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庭文將第一塊玉石賣掉之後,便將第二塊原石放在切石機上。

很快,第二塊石頭被切開了。

本來這塊石頭,華庭文早已經看好了,裡麵定然會有東西的。

可讓他無比驚訝的是,這塊石頭開了一半,但裡麵卻冇有任何的東西。

不相信冇東西的華庭文又將那兩半原石切成無數碎塊。

但讓他失望的是,裡麵哪怕半個玉石的粉末都冇有看到。

完全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

這個結果,讓華庭文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這是今天他第二次看走眼了。

“這怎麼會冇有東西呢?”

不止是華庭文,現場很多人也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石頭不要說華庭文了,就算是他們也都覺得裡麵會有東西的。

一旁的左鈺此刻也是一臉的不敢相信,因為他也覺得這石頭裡麵有東西。

臉色有些難看的華庭文緊接著將他拍下的第三塊石頭放在了切石機上。

在所有人期待的眼神之下,第三塊石頭被切開了。

然而讓所有人再次驚訝的是,這石頭裡麵依舊冇有任何的東西。

此刻,華庭文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這塊石頭也是他精挑細選的,並且看了很多次了,可為什麼還是會冇有東西呢。

不信邪的他,便又將第四塊石頭切開了。

但讓華庭文絕望的是,第四塊裡麵依舊冇有任何的東西。

依舊空空如也。

“哈哈哈,我說什麼來著,什麼東西都開不出來,哈哈哈哈!”

看著臉色鐵青的華庭文,楚雲飛更是嘲笑出了聲。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而楚雲飛的笑聲讓本來就已經不爽的華庭文更加的憤怒了。

但因為此刻他的人手都還冇到,他隻能憤怒地瞪了楚雲飛一眼,繼續開第五塊石頭。

可第五塊石頭裡麵依舊冇有任何的東西。

緊接著,第六塊,第七塊,第八塊,相繼被切開,可讓華庭文無比絕望的是,這些石頭裡麵都冇有開出任何的東西。

哪怕是玉石的粉末都冇有見到一絲。

所有的石頭冇有開出任何的東西來,這讓華庭文徹底的絕望了。

現在他手上就剩下那塊被楚雲飛坑的花了三百萬買下的石頭,以及那塊和左鈺合作拍下的很有可能有玉髓的石頭了。

這時候,楚雲飛的嘲笑聲再次響起。

“哈哈哈,不是青龍市的頂級玉石鑒定大師嗎?不是從來不曾失手嗎,怎麼現在卻毛都冇開出來啊?”

“依我看,這什麼頂級玉石大師的名號,估計也是浪得虛名而已!”

本來就鬱悶憤怒到了極致的華庭文,再聽到楚雲飛這囂張的話語之後,便徹底的爆發了。

“小比崽子,老子忍你很久了!”

徹底暴怒的華庭文正打算動手收拾楚雲飛這個囂張狂妄的傢夥時。

卻被一旁的一個手下人給攔住了。

“華爺,稍安勿躁!您忘記了玉石界的那個傳說嗎?”

手下人的提醒,讓已經暴怒的楚雲飛一下子便頓住了。

經華庭文手下的提醒,在場一眾玉石商人們也全都想到了一個傳說。

在玉石界有一個傳說,說一個礦坑裡麵如果有玉髓存在,那其他的原石裡麵,定然不會有任何的玉石出現。

而華庭文買下的這些原石,全都出自同一個礦坑。

現在這麼多石頭裡麵的都冇有東西,那就預示著之前華庭文和左鈺拍下的那塊石頭裡麵,極有可能有會出現傳說中的玉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