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離雖然對陣法和空間這些,冇有真正學習過,可是它天生對於規則變化非常敏感。當它從那雲團空間內離開的時候,它本能感覺到,那雲團上的缺口變得更加穩定,這其中也包括其中釋放出來的規則之力。

光是從這種變化上,鳳離就已經感受到,左風剛剛的那一番推測應該是正確的。當它從那旋渦通道中鑽出後,第一時間就朝著石柱上望去。

正如左風的推測一樣,那石柱表麵上已經有了新的變化,除了原有的雷弧,還有著忽明忽暗的暗紅色火焰線條。

還未來得及傳音表達內心的激動,下一刻就有著一股恐怖的陷空之力直接降臨到身體上,隨即鳳離馱著左風,便直接朝著下方掉落而去。

鳳離雖然第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左風卻早就有心理準備,他這次從旋渦中出來的時候,便直接落在了鳳離的身上,包括那座被他時刻操控中的陣法。

當那旋渦模樣的通道,徹底修複以後,就如前幾次一樣,恐怖的陷空之力瞬間就降臨下來,直接將鳳離和左風向下拉扯而去。

這一次左風倒是非常安心,至於鳳離不需要為左風操心,自身也顯得更加放鬆一些。任由自己快速向下墜落了一段距離,當那陷空之力減少了一些後,它這纔開始奮力的拍打翅膀,讓自己朝著上方飛了出去。

差不多在石柱中段的位置,鳳離又重新穩住了身形,在這個高度,它隻需要輕輕怕打翅膀,便能夠保證自己穩穩停在這裡。

控製住飛行的高度後,鳳離忍不住開口道:“接下來我們要乾什麼,你我現在的修為都已經有所提升,接下來是不是該殺回去了?”

剛剛那些光團,被左風和鳳離給吸收到身體當中,就如同之前的殷無流和平台鳳雀一樣,自身修為獲得了極大的提升。

看到鳳離那迫不及待的模樣,左風卻是好整以暇的傳音道:“你剛剛將更多的光團讓給了我,咱們這樣回去,我差不多能夠跟殷無流一戰,可是你比起那個幽魂來,似乎還要差了一些吧。”

鳳離的眼中有著濃濃的戰意,一副迫不及待要殺回去的樣子,聽到左風如此說,它立刻就傳音道。

“雖然還是差了一些,可是該麵對的早晚都要麵對,大不了我跟它拚了,總之我是一定要將那傢夥殺掉的。”

對於鳳離如此激動,以及急於報仇的態度,左風是能夠理解的。鳳離不僅憎恨對方奪舍了自己母親的身體,更是對當年釀下大禍的自己,充滿了一種強烈的內疚,它需要通過殺掉對方,來緩解內心的痛苦。

左風平靜望著對方,就這樣等到鳳離激動的情緒稍微有些平複過來以後,他這才傳音道:“我們完全可以有更大的優勢,何必又非要冒險呢。”

看到鳳離那一臉的疑惑,左風笑著朝著上方的雲團指了指。鳳離先是微微一愣,隨即便明白了過來,然後它便迫不及待要朝著上方飛去。

看到鳳離如此舉動,左風一時間都有些哭笑不得,慌忙向著鳳離傳音阻止道:“就算你是真的著急,咱們也不能就這麼衝上去吧。我不知道你消耗的怎麼樣,我到現在可是還冇有恢複過來呢。”

身體兩側的那對大翅膀,此時已經高高抬起,下一刻就要振翅高飛了,結果聽到了左風的傳音以後,它那翅膀就直接僵住,甚至差一點就要從上麵掉落下來了。

因為太過於興奮,鳳離已經忘記了自己現在的狀態,結果經左風的提醒,他立刻就反應了過來,自己如今獸能消耗還是挺嚴重的。

剛剛在空間內吸收了那些光團,雖然對自己的修為有提升效果,但是卻無法補充本身的消耗。

要在雲團旁邊,對抗那恐怖的陷空之力的拖拽,為左風創造條件,相應的消耗也是非常恐怖的。

至於左風要藉助陣法,在雲團表麵上開啟一條通道,相應的消耗也同樣不小,所以這一人一鳥當下最需要的還是先恢複。

鳳離的目光有些訕訕,先讓自己的飛行能夠平穩下來,然後它這纔開始全力運轉功法,吸收天地靈氣來恢複自身的消耗。

至於左風他其實早就開始調息恢複,而他不僅僅在恢複,同時還在心中暗暗推衍,關於下一步行動的具體細節,因為有過之前的經驗,他這一次倒是對後續的行動很有信心。

左風和鳳離各自運轉功法,大量吸納周圍的天地靈氣,一個將之轉化為靈氣,另外一個自然是轉化為獸能。

雖然鳳離消耗的更多,可是不管是從本身修為,還是它對於這片天地環境的適應,都使得它的恢複速度要遠遠超過左風。

所以左風恢複到七七八八的時候,鳳離的狀態便已經徹底恢複過來。而經過之前的事情,它也發現自己確實有些急躁,此刻便不打擾左風,而是默默等待著。

左風的恢複速度的確要慢一些,不過他這一次卻並未急於恢複,一方麵既然這次把握更大,那麼他便將陣法的問題考慮的更加細緻,以及所動用能量的調整也進行了細緻的推衍。

另外一方麵,就是左風發覺這鳳離,行事有幾分毛躁,這樣的行事習慣很容易吃大虧,所以左風故意拖慢了速度,以此來磨一磨鳳離的性格。

‘也不知道這鳳離真的是悟性不錯,還是看出了我的用意,如今看起來倒還真的好了許多。’左風一隻眼睛的眼皮稍微撩起,偷偷看了一看鳳離此時的狀態,隨即便笑著重新閉上眼睛。

待到身體內的靈氣全部恢複,左風也已經將接下來要運用到的陣法手段,又重新在腦海中梳理了一遍,這才重新睜開雙眼望向鳳離,同時抬起手指朝著上方指了指。

就在左風抬起手剛剛指向上方的瞬間,立刻就感到身體猛的一沉,鳳離已經將速度完全展開,直接朝著上方雲團衝了過去。

手指僵在空中,左風臉上不禁浮現出了一抹淡淡的苦笑,同時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道,‘這傢夥還真的是脾氣不改,剛剛果然是強忍著的,這下子倒是暴露了一個徹底。

看來如果有機會,我還是需要磨礪一下這傢夥的性子,否則終究還是要吃大虧的。’

心中這樣想著的同時,左風卻已經直接開始操控起陣法,並且將自己的靈氣注入到陣法當中。

看上去左風的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可實際上他在行動的時候,卻是比之前要小心謹慎的多。

外人看不懂那陣法的奧秘,左風卻明白,若非有過之前的經驗,手中的陣法根本就運轉不到現在這種程度。

不知不覺間,額角上已經汗珠沁出,因為向上飛行的速度很快,汗珠剛剛從皮膚當中鑽出來,就立刻朝著下方掉落。

這一次靈氣在陣法中流轉,其上並不是那種暗紅色的光芒,顯現出來的卻是一種灰色的紋絡。而且那灰色當中,彷彿有著千萬根細細的絲線,不斷變化著。

左風臉上的表情異常嚴肅,心中忍不住感歎著,‘果然比我想象中要更加困難,就光是這麼維持著,就已經有不小的困難了,更何況還要將之穩定下來了。’

那些出現在陣法中的灰色光線,同樣在陣法中快速遊走,可相比起之前的紅色光線,這灰色光線卻總像是要脫離陣法飛出來一般,這明顯是有些失控的前兆。

麵對這樣的狀況,左風也不得不將全身的念力調動起來,雖然以這種方式操控陣法,絕對可以用奢侈來形容,但眼前已經到了非常關鍵的時刻,也容不得左風猶豫不決了。

隨著大量的念力湧入陣法,左風的精神與陣法間的聯絡也更深,那陣法也逐漸穩定了下來。

那些散發著灰色光線的花紋,到了這個時候也終於穩定了下來。看到陣法內的變化以後,左風下意識抬頭望向了鳳離,鳳離似乎一直在關注著左風這邊的情況,眼裡帶著詢問的意思。

見到左風輕輕點了點頭,鳳離幾乎是迫不及待就釋放出,帶著點點星光的本源之力,那些本源之力迅速被注入到了陣法當中。

恰好也是在這個時候,鳳離也已經飛到了雲團旁邊,停留在這個位置,就代表了無時無刻都要承受巨大的消耗。

左風這一次根本就冇有停頓,在鳳離停下來以後,他就迅速從陣法中釋放出了一道旋風。

這旋風出現的瞬間,彷彿周圍的一切事物都被其攪動,而且還會隱隱感受到一種割裂的氣息。

看著那旋風,左風目中似乎有那麼一絲絲的不滿,好像它並未達到左風想要的標準。不過已經到了這一步,左風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隨著左風對陣法的催動,那旋風在左風麵前不斷收縮,而隨著其收縮變得越來越小,帶給周圍那種攪動一切的感覺卻是更加強烈了。

與之前那火苗不同,眼前左風釋放出來的旋風,是蘊含了風屬性規則,鳳離看到後不僅冇有任何畏懼和厭惡,反而還有著一種親近之感。

眼看著那旋風已經縮小到指甲般大小,便被其直接投向了雲團,在相互接觸的瞬間,那雲團之中便被攪動著顯現出了一個漩渦。

“快!”左風有些焦急的催促,鳳離雖然不明所以,可還是迅速動身。而那雲團表麵,此時正有著恐怖的旋風在瘋狂肆虐,不過鳳離卻絲毫不懼,也冇有受到影響,徑直帶著左風就衝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