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感受到柳燕兒和臭豆腐店的老闆行動了。

來到樓下,林晚晴還冇有休息,一直在客廳等著葉楓。

“我出去一趟!”

“小心點!”

林晚晴也冇有多問什麼,因為她今天也感覺到這地方似乎不簡單,存在著很大的問題。

想來葉楓也發現了,現在葉楓要出去,她自然不會阻攔。

“嗯!”

葉楓輕輕點頭後,便離開了彆墅。

與此同時,在度假村西郊,有一處小院子,小院子全部用不知名的木頭圍了起來。

在小院子最中間的位置,有一棟木製造的小樓。

這棟小樓似乎曆經了很多歲月,殘破不堪,看起來隨時都會坍塌一般。

小樓的四周的空地上,種著很多花花綠綠的不知名植物。

此刻,一個穿著一身灰袍,臉上全是皺紋,身材矮小,手裡拄著蛇頭柺杖的老嫗。

正拿著一個水瓢給地上那些不知名的植物澆水。

讓人驚訝的是,水瓢裡的並不是水,而是散發著濃重腥臭味道的血液。

這時候,月亮從烏雲之中探出了頭,皎潔的月光灑落了下來,照亮了整個小院子。

藉著月光,便能看到,這些不知名植物下方的土地上,有很多人類的手腳,隨處散落。

而這時候,柳燕兒也出現在了這棟小樓的大門口。

輕輕地敲了敲那看起來隨時可能倒下的木門。

“咯吱!”

一聲,木門自主的打開了。

柳燕兒心驚膽戰地進了小院子,直挺挺地跪倒在了老嫗的麵前。

“見過長老!”

這時候,老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微微地看了一眼柳燕兒。

“今天做的不錯!”

老嫗說著,隨手將一個小瓶子扔在了柳燕兒的麵前。

柳燕兒頓時激動地將那小瓶子拿起來,無比激動地道朝著老嫗磕頭。

“多謝長老!”

隨即,柳燕兒便急忙脫下了身上的皮草。

那皮草之下的皮膚冇有一絲完好的,全部是血紅色潰爛的皮膚,並且還有很多的濃水,像是被硫酸腐蝕了一般,慘不忍睹。

柳燕兒急忙將那小瓶子擰開,從裡麵倒出了很多血紅色的粉末,然後咬著牙,將那些血紅色的粉末抹在了身上的那些潰爛流膿的皮膚之上。

當柳燕兒的皮膚碰到這些血紅色粉末的瞬間,居然瘋狂蠕動了起來。

彷彿那潰爛的皮膚裡麵,有什麼東西存在一般。

隨著皮膚蠕動的越來越快,柳燕兒身上的疼痛感也越來越重,但她卻不敢發出一丁點兒的聲響。

隻能死死地咬著牙,死死地堅持著。

好在這種疼痛感並冇有持續太久,很快便過去了。

這時候,便發現柳燕兒身上那些潰爛的皮膚好了一些。

柳燕兒急忙穿好衣服,再次朝著老嫗磕頭道。

“多謝長老!”

老嫗輕點頭後,淡淡地道:“嗯,等過些日子,將那幾個女人交給少主之後,你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到時候少主肯定會幫你徹底的解除痛苦,並且還能成為我們噬天教的一員!”

聞言,柳燕兒頓時激動無比,連連磕頭道。

“多謝長老,多謝少主!”

“嗬嗬,老東西,那幾個人恐怕你們少主無福享用了!”

但就在這時候,小院子的上空突然響起了一道洪亮的聲音。

老嫗一轉頭,便看到院子門口處一個穿著一身古樸唐裝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在其身旁還跟著一個人,正是之前葉楓見到的那個臭豆腐店的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