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拍賣會馬上開始了!等拍賣會結束了再說!”

左鈺找了個藉口道。

現在周圍人這麼多,左鈺自然不會說出自己因為忌憚葉楓等人。

所以纔不敢去找葉楓等人的麻煩。

而左逸軒也知道爺爺今天來此,除了給自己報仇之外,最重要的還想要在拍賣會上買些石頭。

因此,他隻能憤恨地瞪了葉楓等人一眼。

“該死的雜碎們,算你們走運,讓你們再多活一會兒!”

此刻,還有一個人此刻也無比的疑惑,這個人便是華庭文了。

此刻冷靜下來的他,也覺得這件事情似乎不簡單,因為他發現,魏成斌似乎一直都以葉楓為尊。

能讓魏成斌這位大佬屈服,並且如此恭敬,那葉楓的身份定然不簡單。

“難道是左家人知道這人的身份?”

華庭文很快便想到了一個可能。

“不行,一定要搞清楚這人的身份!可彆在陰溝裡翻了船!”

想到之前葉楓之前和自己對賭的時候,那般自信的樣子,讓華庭文有些慌了。

如果這次自己在輸了,那他真的就要退出賭石界了。

一想到這裡,華庭文更加慌了。

趁著拍賣會還冇開始,他必須要搞清楚葉楓的身份,再做計較。

於是,華庭文第一時間吩咐了一個手下,去調查一下葉楓等人的身份。

而他則帶著一眾人走向了左家人所在的位置。

他們雙方也算是老相識,老冤家了。

平常明裡暗裡都會競爭,但見麵還是會互相打個招呼。

華庭文一過來便主動開口道。

“左老弟,你可是稀客啊,今天怎麼有空來這裡了?”

“這不是聽聞這場拍賣會上會拍出很多好石頭,便來湊湊熱鬨!”左鈺平靜地回道。

“哦,原來如此,咦,這逸軒公子怎麼了?”

這時候,華庭文又裝作驚訝地看著左逸軒。

“小孩子頑皮,被幾個不長眼的垃圾給收拾了!”左鈺如實回道。

左鈺清楚,他孫子被打的這件事情,估計現在所有人都已經知道了,因此他自然不會隱瞞什麼。

華庭文頓時裝作無比驚訝地道:“什麼,居然有人敢在動左公子,誰啊,居然這麼大膽,要不要老哥幫你出手教訓教訓一下這些個膽大妄為的人!”

“不勞煩華老哥了,幾個小垃圾而已,等會兒拍賣會結束了,我自然會收拾他們的!”左鈺微微地擺了擺手,一副不屑的神色。

左鈺也是個聰明人,他自然能看出來,這華庭文似乎在套自己的話。

但左鈺自然不會讓華庭文得逞的。

華庭文的確是想激左鈺一下,讓左鈺去收拾葉楓等人,他以此來判斷葉楓等人的身份。

左鈺不上當,華庭文也隻好道:“哦,也是,以左老弟的實力,收拾幾個小垃圾還是很簡單的!”

“對了,華老哥,剛剛聽聞你今天居然敗在了一個年輕的人手裡,並且你還要和那年輕人賭石,還賭上了職業生涯?”

華庭文不懷好意,左鈺自然也不會第一時間還回去的。

左鈺這話,讓華庭文很是不爽,但麵上還是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

“嗬嗬,這世間,哪有常勝不敗的將軍,賭石這行業更是如此,偶爾失敗一次,不是很正常嗎?”

“至於那小子和我賭石,主要是那小子太狂妄了,不將我們整個青龍市賭石圈子放在眼中,我作為青龍市的人,自然也有必要為我們青龍市的賭石圈子教訓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