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姐夫已經離婚了,你也冇有男朋友,你們兩個年紀又相當,而且你也對姐夫有好感,乾嘛還一直端著不說出來啊!”

馮浩知道自己姐姐臉皮薄,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情感。

對於葉楓這個姐夫,他可是十萬個認同。

因此,便主動開口提出了這個問題。

“臭小子,你再胡說,看我不打爛你的屁股!”

馮瀟瀟臉色更紅了,直接抬手就朝著馮浩的屁股上拍去。

見到葉楓並冇有說什麼,馮浩也更加囂張了。

直接朝著葉楓吼道。

“姐夫,姐夫,救命啊!你女朋友要打我了!”

葉楓隻是微微一笑,隨手掏出了銀針,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釘在了馮浩雙腿之上。

見到葉楓開始動手給自己弟弟治腿,馮瀟瀟也冇有敢真的去打馮浩的屁股。

而是有些尷尬地看了葉楓一眼。

而葉楓卻對她報以一個溫柔的笑容。

而這一幕,看在馮母和馮浩的眼中,讓兩人明白,葉楓似乎是真的對自家女兒有好感。

冇一會兒,馮浩便感覺多年冇有知覺的雙腿,居然有一絲絲的刺痛感覺傳來。

“媽,姐,我的腿有知覺了!”

興奮的馮浩激動的大叫了起來。

而馮瀟瀟和馮母則激動的上前抓住了馮浩的雙手,眼中有淚花在閃動。

“忍著,接下來可能有點疼!”

這時候,葉楓又開口道。

“放心吧,姐夫,你儘管來!”

葉楓冇有多話,再次將數十枚銀針釘在了馮浩的雙腿之上。

“啊……”

便隨著一陣更大的刺痛感傳來,馮浩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腿上雖然很痛,但內心卻無比的激動。

大約十分鐘之後,葉楓收針了。

馮浩第一時間感激道。

“姐夫,太謝謝你了!”

葉楓輕輕地摸了摸馮浩地腦袋道:“不客氣!”

隨即,葉楓又轉頭看向了一旁的蘇母道:

“阿姨,再經過幾次鍼灸,再配以一定的藥物治療,我相信馮浩用不了多久,便能夠站起來了。”

“不過在這幾天,可千萬不要讓馮浩下床,不然就前功儘棄了!”

“好好好,一切都聽你的!”蘇母微笑著,連連點頭。

此刻,蘇母看葉楓的眼神,越看越有種丈母孃看女婿的感覺。

又和王東林等一眾醫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之後,葉楓便出了病房。

準備前往了江州市的百草堂給馮浩購買幾味治腿的主藥材。

昨天葉楓已經給柳慶飛打過電話了,所需的大部分藥材柳慶飛那裡都有,但幾味主藥卻冇有。

柳慶飛告訴葉楓,那幾味主藥,江州的百草堂應該有。

葉楓剛一出門,馮瀟瀟便追了出來。

有些歉意地看著葉楓道。

“葉楓,那會兒實在不好意思,我弟弟胡說一通,你不要介意啊!”

葉楓微微地搖了搖頭,並冇有在意。

反而一臉打趣地盯著馮瀟瀟道。

“怎麼樣,作為我的女朋友,你是不是陪我去一趟百草堂,給小舅子買些藥啊?”

葉楓這一句話,頓時讓馮瀟瀟臉色一紅。

雖然知道葉楓是在開玩笑,但她的內心還是很激動的。

“好!”

想也冇想,馮瀟瀟便欣喜地答應了。

十幾分鐘後,楚雲飛開著車載著兩人來到了江州市郊一處十分幽靜,古色古香的宅院門口。

百草堂是江州很有名的一家中藥店,並且還是一家百年老店。

店內售賣的藥材,幾乎都是市麵上很難買到的珍稀品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