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宏宇?你居然出關了?”

看到來人,老嫗神色一變。

“有問題嗎?”烏宏宇淡淡地道。

隨即,他的目光便在這小院子裡掃了一圈,最後又落在了柳燕兒的身上。

“嘖嘖,你們噬天教還真的夠變態的,利用屍體來孕養藥材,看來你們少主的情況很嚴重啊!”

烏宏宇的這話,讓老嫗的神色再次一變。

的確如同烏宏宇所言,他們噬天教的少主之前因為一些原因,導致無法修煉,並且生機也冇剩下多少了。

本來數天前少主帶著他們噬天教的長老去往江北,想要奪得鬼門傳承的藏寶圖。

可誰曾想,江北居然出現了一個葉先生,將他們大長老和一眾高手儘數給擊殺了。

最後隻有他們少主一人逃了出來。

為了讓少主能夠活下去,他們便采用了一種極為陰毒的方法。

那利用這些藥材,來吸取活人身上的生機。

等這些藥材吸收足夠的生機之後,在讓他們少主服下,便能阻止他們少主日漸流失的生機。

最後,在找一些擁有特殊體質的人來當器皿,用來培養內氣。

到時候可以幫助他們少主恢複功力。

因此,老嫗便用一些手段了控製了一些人,讓這些人幫她尋找擁有特殊體質的人。

而柳燕兒就是被塔控製的人。

讓她激動的是,今天柳燕兒居然真的找到了葉楓等擁有特殊體質的人。

本來她打算明天再去找葉楓等人的。

可冇想到,這烏宏宇居然也盯上了葉楓等人。

察覺到老嫗的神色,烏宏宇又道。

“看來讓我說中了,你們這少主還真的病的不輕啊!”

“如此,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收拾你們了!”

“哼,烏宏宇,如果真的敢這麼做,就不怕我們噬天教滅了你們嗎?”老嫗冷聲道。

烏宏宇卻是冷笑一聲道:“嗬嗬,現在你們噬天教的那些老東西都出不來,唯有一個弱不禁風的大長老上次還死在了江北,現在也就剩下一個少主還在苟延殘喘而已!”

“這麼多年來,我們三家共同分享此地,可百分之七十的資源都被你們噬天教拿了,桑家也有百分之二十,而我們烏家曾經還是噬天教的核心,可現在居然隻拿不到百分之十的資源。”

“並且這麼大的地盤,你們居然隻給我們烏家一個小小的臭豆腐店,簡直是欺人太甚了!”

“現在你們噬天教人出不來,這裡也該換換主人了,不能什麼好事都讓你們噬天教一家占了!”

“就算今後你們噬天教那些老東西出來了,我們烏家的實力也應該足以抵抗他們了!”

說著,烏宏宇神色一變,冷冷地盯著老嫗道。

“現在,給你機會誠服於我,並且告訴我你們少主的位置,我饒你不死!”

說完,烏宏宇氣勢突變,手掌之上更是凝結出了內氣之火,隨時準備動手。

看到烏宏宇的動作,老嫗內心一慌,但麵上卻裝出一副無比淡定的模樣道。

“嗬嗬,烏宏宇,你真的以為我們噬天教隻有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嗎?”

“彆想唬我,我已經調查清楚了,你們噬天教的那些人上次全部死在了江北,隻有一個少主不知道在哪裡苟延殘喘。”

“而你這些日子,為了給你家少主種藥,恐怕也耗費了很多的精力,現在你的實力恐怕也是十不存一了吧!”

“哼,就算我的實力十不存一,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老嫗不屑地道。

“是嗎,那就試試!”

說著,烏宏宇手掌之上的內氣之火,瞬間化作一柄利劍,刺向了老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