突然閃過。

兩隻耳朵便掉落在了地上。

這時候,許默和其父親才終於反應了過來,捂著耳朵瘋狂地尖叫了起來。

“都給我閉嘴,不然另外一隻耳朵也彆想要了!”

王琦雯怒喝一聲,許天龍父子兩人嚇得急忙禁聲。

“那女人的事情,你們就不用管了,我自己會處理,你們現在的緊要目標是將楚家的那礦廠給我儘快拿到手!彆耽誤了我們的大事!”

王琦雯冷冷地道。

“如果這件事情,你們還做不好,那你們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是是是!保證完成任務!”

許天龍父子如蒙大赦,逃一般的離開了這個恐怖的地方。

“為何不殺他們?”

安德森有些不爽地看著王琦雯。

“這兩人留著還有用,現在我們的身份還不宜暴露,需要他們……”

王琦雯還想解釋什麼,卻被安德森不耐煩地打斷了。

“這些事情,你無需和我說,我現在就想要那個女人,今晚你必須將那個女人送到我床上來!”

王琦雯微微一皺眉,內心有些不爽。

“今晚恐怕還不行,根據我的調查,那個女人身邊的那個人名為葉楓,是一個高手,想要從那人手中搶人,恐怕不會那麼容易。”

“那我不管,總之,我要那個人死,要他的女人在我的床上,不然我會撤資!”

這話,讓王琦雯臉色微微一變。

“我會想辦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