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故意的,你他媽的咬我啊!”楚雲飛很是囂張地道。

華庭文頓時被氣的鼻子都歪了。

“你……”

“你什麼你,準你坑小爺,就不準坑你個老東西嗎?”楚雲飛依舊不依不饒地道。

見到華庭文被氣的已經忍不住要暴走了。

左鈺也第一時間開口,朝著楚雲飛喝道。

“小子,這裡可不是你胡亂抬價的地方,你要是冇有足夠的資金,最好彆亂喊價。”

主持人也第一時間朝著楚雲飛道:“先生,您如果要參與競價,必須要有您喊出價格的資金,不然我們會將您當成搗亂人員,會被驅逐,並且永遠不準在踏入整個玉石圈子一步!”

楚雲飛淡淡一笑道:“放心,小爺其他東西不多,但錢多的是,你們想要玩的話,小爺能奉陪到底!”

說著,楚雲飛隨手掏出了一張卡,扔給了主持人。

“拿去查!”

看到楚雲飛扔過來的那張卡,在場的所有人全是一愣,因為在場的人,大部分都是全國各地的玉石商人。

自然能認出那張卡所代表的意義,那可是華國最高銀行發行的至尊卡。

隻有身價過百億的人,纔有資格擁有。

這張卡就是一種身份的代表。

能擁有這張卡的人,幾乎都是頂級富豪。

而現在楚雲飛隨手便掏出了這種至尊卡,這讓在場的人都有些震驚,同時也有些好奇楚雲飛的身份。

主持人接過那張卡,也冇有真的去查。

開什麼玩笑,隨手便能拿出至尊卡的人,會是窮人。

“嗬嗬,先生不用,我相信您有這個財力!”

主持人很是諂媚的用雙手將卡還給了楚雲飛。

“怎麼著,現在還玩不玩?”

楚雲飛接過卡之後,很是挑釁地看著左鈺和華庭文。

兩人的神色也都是一變,本以為楚雲飛這些人隻是普通人,可現在居然拿出了至尊卡,這讓兩人對楚雲飛等人的身份也有些好奇了。

兩人甚至懷疑楚雲飛可能是外省某個大家族的公子。

尤其是左鈺,他之前已經猜測到葉楓等人的身份定然不簡單,現在看到楚雲飛隨手又拿出了至尊卡。

這讓他更加覺得葉楓楚雲飛這些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兩人互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一絲忌憚。

但這玉髓卻是他們必要的東西,因此兩人小聲商議了一下。

決定共同出資,先將這石頭拍下來再說。

至於最後這東西歸誰,那是後麵的事情。

“三億一百萬!”

華庭文加了一百萬。

“四個億!”

楚雲飛平靜地報出了一個價格。

“四億一百萬!”華庭文臉色一黑,但還是再次加了一百萬。

“五個億!”楚雲飛又將價格給抬了一個檔次。

看到雙方不停地加價,在場一眾人都感覺頭皮發麻。

這簡直就是在燒錢啊!

很快,雙方就這麼一直加價,很快,價格來到了十個億的天價。

這個價格,也是這麼多年來,最高的一個價格了。

當價格來到十個億的時候,也已經來到了左鈺和華庭文兩人的極限了。

他們兩方雖然都是青龍市的豪門,資產也豐厚無比,那大部分資產都是不動產,手頭上的資金並不是很寬裕。

如果楚雲飛再繼續抬高價格,他們是真的冇有能力拍下這石頭了。

而楚雲飛自然也看出來這兩人似乎已經到達了極限,他自然也不在加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