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紅衣女子渾身氣場大開,她冷冷地掃視了在場所有人一眼後。

“眾位,這東西我們要了,不想死的都給我滾開!”

“混賬東西!”

玉臨風大喝一聲,第一時間衝向了紅衣女子,他自然不容許那羊皮卷落在外人手裡。

麵對攻來的玉臨風,紅衣女子絲毫不懼,直接迎上了玉臨風。

兩人的實力旗鼓相當,很快便打的難解難分。

“快!快!快!”

這時候,外麵的安保人員和一眾豪門之人的保鏢們第一時間衝了進來。

隻是他們剛剛進來,還冇有任何的動作呢,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裡。

這些“自己人”自然就是那些已經潛伏多時的八岐門的強者。

看到嘉信拍賣行的安保人員居然自相殘殺,眾人全都懵了。

“這怎麼回事?”

“嗬嗬,還是我來告訴眾位吧,這些人呢,都是我的人!”

這時候,中三公子帶著冷笑,站了出來。

“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呢是尊貴的大倭國之人,這些人呢,都是我們大倭國的第一大門派,八岐門的人。”

中三公子掃視全場,言語之中帶著無儘的狂傲。

“什麼,他們居然是八岐門的人?”

眾人都被驚到了。

八岐門他們自然聽說過,那可是倭國最大的門派,高手眾多,武者成群。

“本來呢,我隻是打算拿到這些東西就走了,可你們非要阻攔我,那既然如此,就隻好送你們這些劣等人下地獄了!”

“來啊,將這些劣等之人,都給我殺了!”

隨著中三公子一聲令下,一眾八岐門的武者頓時朝著所有人衝殺了過來。

在場一眾豪門之人的保鏢頓時將他們的主人護在了身後。

隻是,這些保鏢都不是武者,麵對普通人,他們也許有一戰之力。

可麵對八岐門這些殺人不眨眼的武者,根本就不是對手。

冇有任何的意外,這些保鏢被八岐門的武者砍瓜切菜般的給解決了。

看著一地的屍體,所有人都恐慌了,害怕了。

有些膽小的人,甚至已經被嚇尿了。

“混賬東西,你們八岐門的狗想要在華國地盤殺我們的人,問過我冇有?”

這時候,玉臨風一招擊退了紅衣女子,轉頭看向了中三公子。

“還有我!”

“蹭!”的一聲!

李子寒長刀悍然出鞘,直指中三公子。

眾人見到玉臨風擊敗了那個紅衣女子,頓時感覺救星來了。

“你個垃圾又是誰?”

中三公子很是淡定地看著玉臨風。

“他叫玉臨風,是江北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這時,紅衣女子來到了中三公子身旁,道出了玉臨風的身份。

“哈哈哈,你們這些人還真的夠垃圾的,這麼弱的傢夥,居然能成為第一人,還真的是可笑。”

“正好,今天就殺個所謂第一人,用你的人頭當收藏品。”

“就憑你和這些垃圾嗎?”

“就憑你和這些垃圾嗎?”

玉臨風不屑一笑,他能看出來,這箇中三公子的實力很弱,纔剛剛進入武者境界。

而再場的那些八岐門武者,實力也都不如他強大,李子寒都可以解決。

唯一厲害的便是那紅衣女子。

不過,那紅衣女子的境界雖然和他一樣,但實戰的經驗卻還差他一些。

隻要他和李子寒解決了在場所有武者,和這箇中三公子,便可以聯手殺了紅衣女子。

到時候他便能不費一分一毫地拿到那張羊皮卷。

玉臨風也不愧是詭詐之人,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想到了這麼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