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歸結起來,在曹操時代,司馬懿起碼做到了兩點:

一是,讓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成員與未來的儲君建立了良好的關係,那是未來的護身符。

二是,進入領導核心層,展露出勤懇敬業的精神和獨特的戰略眼光,給人們留下了初步的印象。

現在還是萌芽,等曹丕登基以後,司馬懿的春天就要來了!

春天?

有時候,不能不讓人相信命運。

魏武帝死的真是時候。

假如曹操死於關羽水淹七軍,威震華夏、曹魏岌岌可危之時呢?

那時,關羽兵出荊州,圍困曹仁;劉備直逼漢中,擊斬夏侯淵;孫權虎視合肥。曹魏三麵受敵,麵臨建立以來最大的危機。

然而,轉眼過去一年,孫權釜底抽薪,擒殺關羽,蜀漢最強的名將隕落,荊州儘失,部曲全無。繼而,蜀漢與東吳交惡,這時候,曹操才死。

曹丕即位。

即使在如今局勢企穩的情況下,曹操的死對於曹魏的打擊也不啻為晴天霹靂。

駐防洛陽的青州兵擅自向東散還故裡;涼州叛亂等等。

如果,在關羽兵盛之時,曹操去世,曹魏必陷於極大的混亂之中。

而孫權還會偷襲荊州嗎?似乎也將成為未決之事。

就算曹丕順利繼位,以其能力是否能控製住局勢,實屬難料。

可以說,曹操迅速穩定西北局勢,並設計擊敗關羽,都為兒子繼位創造了一個良好的局麵。

為什麼這樣說呢?

因為,目前的局勢是吳蜀交惡,曹魏坐山觀虎鬥,簡直與前一年有天壤之彆。

那麼,曹丕能否把握住這一大好時機呢?

以後形勢的發展,證明他冇有這個能力。

他隻是一個冷酷、狠毒、虛榮、小器、偏執、固執、自負、不知兵不知權的碌碌之人。

說道冷酷與狠毒。大家都知道的“七步詩”,和卞夫人報著曹植的痛哭,當上魏王的第二個月,就把曹植貶為安鄉侯,麵對競爭失敗的母弟和親生母親,能夠想見那個兒子和兄長的嘴臉;

此後,不顧長子曹睿的感受和對未來帝國的潛在影響,僅僅聽信郭女王的讒言,就將遠在鄴的甄夫人賜死,史書上說,是甄夫人因為失寵而惡言,如果僅僅為此,是否就要被賜死?不顧16年的恩愛、不顧膝下的孩子?還是另有隱情?是甄夫人有了外遇,並且與曹植有關?不能解釋也不能接受這樣冷酷的結果;

即位之初,就把自己所有的兄弟趕回屬國,形同軟禁,諸侯王公連平民都不如,相比之下,其父是怎麼做的?不僅依仗本家兄弟,還與夏侯家兄弟相濡以沫,披肝瀝膽,不僅如此,還前後多次下令不拘一格選拔人才,令之內容、氣度、文風直逼漢武帝征討匈奴時下詔之氣,充盈著求賢若渴的精神,千載以下未見此一等一的君王氣度。

隻有大器,意才豁如;隻有有能力的人,纔不嫉賢妒能,因為自己能駕馭。

說道小器。隴西兵變被平定以後,西域重新與中原通好,進獻大珠,蘇則因平定隴西兵變被升為侍中,調到曹丕身邊,那是黃初元年的12月,也是曹丕當上皇帝的第二個月,(10月受禪)曹丕問蘇則的是:西域的大珠不錯,以後能不能去再換點?

隴西的戰略地位穩定關中,兵變僅僅是因為地方郡守的自發、自覺和智慧才得以艱難平定。我想,蘇則麵對這樣“不問蒼生問鬼神”的君主,心中是什麼滋味,於是他回答的很幽默,也很辛辣:如果君主威加海內,自然西域還會獻來;作為君主,卻以物易物去購買,即使買來了,又有什麼意思呢?值得珍貴的呢?(求而得之,不足貴也)史書上說,曹丕聽後“嘿然”。

還有一事,那就是:當孫權以權宜之計暫時口頭投降(並未送來質子)的時候,曹丕不僅信以為真,而且,隨後就寫信叫孫權進貢一些“雀頭香、大貝、明珠、象牙、犀角、玳瑁、孔雀、翡翠、鬥鴨(!)、長鳴雞”等物,看看曹丕所需貢物,足見其紈絝習氣和小家子氣,全是一幅太平天子做派,哪能見到一點誌吞四海的英雄胸懷。當時,孫權就不以為然,說:他所要的這些東西,對於我來說和石頭瓦礫冇有什麼兩樣!並且,從他要這些東西就能看出,他還處於昏聵之中,和這種人還說什麼禮不禮的呢?

曹洪家富而性吝,曹丕還是太子的時候,問人家借絹100匹,可能是借到的數量不夠,也可能是借到的質量不好,那肯定是曹洪不捨得,這事給曹丕記住了,一次,曹洪的門客犯法了,以此為由,牽連到曹洪,曹丕一定要殺掉曹洪,大臣們都勸諫,解救,還是不行,最後還是把老媽逼極了,但是老媽說也不聽,隻好找到郭女王,說,如果曹洪今天死,明天我非叫皇帝廢了你不可!郭皇後枕頭風勁吹,不斷哭鬨曹丕,最後才免了曹洪一死。

從黃初元年到七年的在位6年多時間裡,曹丕最大的機會也是最大的失敗就在於:是否接受孫權的投降。

為什麼孫權要投降?因為孫權偷襲了關羽,奪占了荊州,孫劉交惡了,為了避免兩麵作戰和亡國的危險,才“投降”的。

那麼接受不接受?

記住,當聽說孫權投降的訊息時,群臣都覺得要接受。“獨”劉曄以為不能接受,他說:孫劉本為兩個小國,團結起來才能生存,今天,雙方交惡,正是天亡之時,應該即時出兵進攻吳國,一定能夠滅吳,吳滅,蜀國不能獨存,大業可定。

這時候,曹丕表現出自負蠢人的小聰明,也就是說在他的心裡,推論的前提已經確定了,哪就是接受吳國的投降,然後,再往下思考,他說:那我們現在接受吳國投降,進攻蜀國後方,不是也能滅蜀?

劉曄說:不是的,如果我們進攻蜀國,蜀國就回師不打吳國了,我們也得不到便宜,而吳國說不定還生出什麼鬼點子呢?但是,我們打吳國的話,因為蜀吳已經交惡,即使蜀國聽說我們也去打吳國,蜀國也不會停止打吳國,這樣,魏蜀合力一定能把吳國滅掉的。

話說的這樣明白了,還是聽不懂,冇辦法。不僅不聽,還封孫權為吳王,加九錫!事後證明,孫權的質子也不來,所謂的投降僅僅是一個騙局和玩笑而已,曹丕被人家美美地耍了一回。

黃初年間,最偉大的謀士不是司馬懿、不是賈詡,光彩屬於劉曄,次之,蔣濟,次之,陳群。光榮屬於他們三人,但是,劉曄是太陽之光,他們是燭火之光,其他則是螢火。

以司馬懿深通三國腳力之道,曾建議曹操鼓動孫權偷襲荊州,劉曄之論隻是原來計謀的翻版,司馬懿難道不能參透?為何閉口不建一策呢?

是他長期與曹丕相處,早已瞭解他的深淺,還是另有隱情呢?

以他與曹丕的交情,如果支援劉曄的意見,想必曹丕會采納的,那麼,是他未見此機?還是不願歸好與人呢?

分析起來,應為後者。

曹丕在位的7年不到的時間裡,我們總在看到劉曄在建議,並且是好建議,我們也總在看到劉曄的建議不被采納,事後又總被證明是正確的。

相比之下,司馬懿卻一言不發。

這與司馬懿在曹操手下,積極建言獻策截然相反,即使曹操不采納他的建議,也給他一個說法,比如得隴望蜀什麼的,兩個聰明人話點到為止,彼此心知肚明。

是司馬懿不願意出頭了。

他太瞭解曹丕是什麼人了。

曹丕狹隘,狹隘的人膽小,膽小的人隻相信自己的舊人,即位之初,就光想任命自己原來東宮的老班底,雖然被陳群否決(注意:陳群也是舊人,但陳群是明白人),但是,他的內心還是老樣子,就相信老部下。

如果說多了,說的道理君主理解不了,反而會引起猜忌。即使成功了,還為他人做嫁衣,那倒不如乾脆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