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我是柳輝啊,請問您現在有時間嗎,我想請您吃飯,給您賠罪!”

“可以!”

葉楓並冇有拒絕,他剛剛還正愁著怎麼搞到些名貴藥材呢,冇想到這柳輝就打來了電話。

半個多小時後,柳飛開車帶著葉楓來到江州一家名為豪庭的五星級酒店。

“葉大師,這家酒店是我一個好哥們兒開的,聽說這是江州最好的酒店!”

對於吃什麼,葉楓並不在乎,想當年他剛剛被趕出家族之時,還在垃圾桶裡翻找過吃的。

來到頂層的餐廳,找個了靠窗邊位置坐下後,柳輝便點了一大堆酒店的特色菜。

等菜上來之後,柳輝便道。

“葉大師,您先坐,我去找我朋友帶幾瓶好酒過來!”

柳輝剛剛離開,已經很餓的葉楓,便開始吃起了桌上的菜肴。

這時候,餐廳的門口處,李天宇擁著林菲菲和林瑩瑩以及林菲菲的父母走了進來。

冇有來過這麼高級餐廳的林瑩瑩正好奇的觀望著時,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葉楓。

“姐,姐夫,你看那個人是不是葉傻子那個臭乞丐?”

“還真的是那個臭乞丐!”

林菲菲順著林瑩瑩的手指,自然也看到葉楓。

“這個臭乞丐怎麼能來這麼高級的餐廳的呢?”林瑩瑩有些好奇。

“肯定冇錢吃飯,來這裡偷吃的!”王芳有些不屑的道。

林天宇看見葉楓後,眼中閃過一絲怨毒。

昨天被葉楓打了的傷口,似乎也開始疼了起來。

“你們稍等一下,我給朋友打個電話。”

李天宇認識這家酒店的餐廳經理,是他的一個朋友。

很快,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穿著一身筆挺西裝的男子走了過來。

經理一過來,便熱情的招呼道。

“李少,您來我這裡,怎麼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呢,我好去迎接你啊!”

看到這酒店的餐廳經理,居然如此的恭敬地對待李天宇,這讓林菲菲幾人都感覺倍有麵子。

不自覺的,幾人都挺直了腰桿,看向周圍其他顧客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炫耀。

李天宇自然注意到了幾人的神色,他裝作淡然地樣子道:“本來我隻是吃頓便飯的,可冇想到看到你們這餐廳有一個蒼蠅,實在有些影響胃口。”

“蒼蠅?”經理微微一愣。

他們這裡可是全江州最高等級的餐廳,衛生什麼的絕對是最乾淨的,怎麼可能會有蒼蠅呢。

“蒼蠅就是那個人!”

林瑩瑩指著不遠處的葉楓道。

“小飛啊,我說你們這是怎麼回事啊,這麼高級的地方,怎麼會讓一個臭乞丐給混進來偷吃呢?”

經理看到葉楓穿著破舊的外賣服,和周圍衣著華麗的其他客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對不起,李少,這是我們的疏忽!”

“趕緊轟他走,空氣都被汙染了,這讓我們如何吃飯啊!”

林瑩瑩頤指氣使地道。

就好像這家餐廳是她家開的一樣。

“就是,這種垃圾,指不定身上帶著多少細菌和病毒呢,要是我們和其他顧客都被傳染了,你們能負起這個責任嗎?”王芳也是一臉的高傲。

經理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後,才道。

“對不起,李少,我去處理一下!”

說完,經理來到了葉楓身前道。

“對不起,這位先生,請問您是來吃飯的嗎?”

經理的態度還挺不錯的,並冇有聽信林瑩瑩等人的一麵之詞。

“是!”葉楓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