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怎麼在這裡?”

陳安安看到葉楓的時候,臉上頓時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直接掙脫了她母親的手,朝著葉楓撲了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葉楓在她身邊,就算天塌下來,她也不會受傷的。

因為葉楓會幫她擋住一切的。

葉楓蹲下身子,將陳安安抱在了懷中,溫柔地道。

“因為哥哥想你了,所以哥哥就來了!”

“哥哥太好了!”陳安安很是高興地道。

“安安,你告訴哥哥,剛剛那兩個人為什麼要追你們?”

葉楓這話,讓陳安安臉色頓時一變,急忙朝著葉楓道。

“哥哥,快,你快去救救爸爸和爺爺!他們也被壞人追!”

“安安不要著急,你告訴哥哥,你爸爸和爺爺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爸爸和爺爺為了讓我和媽媽逃跑,他們引開了那些壞人!”陳安安焦急地道。

陳安安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葉楓隻能轉頭看向了陳安安的母親道。

“安安的爸爸和爺爺往哪個方向走了?”

陳安安母親猶豫了一下,才指了一個方向。

“去找魏成斌,我到時候帶安安的爺爺和爸爸來找你們!”

說完,葉楓將陳安安交給她母親,人影一動便從原地消失了。

大約三分鐘之後,葉楓來到了城郊一處荒無人煙,隻有一棟廢棄的水泥廠門口。

剛到門口,便聽見水泥廠裡傳來了一聲慘叫。

“啊!”

葉楓聽到這聲慘叫,整個身體猛然一顫,因為這道聲音太熟悉了。

冇有絲毫的停留,葉楓直接衝進了這廢棄的水泥廠。

一進大門,便看到水泥廠裡站著十幾個全身籠罩在黑袍裡的人。

在最中間的位置,地上躺著兩個人,一個大約六十來歲的老者,另外一個人則三十大幾歲的中年男子。

此刻,這兩人渾身上下全部被血液染紅,正瘋狂地用手抓著身上的皮膚。

葉楓一眼便認出,這兩人正是當年對他有著大恩情的人。

那個老者名為王鵬飛,那箇中年男子名為王建陽。

當年葉楓剛去了國外的時候,因為人生地不熟,身上也冇有錢,被一個騙子欺騙,被賣到了非熱州的一個礦廠當苦工。

當時正是王鵬飛和王建陽兩人帶著當時他們在國外建立的一個勢力的人,將葉楓從那礦廠救了出來。

後來,這兩人還推薦自己加入了他們勢力,並且王鵬飛當時還一點不吝嗇地教授了葉楓一身武功和醫術。

後來,因為葉楓習武天賦逆天,短短一年的時間,便已經達到了武王境界。

最後,這兩人更是將手下的建立的勢力,儘數交給葉楓管理,這也纔有了後來的名震世界的天聖殿。

說起來,這兩人纔是天聖殿的真正主人。

後來,葉楓帶著所有人前往鬼門島嶼之際。

遭到了伏擊,葉楓也不清楚當時這兩人的情況。

之前聽聞韓風和天十一說那一戰之後,所有人都消失了,葉楓便以為兩人也殞命了。

冇想到兩人居然還活著。

看到對自己有天大恩情的恩人此刻居然被人折磨成這般,葉楓隻感覺一股怒火直接從腳底直衝腦海。

“你們都該死!”

隨著一聲冰冷到極致的聲音響起,葉楓便像是一頭上古凶獸一般。

衝向了兩人身前的一個老道士和一個個頭十分矮小的中年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