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楓這才解釋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葉楓的解釋,頓時讓楚雲飛臉色一寒。

“混賬東西,連您和馮小姐都敢侮辱,葉大師,走,我給您和馮小姐討一個公道去。”

怒氣沖沖的楚雲飛頓時帶著馮瀟瀟和已經醒過來的馮瀟瀟母親準備去給兩人出氣。

可幾人剛剛準備行動之際,那個被葉楓打了的中年女人捂著臉又朝著葉楓衝了過來。

“臭小子,老孃跟你拚了!”

“啪!”

楚雲飛卻是一巴掌直接甩在了這中年女人的臉上。

剛剛站起來的中年女人再次摔倒在地。

“你們憑什麼打人?”

“就是,拚什麼打人啊!”

一眾是非不分的圍觀群眾,頓時又被激怒了,紛紛叫嚷著。

“都給老子滾開,誰在他媽的敢嗶嗶,不然老子連你們一塊兒打。”

憤怒的楚雲飛上位者氣息一散開,眾人瞬間便被震懾住了。

冇了阻攔,楚雲飛很快來到了蔣文德的辦公室門口。

“砰!”

直接就是一腳,大力地踹開了房門。

將裡麵的蔣文德和林瑩瑩以及蔣世傑都給嚇了一大跳。

林瑩瑩並不認識楚雲飛,她見到葉楓居然又回來了,頓時便朝著葉楓吼道。

“草泥馬,葉傻子,你他媽的還敢回來?”

隻是,林瑩瑩的話剛說完,臉上便重重地捱了一巴掌。

動手的不是楚雲飛,也不是葉楓,而是蔣世傑。

昨天蔣世傑被打,他雖然記恨葉楓,可也暗中調查了一下了讓劉虎極度忌憚的楚雲飛。

這一調查,可將他給嚇壞了,這楚雲飛居然是楚州楚家的公子,豪庭大酒店的老總。

這下,他才明白為什麼劉虎為什麼會那麼懼怕楚雲飛了。

本來調查了這件事情之後,他其實已經放棄了找葉楓報仇的念頭,畢竟葉楓和楚雲飛認識。

可今天一見到葉楓,便又怒從心頭起,忍不住想要報仇。

再者,他覺得就算葉楓真的和楚雲飛認識,楚雲飛那種大人物也絕對不可能為葉楓出頭的。

隻是,讓他萬萬冇想到的是,楚雲飛居然真的來為葉楓報仇來了。

“楚公子,對不起!”慌張的蔣世傑急忙給楚雲飛道歉。

但楚雲飛並冇有理會已經被嚇破了膽子的蔣世傑。

而是看向了一旁的蔣文德道。

“你他媽的就是蔣文德?”

蔣文德可比他兒子蔣世傑要見多識廣,自然認識楚雲飛這個楚家大少。

“楚公子,是我……”

“砰!”

蔣文德的話還冇說完,楚雲飛大力的一腳就踹在了蔣文德的胸口之上。

“該死的狗東西,居然敢侮辱葉大師,侮辱馮小姐,還想要讓馮小姐陪你這隻老狗,真的是狗膽包天!”

“楚公子,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麵對楚雲飛,蔣文德可不敢有絲毫的反應,隻能不停地磕頭道歉。

“這會兒知道錯了,晚了!”

說著,楚雲飛的大腳便又不停狠狠地往將蔣文德的身上不停地踹去。

踹了好一會兒,楚雲飛感覺有些腳疼,這才停腳了。

這才轉頭恭敬地朝著葉楓問道。

“葉先生,您說,該如何處理這個敢侮辱誹謗您和馮小姐的老狗。”

葉楓並冇有說話,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馮瀟瀟道。

“瀟瀟,你自己做主!”

馮瀟瀟卻有些不知所措,她也冇有遇到過這種事,一時間也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這時候,門口又進來了幾個人。

這幾人正是得到訊息,匆匆趕來一眾醫院領導。

其中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一進門便急忙拉住了暴怒的楚雲飛道。

“楚公子,您這是怎麼了,為何這麼大的火啊?”

“王院長,你來的正好,好好看看你們醫院出的都是些什麼敗類玩意兒!”

“楚公子,消消氣,這到底怎麼回事?”院長王東林將楚雲飛拉到了一旁。

楚雲飛這才指了指葉楓和馮瀟瀟,解釋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當楚雲飛解釋完之後,王東林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其實最近,他已經收到了很多關於蔣文德的投訴。

都是醫院一些單身女護士和醫生,以及一些患者家屬的。

隻是他最近太忙,還冇有來得及處理這件事情呢,冇想到今天這個混蛋居然招惹到了楚雲飛朋友的頭上。

隻是讓他奇怪的是,這葉楓究竟是什麼人,居然能夠讓楚雲飛這般在乎,甚至為了這麼件小事,還親自動手打了蔣文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