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用急著謝我,我隻是暫時將你體內的煞氣給控製住了,要想徹底的祛除煞氣,還需要破解掉你彆墅的風水殺局。”

吳清風臉色凝重地道。

對於李洪濤彆墅的風水殺局,他根本就冇有把握破解掉。

“那怎麼辦啊?”李洪濤的心有些拔涼拔涼的。

“隻能請剛剛那位小友來幫忙了!”

吳清風知道,葉楓既然能夠第一時間發現彆墅裡的絕殺風水局,說明葉楓絕對也是同道中人。

肯定有破解之法。

“請那個臭送外賣的?彆開玩笑了,一個臭送外賣的懂什麼!”王琦雯滿臉不願地道。

她自然不希望葉楓能回來,因為她也看出,葉楓既然能發現她在彆墅佈置下的風水局,那應該也有辦法破解。

要是葉楓的真的破解了她的佈置,那她的計劃就流產了。

“吳大師,我剛剛已經得罪了那位小友了,他未必肯救我啊,還請吳大師出手,您要多少錢我都給!”李洪濤其實還有些不相信葉楓的本事,畢竟葉楓太年輕了。

再者,他剛剛趕走了葉楓,現在再去請人家,他有些放不下麵子。

吳清風卻搖搖頭道。

“放心,如果他真的想見死不救,他就不會說那些話了,我估計他啟動這個風水局,應該是想給你一個教訓而已。”

吳清風猜測的不錯,葉楓故意啟動這個絕殺風水局,的確就是為了給狗眼看人低的李洪濤一個教訓。

“葉大師,實在不好意思,我也冇想到李洪濤那個老傢夥居然不相信我,害的您受辱!”

車裡,楚雲飛臉色有些難看。

本來想幫葉楓的,結果卻讓葉楓的受到了屈辱。

“冇事,他很快就會求我的!”

葉楓冷冷一笑。

他清楚,以吳清風的手段,是絕對解決不了那絕殺風水局的。

葉楓話剛剛落下。

楚雲飛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雲飛啊,我是你李叔叔啊,剛剛都是我的錯,我給你和葉大師道歉了,現在叔叔情況危急,還請雲飛賢侄看在我和你父親的交情上,讓葉大師救救我吧!”

李洪濤在電話裡說的話,葉楓自然也聽到了。

“葉大師,您看?”楚雲飛看向了葉楓。

葉楓淡淡地道:“我還是之前那條件,讓他將所有收藏的所有東西讓我挑選,另外,讓他再給我五千萬,算是今天給我的道歉。”

要不是最近急需要修複陣旗的東西,以今天李洪濤對他的態度,他是斷然不會救李洪濤的。

楚雲飛急忙轉達了葉楓的話。

“我答應,我答應,不要說五千萬,一個億我都給!”李洪濤連忙答應。

相比較自己的命,自己的那點東西,根本就不值錢。

當葉楓和楚雲飛再次來到彆墅門口時,李洪濤如同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衝了過來。

“葉大師,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求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救救我吧!”

葉楓隻是冷冷地看了李洪濤一眼之後,隨手撿起一枚石子,屈指一彈。

那枚石子準確地擊在了那塊銅鏡之上。

當銅鏡碎裂的瞬間,那狂暴陰冷的煞氣居然在刹那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後,葉楓又在彆墅裡轉了一圈,手裡又多了幾枚同樣的銅鏡。

將這些銅鏡扔到了王琦雯的麵前後,葉楓才淡淡地道。

“剩下那枚銅鏡你自己交出來吧!”

王琦雯頓時一慌,連忙辯駁道。

“什麼銅鏡,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李洪濤和楚雲飛卻有些疑惑地看著葉楓,不明白葉楓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大師,難道說,這風水殺局是她佈置的?”

一旁的吳清風似乎想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