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雲團的表麵,原本極為平靜,甚至那雲的表麵完全就處於一種靜止的狀態。

然而就在下一刻,那雲團表麵上就出現了一個細小的黑洞,下一刻黑洞陡然間擴大,同時顯現出來的還有一個巨大的旋渦。

雖然同樣是破壞,此時那旋渦當中釋放出的灰色能量,是將周圍狠狠切割開,而不像之前那種直接粉碎。

當然,因為一瞬間會受到無數的切割攻擊,所以周圍的空間和規則等等,還是會被切割成為粉碎。

也正是在這旋渦的中心內部,有著能量緩緩攪動,然後就那樣在中心顯現出了一個黝黑的洞穴。

隨著旋渦的不斷擴大,中心位置的洞穴也隨之不斷擴大,在某一刻中心洞穴之中,突然間就開始蠕動了起來,然後便是一個尖尖的嘴巴,好似長矛般陡然刺出。緊隨其後是一隻長有五彩斑斕羽毛,如同雀鳥般模樣的頭顱。

之後便是並不太長的脖頸,以及稍微碩大的身軀,當它從旋渦中那黑色洞穴之中衝出來的時候,不光翅膀緊緊收攏在身體兩側,整個身體似乎也因為故意繃緊,而顯得有些細長。

當它衝出那黑色洞穴的瞬間,好像微微吸了口氣,同時那身體也稍微放鬆了一點。當那緊繃的身體放鬆的一刻,原本細長的身體陡然間膨脹了五六倍,甚至還能夠聽到一陣“劈劈啪啪”聲響。

“啾”

大鳥的身體完全膨脹開,它下意識仰頭髮出了一聲長長的鳴叫,那種感覺就好像人想要長長吐出一口氣般。

這隻大鳥自然就是鳳雀一族的鳳離,它剛剛從那黑色洞穴衝出來,便忍不住發出了叫聲發泄,緊跟著就向左風傳音。

“你這通道就不能開辟的大一點麼,剛剛你不知道有多麼危險,若不是我的天賦能力出眾,能夠暫時將身體收縮,剛剛就卡在那裡了。

你知道卡在那裡有多麼危險麼,旋渦邊緣的切割之力,連我這具身體都抗不下來,會死人的!”

“不是會死鳥麼,怎麼就會死人了?”左風冇好氣傳道,他最近發現對方竟然有些碎嘴。

鳳離好像看不出左風的不耐煩一般,立刻便再次傳音道:“我最多隻是受傷而已,要死肯定也是你死,當然會死人,不會死鳥了。不對……我怎麼覺得你在罵我呢。”

左風懶得跟鳳離囉嗦,也是在這個時候,那旋渦已經開始迅速縮小,雲團也漸漸重新癒合到了一起。

緊接著此處受到那旋渦通道影響的規則,也已經直接恢複正常,最明顯的就是恐怖的陷空之力,直接朝著左風和鳳離的身體上降臨而來。

與之前不同,鳳離雖然冇有第一時間做出反應,可是它的眼神卻仍舊一副懶洋洋的模樣,顯然對於這種變化它早就有所預料。

它並未舞動翅膀,隻是身體當中釋放出一股力量,將左風給保護了起來。如此一來左風便不用去直接承受那恐怖的陷空之力了。

鳳離就讓自己的身體放鬆著向下墜落,下落了一段距離後,當它感受到陷空之力已經減弱了一些後,它這纔不急不緩的展開翅膀。

隨著鳳離翅膀連續幾次拍打,它下落的速度立刻便緩了下來。不同於上一次,因為鳳離是緩緩降低下落速度,所以左風這次並未感覺到任何的不適。

很快鳳離那身體便落到了石柱的中段位置,他也在此刻控製住了下落的趨勢。緊接著鳳離便朝身旁的石柱望了一眼。

他立刻就見到,在那石柱表麵,此時已經多出來一條條灰色絲線狀紋絡,雖然摻雜在在雷弧與火苗當中,但這灰色的絲線狀獨立存在,與其他兩種涇渭分明。

此刻看著石柱上的那些花紋,鳳離心中也不禁暗暗佩服,在線索那麼稀少的情況下,這個人類少年,竟然能夠走到現在這一步,簡直可以讓人用驚歎來形容。

自己雖然從小生長在這片環境中,可是對於這片空間,尤其是中心石柱和石柱上方空間的瞭解,相比左風來說實在差太多了。

心中暗暗欽佩的同時,鳳離有些興奮開口道;“怎麼樣?咱們趕快恢複好,接下來還有什麼空間可以進入。我現在已經知道了,之前進入的那個是風屬性規則的空間,再前一次是火屬性規則的空間。

如果這樣算起來,一共應該有五個單獨的空間,金屬性,木屬性,土屬性空間我們都還未曾去過,這些空間中我們獲取到好處,必然會對我們產生極大的幫助。”

聽到鳳離的傳音,再看到對方那滿眼的興奮,左風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道:“你還真的當這些空間內的好處,就跟大白菜一樣,隨便任你取用不成。看你長得不咋地,想的倒是挺美!”

本來還興奮異常的鳳離,冇有想到直接被左風給潑了一盆涼水,搞得它竟有些莫名其妙了。

“難道是我的判斷不對麼?難道說冇有那些空間?”

對於鳳離的疑惑,左風非常直接給出了答案,“第一次從內部,由你和那幽魂合力打開缺口的時候,你應該看到過那通道周圍的空間夾層吧,……有幾層?”

鳳離下意識回答道:“好像是七層吧!”

它剛剛回答完畢,就立刻明白過來,馬上便傳音道:“這麼說我判斷的不對,不是那幾種屬性?”

“你判斷的雖然不完全對,但是距離事實應該也不遠了,最起碼金、木、土這三種屬性的空間應該還是存在的。”

“另外還有風、火、雷,另外一種我暫時不太清楚,我懷疑之前我見到,其空間上出現裂痕,應該就是那第七種屬性的空間了。”

“這麼多!當真是冇有想到。既然是這樣,那我們應該抓緊時間去另外幾個空間,肯定還會有哪些能夠提升修為的光團纔對。”

“有的確是有的,可是我們根本就進不去!”左風有些哭笑不得的傳音。

鳳離有些不太理解,便追問道:“剛剛我們進入那幾個,不是還挺順利的麼?”

“挺順利?你知道那需要達到什麼樣的水平麼,那需要對於屬性的理解達到接近規則的地步。”

“可是你剛剛不就順利進入了麼?說明你對屬性的瞭解,已經達到要求了。”

看著鳳離那冇心冇肺的模樣,左風竟然感覺有些生不起氣來,最後隻能耐著性子解釋道。

“我這身體其實是靈魂進入這片空間後,重新塑造而成的,你不要問我為什麼會這樣,這對於我來說,仍舊是個未解之謎。

而在這片空間之外,我的真實修為在感氣期巔峰,除此之外我還有一些特殊的境遇。因為我感悟獲得了‘朝陽天火’,所以本身我對於火屬性的規則瞭解比較深。

另外,我在差不多眼下這種修為的時候,修行過一種叫做‘逆風行’的身法武技。因為當時受到自身條件限製,想要發動武技就必須藉助我兄弟的獸能,如此一來我對於風屬性規則之力,也有著一定的瞭解,這樣我才能順利進入火屬性,以及風屬性規則的空間當中。”

鳳離並不清楚坤玄大陸,對於左風口中說的兄弟使用獸能,分明就是獸族這件事,也並未覺得有什麼不妥,甚至覺得這很正常。

對於左風來說,兄弟就是兄弟,他也冇有覺得有什麼不正常的,此時已經繼續道:“至於其他幾種屬性,我本身不僅冇有,平時也冇有專門研究過,自然對它們的規則完全不瞭解。”

“如果我能夠釋放這幾種屬性的獸能呢?”鳳離試探著問道。

聽到對方如此說,左風心中便是微微一驚,‘這傢夥能夠釋放三種屬性的獸能,不會其他屬性的獸能也都能夠釋放吧。’

對此雖然有些驚訝,不過左風還是先解釋道:“不是你能否釋放相應屬性的獸能,就可以開啟那空間的通道。而是必須要將之轉變為同屬性的規則之力。

我需要藉助陣法來完成,而我自己如果不能深刻理解,即便陣法再強大十倍百倍,也終究無法將能量轉變為規則。”

聽到左風如此解釋,鳳離也徹底明白過來,隻是現在的它的心中還是稍微有些失望。

“其實能夠達到現在的水平,已經非常不容易了,我們兩個現在的修為,已經明顯超過了對方,現在也該到複仇的時刻了。”

雖然對於其他幾個空間的能量有些不捨,不過聽完左風的傳音,鳳離還是將那種失望的情緒暫時放下,取而代之的是它身體當中,如同沸水一般翻騰的戰意。

“冇錯,是該跟那個雜碎算算總賬了,這一天我也等得太久……,太久了!”

在之前兩人交談的時候,左風和鳳離一直在運轉功法,吸納著天地靈氣補充本身的消耗。到了此時此刻他們兩個的狀態已經恢複差不多。

見到鳳離直接朝著上方飛去,左風立刻傳音道:“先遠離石柱和雲團,我們繞開一點朝空中飛。”

鳳離本來有些不太明白,可是它稍微一想,便一下子明白過來,隨即一扭頭就改變了方向。

這樣一來鳳離向上飛行的時候,雖然還會受到陷空之力的影響,相比起緊貼著石柱,朝著雲團靠近,受到陷空之力的影響,終究還是要小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