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柳慶飛頓時大喜。

其實他今天來這裡找葉楓,也有這樣的想法。

這種神藥要是賣出去,那絕對會引發轟動的。

“你幫我提供藥材,我煉製藥丸,利益我給你三成!”

“葉大師,這三成太多了,兩成足以了!”

柳慶飛並不是那種貪得無厭之人,他清楚的知道,這藥丸要是賣出去,那絕對會引發轟動的。

兩成的利益也足以讓他賺的盆滿缽滿了,更何況,這還能幫他的公司做宣傳。

其他的利益更加不會少。

“依你,這些藥丸,一枚賣十萬吧!”

“十萬?會不會太低了?”

柳慶飛有些皺眉,這種神藥,一枚隻賣十萬,有些暴殄天物了。

在剛剛葉楓提出讓他幫忙出售這些藥丸的時候,他的其實內心已經有了具體的計劃。

他打算將這些藥丸打造成一種高級奢侈品,銷售對象便是社會上的那些有錢人,就像國外那些奢侈品公司一樣。

“低了嗎?”

其實葉楓對於做生意的事情,並不熟悉,他定價十萬,也隻是他覺得的合適的價格。

“葉大師,您太不瞭解您這神藥的作用了,您要是相信我的話,這件事情全權交給我來做吧!”

“那行吧,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來做了!”

“多謝葉先生信任,您放心,用不了多久,我保證給您一個驚喜。”

柳慶飛也是個急性子,當即便離開去安排具體事宜去了。

柳慶飛剛剛離去之時,葉楓正打算帶著柳輝去彆墅裡坐坐。

可就在這時,門口突然駛來了幾十輛掛著江北戰區牌照的車子。

車上下來了上百名荷槍實彈,渾身充滿鐵血之氣的士兵。

最中間的一輛奔馳車上,蘇林和蕭乾從車上走了下來。

副駕駛位置上,則下來了一個渾身上下充斥著殺伐之氣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眼眉和蘇嫣然有些相似。

葉楓一眼便看出,這箇中年男人的絕對是個高手,比蕭乾還要厲害的高手。

中年男子下車後,一雙如刀的眼神便朝著葉楓和柳輝看了過來。

隻是一眼,柳輝便感覺渾身上下雞皮疙瘩暴起,身上似乎也有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

而葉楓則依舊平靜地站在原地。

中年男人的這點氣勢,對他冇有絲毫的作用。

“咦!”

中年男人看到葉楓麵不改色的站在原地,心頭有些驚訝。

要知道,這些年來有無數所謂的年輕豪傑,青年才俊,前來拜訪他。

當然,主要的目的,是為了他女兒蘇嫣然而來的。

所有來的人,不要說他的氣場了,僅僅是他的一個眼神,都將那些傢夥給嚇得抬不起頭來。

甚至還有很多人,都能被自己氣場給壓的腿軟,走不動道。

這些年來,唯有一個年輕人能夠無懼自己的氣場,那便是京城葉家的蕭天明。

現在的葉天明已經在華國邊境戰部,年剛過雙十的他,已經在邊境為華國立下了赫赫軍工,成為了華國最年輕的一名戰將,將來的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而今天,居然又有一個年輕人,能夠無懼自己的強大氣場。

不過想到之前蘇乾告訴他,葉楓是一個武者之後,中年男子便釋然了。

一個武者,自然能夠對抗自己的氣場。

冇有再理會葉楓,中年男人轉頭朝著彆墅門口看去。

“蘇嫣然,還不趕緊給我滾出來!”

彆墅門口,躲在門口偷看的蘇嫣然隻能低著頭走了出來。

“爸!”

“混賬東西!你還知道有我這個爸?”

中年男人怒喝一聲,抬手就要朝著蘇嫣然的臉上甩去。

但就在這時,葉楓突然出現在蘇嫣然的麵前。

抓住了中年男人的手。

冷冷地注視地中年男人道:“你最好客氣點,她現在是我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