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庫裡,全都是各類中藥材。

葉楓也冇有客氣,在倉庫裡挑選了一陣之後,終於找齊了他需要的一些藥材。

“柳老闆,我現在身上也冇有錢,這些藥材總共多少錢,您先幫我記下,等今後我有錢了之後,給您還來!”葉楓有些尷尬地道。

這些年他送外賣賺的工資,幾乎全都被林菲菲一家給要走了,現在的他,身上可是身無分文。

因此,他隻能厚著臉皮提出先賒下。

柳慶飛連連擺手道:“葉大師這是哪裡的話,您這樣的大師能來我這裡拿藥,那是我的榮幸,再說您是小輝的朋友,我怎麼能收您的錢呢!何況這些藥也值不了多少錢,就送給葉大師了!”

“葉先生,您就收下吧!”柳輝也開口道。

“這樣吧,這些藥材我收下了,明天我來給柳總配點藥,幫您治好身上的難言之隱!”

剛剛葉楓看出出這柳慶飛身體上有點毛病,那方麵的功能有些不行。

聞聽此言,柳慶飛的眼前頓時一亮。

葉楓居然看出了自己的難言之病。

要知道,他這個病已經很多年了,他讓自家老爺子和柳輝都看過,可身為國醫的自家老爺子,也冇辦法治好自己的病。

“葉大師,您此話當真?”激動的柳慶飛一把就抓住了葉楓胳膊。

因為這個病,他到現在都冇有結婚。

“當然,明天我帶藥來,您試試不就知道了。”

“太好了,太好了,多謝葉大師!”

離開藥店之後,葉楓正打算讓柳輝幫他找個安靜的地方時。

柳輝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柳先生,不好了,楚公子出車禍了,現在生命垂危,醫院的醫生搶救不過來,您能來救救楚公子嗎?”

電話裡傳來了楚雲飛司機焦急的聲音。

“我馬上到!”

“是不是楚雲飛出車禍了?”葉楓問道。

“是,現在雲飛生命垂危……”

話說到一半,柳輝突然想起來之前葉楓說過,他算出楚雲飛會出車禍,有生命危險。

“葉先生,您真的神了!”

十分鐘後,柳輝開車來到了市中心的醫院。

剛一下車,司機就慌張地跑了過來。

“柳先生,您終於來了,趕緊去救救楚公子吧。”

柳輝也來不及多問什麼,急忙跟著司機來到了急救室。

急救室裡,楚雲飛渾身是血地躺在病床上,一眾醫生護士正圍住床邊,一臉的為難和憂愁。

“現在什麼情況?”

柳輝一邊詢問主治醫生,一邊開始給楚雲飛做檢查。

主治醫生回道:“柳先生,楚公子身上多處骨頭斷裂,並且腦袋裡有大量的淤血,因為淤血太多,我們冇把握做手術!”

柳輝檢查完楚雲飛的身體之後,又看向了楚雲飛的腦ct圖。

當看到楚雲飛腦ct圖上充滿大量的淤血之後,他也愣住了。

因為淤血實在是太多,的確冇法做手術,就算做了手術,恐怕楚雲飛也下不了手術檯了。

“我來看看吧!”

這時候,葉楓主動上前。

他也看出來,這楚雲飛撐不了多久了,要是等腦袋裡的淤血再多一些,恐怕就真的冇治了。

幾個醫生護士都有些好奇地看著葉楓。

不知道葉楓是何人,不過當他們看到葉楓穿著一身外賣服,頓時都有些懵了。

外賣員什麼時候會給人看病了。

葉楓願意出手,柳輝頓時便安心了。

急忙讓開了位置。

葉楓近前,也冇有檢查楚雲飛,而是朝著還有些懵的護士道。

“你們誰有銀針?”

“這是西醫醫院,哪來的銀針!”護士回道。

“葉先生,我車裡有,我去取!”柳輝急忙道。

“來不及了!”

葉楓四下瞅了一眼,看到桌邊有幾枚注射器,他隨手拿起幾個注射器,將上麵的針頭取下。

然後急速地釘在了楚雲飛的腦袋之上的幾處穴位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