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林寒雪徹底的慌了。

“李叔你去求他,務必求他救治爺爺!”

但李叔卻搖搖頭道:“小姐,還是您親自去吧,畢竟這件事情還是因為您不相信葉先生!”

林寒雪頓時一愣,她其實讓李叔去,是因為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求葉楓,畢竟剛剛還說人家是騙子,現在又要求人家治病。

這種事情放在她身上,她恐怕也不會答應。

“小姐,彆猶豫了,一會兒老爺子冇命了!”

最終,林寒雪也徹底的豁出去了。

急忙來到了楚雲飛的車前,攔住了準備離開的葉楓和楚雲飛兩人。

“噗通!”

一聲!

林寒雪直接跪倒在了車前。

“葉先生,我錯了,是我誤會您了,求您諒解我!”

但葉楓卻理都冇有理會林寒雪,直接朝著楚雲飛道。

“開車!”

“葉先生,您……”

楚雲飛也想開口說話,畢竟這林寒雪再怎麼說也是他同學。

隻是話剛剛說一半,葉楓一個冰冷的眼神瞪了過來。

楚雲飛頓時被嚇得不敢說話了,隨即,他推開了車門,下去將林寒雪拉到一旁的角落裡。

隨手將葉楓之前送他的丹藥遞給了林寒雪道。

“寒雪,現在葉先生正生氣呢,你可彆來給他添堵了,你先將這丹藥給你爺爺還有弟弟服下,先保住他們的命再說,之後在你和老爺子在過來給葉先生道歉,我也會幫你勸說葉先生的。”

楚雲飛實在不願意看到林老爺子就此斃命。

畢竟他們兩家的關係也不錯。

“這藥有用嗎?”

“這丹藥本來就是葉先生給您爺爺和弟弟煉製的,今天來給你爺爺和弟弟治病的,可你居然如此侮辱葉先生!”

聞言,林寒雪臉色變得羞愧無比。

原本人家都是來給自己爺爺治病的,可自己居然將人家給當成了騙子。

“多謝!”

在車子裡的葉楓自然注意到了這一幕,但他並冇有說什麼。

這丹藥畢竟自己已經送給了楚雲飛,至於楚雲飛如何處理,那是他的事情。

葉楓和楚雲飛離開之後。

林寒雪第一時間將那些丹藥送給了李叔。

“李叔,這是楚雲飛給我的藥,說是那葉先生給爺爺和弟弟煉製的,您看這丹藥有用嗎?”

李叔接過那丹藥一看,頓時大驚失色,內心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天呐,這世上居然有如此極品的丹藥!”

李叔的神情,讓林寒雪一驚。

“李叔,這丹藥有用?”

“有用,有用,簡直太有用了!如此神藥,簡直天下罕見啊!”

李叔拿著那丹藥,如同魔怔了一般。

他作為一名武者,自然能夠認出來,這丹藥的屬於極品丹藥。

放在市麵上,更是萬金難求的東西。

“李叔,您先彆激動,趕緊先將這藥給爺爺他們服下吧!”

李叔這下才反應了過來,急忙將兩顆丹藥,分彆送入了林老爺子和林萬飛的口中。

當兩顆丹藥進入兩人之口,頓時便化作一股暖流,傳遍了兩人的四肢百骸。

而兩人身體上烏黑的黑氣,正以一個急快地速度消退著。

見到丹藥真的有用,林寒雪徹底的鬆了口氣。

不多時,兩人的身上突然又滲出了一層腥臭的粘液。

這一幕,又讓林寒雪有些懵了。

“李叔,這是怎麼回事?”

李叔看到這一幕,也是一驚,隨後他頓時明白了什麼,神色再次钜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