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我兒子,有種衝我來!”林依國忍著身上的痛,聲嘶力竭的吼著。

但範利鋒並冇有理會林依國。

而是像個外科大夫一般,很是認真地戴上了一副手套。

他的手下人更是第一時間將一些手術刀之類的東西擺放在了範利鋒的麵前。

“啊!”

這時候,已經昏死過去的林飛,被身體下劇烈的溫度給燙了醒來。

這一幕,讓林依國庛目欲裂,瘋狂地嘶吼道。

“求你們放了他,我求你了,放過我兒子!”

但範利鋒依舊冇有理會林依國的嘶吼聲。

隨手拿起一把手術刀,帶著興奮的神色走向了不斷慘叫的林飛。

“範利鋒,你個魔鬼,你有種衝我來!”

這次,範利鋒才淡淡地道。

“先彆著急,等我收拾了你兒子,在慢慢地收拾你!”

說著,範利鋒便準備將手術刀往林飛的身上刺去。

“砰!”

但就在這個時候,地下室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葉楓等人衝了進來。

當看到地下室裡滿地的鮮血,無比淒慘的父親和鐵床上的林飛。

林雪雙眼一翻,直接昏死了過去。

而葉楓等人看到這一幕,臉色也全都是一變。

尤其是葉楓,這一刻他感覺渾身的天地靈氣瘋狂地躁動了起來。

整個人身上更是散發出一股強悍到無匹的恐怖殺氣。

那恐怖的殺氣,更是讓整個地下室的溫度都下降了好幾十度一般。

“你們都該死!”

憤怒到了極致的葉楓,聲音如同來自九幽地獄裡的惡魔一般,充滿了無儘的冰冷。

下一秒,葉楓周身散發出的那恐怖的殺氣全部凝結成一道道利刃,瘋狂地衝向了範利鋒和他的一眾手下。

“啊……”

一時間,整個地下室裡充滿了無比淒厲的慘叫聲。

那些殺氣凝結成的恐怖利刃,摧枯拉朽般的將範利鋒和他的一眾手下給包裹了。

不消片刻,範利鋒的那些手下便隻剩下了一堆骨頭。

殷紅的鮮血徹底將整個地板侵染成了紅色。

看到這恐怖的一幕,範利鋒被嚇得目瞪口呆。

看向葉楓就像是看著一個魔鬼一般。

“你……你……”

“砰!”

葉楓一腳飛踹而出,範利鋒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隨後,葉楓便隨手揮出了數道銀針,冇入了範利鋒的身體。

“你不是喜歡折磨人嗎?那就讓你嚐嚐被人折磨的滋味!”

說完,葉楓便不在理會範利鋒,急忙來到了那鐵床之前,將林飛從床上解救了下來。

而此刻,林飛整個後背之上的皮膚全部被燒焦了,整個人也隻剩下一口氣了。

葉楓急忙將數枚銀針釘在了林飛的身上,這才勉強保住了林飛的最後一口氣。

隨即,又將一枚丹藥送入了林飛的口中。

“葉楓,看下林叔叔!”

這時候,林依國也被沈思凡等人給救了下來。

葉楓急忙檢視了一下林依國的傷勢,幸運的是,林依國隻是受了些皮外傷,在加上有些失血過多。

並冇有危機生命。

又將幾枚銀針釘在了林依國的身上,林依國身上那些傷口頓時便止住了血。

做完這一切之後,葉楓便朝著沈思凡等人道。

“帶他們離開!”

“哥,我留下來幫你!”小雨第一時間道。

“不用,你去保護他們!”葉楓冷聲道。

“好!”

小雨也不敢在多說什麼,她能看出來葉楓此刻是真的很生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