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幼稚!”

隻聽得劉宏一聲冷笑,隨手一揮。

在場的眾人隻覺得眼前有一道黑影閃過。

“啊!”

隨後,便是一道淒厲的慘叫聲響起。

眾人循著聲音看去,便驚訝的發現,礦廠負責人的手臂已經不見了。

自肩膀處齊齊斷裂,像是被什麼鋒利的器物給切割掉了一般。

“小孩子的玩具,也敢拿出來丟人!”

這時,劉宏的身邊傳來了一道不屑的聲音。

眾人這才發現,劉宏的身邊不知道何時已經多了一個年輕的男子,男子一身黑袍,手裡還提著一柄長刀。

而另外一隻手裡,則拿著一條手臂,正是礦廠負責人的。

這下,一眾驚慌的眾人紛紛鬆了口氣。

看向那黑衣男子的神色都充滿了忌憚,他們明白,這黑衣男子絕對是一個武者。

因為隻有武者纔有這種實力。

“草泥馬的雜碎,居然敢威脅我們!”

這時,劉宏的一個手下提著手裡的棍子,就朝著已經倒在地上,淒厲慘叫著的礦廠負責人的腦袋上狠狠地掄了過去。

“你敢碰他一下,你會死的很慘!”

就在這時,一道風輕雲淡的聲音,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草擬嗎的,那個狗雜碎在這裡給老子裝神弄鬼,給老子滾出來……”

劉宏手下剛怒罵了一句,人便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冇了聲息。

在劉宏手下倒下之後,眾人便看到會議室的大門口走進來三個人。

葉楓,林晚晴和楚雲飛。

“雲飛,你不該來的啊!”

見到自己兒子居然來了,楚中南的眉頭都快皺成一個鐵疙瘩了。

楚中南非常清楚,今天許天龍和劉宏聯合楚州各大家族,勢必是要將他們楚家從楚州徹底的除名。

而他也已經認命了,隻期望許家能夠饒恕他們一家子一命。

卻不想偏偏這個時候,自己兒子居然帶著葉楓來了。

雖然知道兒子葉楓來這裡,是來幫他的。

他承認,葉楓的醫術的確厲害,可醫術厲害又能如何。

要知道,現在要麵對的可是整個楚州的各大豪門,而不是某一個家族。

單單是一個劉宏,現在都可以將他們楚家給滅了,更不要說還有許家和楚州各大豪門了。

葉楓一個人,又怎麼可能逆天,幫他們對抗楚州這各大豪門呢。

“草泥馬的,老子還冇去找你報仇呢,你他媽的居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許默見到葉楓居然來了,頓時便氣不打一處來。

雖然葉楓之前以一己之力單挑了他手下近一百號人手。

著實讓他震撼,但今天可不一樣,今天在場的人可不止一百位,加上各家家族的保鏢,足足有上千人了。

就算他葉楓再厲害,還能夠一人單挑上千人嗎?

而且現在劉宏的身邊可是實打實地站著一個武道高手。

有這人在場壓陣,許默的心中更是有了底氣。

恨不得現在就直接出手殺了葉楓,以報之前的大仇,血洗之前的恥辱。

但他清楚,以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和葉楓動手,因此他隻能求助他父親。

“爸,就是這個該死的混蛋之前打了我!”

許天龍頓時轉頭將目光看向了葉楓。

包括在場所有人也都將好奇的目光看向了葉楓。

昨天許默帶著手下近百人去收拾葉楓,結果卻被葉楓一人收拾了的事情,他們可都是知道的。

這讓所有人都好奇,究竟是什麼人,居然如此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