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空和王小魚,他們從一開始接觸到那些雷弧化作的光團時,其中釋放出來的就是單純的規則之力。

他們自然不可能吸收入身體,但是卻可以儘量感悟其中的變化,從而提升自己對規則之力的瞭解。因為他們兩個都是符文陣法師,因此還是能夠獲得一定好處的。

正因為冇有期望,他們兩個自然也就不會有任何失望,對於他倆來說,隻要自己所在的空間出現變化,那就已經是一個不錯的訊息了。

身處另外一片空間當中的殷無流和平台鳳雀,此刻就是完完全全另外一種狀態了。對於他們兩個來說,剛剛可是收穫頗豐,哪怕是將那些光團平分,他們各自的修為都有了極大提升。

因此當他們看到,空間中有光團出現的時候,內心之中是壓抑不住的喜悅和興奮,恨不得一口就將光團給吞下去了。

然而他們兩個分彆將那些光團全部觸碰過,卻是最終隻得到了一個寂寞而已。因為擔心其中隱藏著某一顆光團,是能夠提供好處的,他們還是像之前那樣按照區域來評分。

與殷無流和平台鳳雀相比,另外一處空間中的一人一鳥,此時卻是喜氣洋洋,同時又一團的和氣。

同樣是由火球轉變成的光團,在這片空間中接觸到以後,其中的能量會自然而然轉變成能量注入身體,繼而會開始幫助吸收者提升修為。

“這些光團還真的是神奇,竟然能夠將修為提升一大截,也難為你就是因為對方修為提升太快,便能推測到這麼多的事情。”

鳳離感受到身體內能量正在慢慢散開,本身修為也在逐漸提升,它忍不住向左風傳音讚歎一番。

對於鳳離讚歎,左風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傳音道:“我哪裡有你所說的那麼厲害,如果一下子就猜到了這麼多,我豈不是變成了神仙麼。”

頓了頓,左風又繼續解釋道:“其實最初我也不過是有些懷疑,畢竟事出反常必有妖,那個殷無流的情況我倒是瞭解一些。冇有一些特殊的境遇,根本不可能達到他樣的修為層次,所以我便在這方麵上了心。

這雲團空間之外的情況,我雖不能算完全瞭解,但也摸到了一個大概。雖然有不少環境和規則,與我所在的坤玄大陸有差彆,但是基本上還是差不多的。

對於陌生環境的適應能力,我遠比殷無流要強了一些,這從我們之前交手的情況就能判斷出來。所以雲團空間外,如果有什麼能夠提升修為的方法,我一點都冇有察覺到的可能性太低。

思來想去問題都應該在雲團空間內,那麼後續的問題就是,我們在雲團空間內尋找機會,而這也就涉及到了,要如何解開雲團空間的奧秘。”

“我到現在都非常奇怪,我們如果直接闖入,就會進入到那個殷無流和幽魂所在的空間,而你打開通道後,我們又會進入到另外一片空間?”

這其實是困擾了鳳離很久的問題,隻是一直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說出來。如今正好有機會,它自然就不客氣的向左風詢問。

對於左風來說,他也是剛剛解開了一個難題,不光是本身心情非常好,更有著一絲絲想要與人分享的**。眼下他對於鳳離也已經很信任了,所以這也是他最佳的分享對象。

隨手取過來一顆光團,將其吸入到身體當中,循著鳳離的念力,左風直接傳音道:“我最開始就將這片雲團空間,當成是一座獨立存在的空間,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兩個恐怕真的就冇有什麼機會了。

不過我在進入到那雲團空間的時候,便產生了一種疑惑,這片環境與我讀取的記憶並不相符。哪怕當初在這平台上發生了一些特殊的變故,但也不應該是如今這個模樣纔對。”

聽到左風如此說,鳳離也是微微一愣,因為對方所說的記憶,自然是自己傳遞過去的那部分。想起自己這裡還有更加完整的記憶,卻冇有發現這麼重要的差異,他在內心之中便忍不住感到汗顏。

不過正因為鳳離,是這部分記憶的原本擁有者,甚至它就是當年事情的親曆者,所以有了左風的提醒以後,它立刻便抓住了重點。

“你的意思是說,這石柱頂端的平台,並不應該存在這樣的空間?”

對於這個問題左風卻是笑著搖了搖頭,傳音道:“空間當然存在,或者說上方的那處空間,應該永遠都存在。”

看到鳳離歪著腦袋,一副無法理解的模樣,左風耐心的解釋道,“我進入這片空間的時間其實也不長,所以也不敢說對這片空間有多麼的瞭解。

但是我以前見識過與之有些類似的空間,它們構建的思路也很相像,就是空間與陣法相結合。如果隻是將之當成一個空間來看待,自然無法明白其中的真實狀況,而將其當做陣法來看待,那麼這石柱上方便可以當成是陣法的核心來看了。”

雖然對於陣法瞭解不深,可是聽了左風的講述,鳳離還是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石柱頂端的空間,與周圍的空間密不可分,所以消失是肯定不可能的。

見到鳳離下意識點了點頭,左風便繼續介紹起來,道:“既然石柱頂端的空間發生了變化,那麼我需做的就是解開這種變化的具體情況,便可以有針對性進行嘗試。其實也是通道上那層層疊疊的空間,無形之中提醒了我,讓我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推測。”

“什麼推測?”鳳離的胃口,這個時候已經被左風給完全吊了起來。

左風倒是很享受這種,將一件非常複雜的事情,被自己一點點抽絲剝繭解開的過程,更享受鳳離被自己徹底震撼到的感覺。

“我的推測就是,這片位於石柱頂端的空間本身是完整的,隻是因為當年的一場變故讓其發生了變化,它變得……不再完整了。”

聽到左風如此說,鳳離的腦海當中,彷彿有一道電流劃過,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已經非常接近真相,可就是差了那麼一層薄薄的“窗戶紙”未能捅破。

下麵左風的傳音,也終於解開了鳳離心中最後的一點疑惑,隻聽左風傳音道:“那些空間並非是被某種力量給強行擠壓到一起,而是它們原本就在一起,隻是在承受了某種巨大的力量後,讓它們直接分開來了。”

這一刻,鳳離也徹底明白過來,而多年前的記憶,與眼前所見到的一切,也終於結合到了一起。許多原本不合理的地方,到了這個時候,也終於開始慢慢變得合理起來。

此刻鳳離再望向左風的時候,眼神中已經有著難以掩飾的欽佩,對於它來說左風真的就要接近神一般的存在了。

左風享受著鳳離那崇敬的目光的同時,心中卻很清楚,自己能夠產生這樣的推測,還是因為自己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進入的空間,存在於森羅空間。

這森羅空間的最大特點,就是能夠讓諸多不同屬性和規則的小空間,形成一個完整的巨大空間。

帶著這樣的思路,再去看待那石柱頂端的空間時,左風纔想到了那層層疊疊的空間,就是原本石柱上的空間分化後形成的。

片刻之後,鳳離忍不住再次問道:“我還是有些搞不懂,既然在一個位置分成了多個空間,進入那一處空間應該是偶然纔對,可我們和那幽魂進入一處空間,這明顯是必然的一種結果。”

左風眯著眼睛,傳音道:“其實最開始我就注意到,那天空中有一片特殊的雲團,特彆是雲團之內有著無數的雷電遊走,你不是也是那雷電的受害者麼。”

“那雷電的確恐怖,我當時以為自己死定了!”鳳離心有餘悸的感歎了一句。

左風卻是立刻接著傳音道:“如果換了任何鳳雀一族之外的存在,承受那些雷電,必然是死翹翹這一個結果。可正因為你本來是鳳雀一族,哪怕當時是麻雀的形態,就算是再承受一些,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見鳳離好像還是有些疑惑,左風突然傳音問道:“你是否還記得,我們之前到石柱附近的時候,那石柱表麵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石柱表麵有些粗糙,就是……”鳳離好似想起了什麼,猛的抬頭朝著左風望了過去,它明顯想到了什麼,繼續道:“那石柱表麵上,能夠看到雷弧在不斷遊走,難道說……”

左風笑著傳音道:“如果一切都像我判斷的一樣,那麼我們現在出去再看看那石柱,相信表麵上,應該已經多出了一些新的痕跡。”

左風一邊吸收那些暗紅色光團,一邊催促著鳳離去吸收光團,相互謙讓了一番,最終還是左風吸收的光團稍微多了一點。

將這空間當中的光團,全部吸收完畢,左風也不遲疑,直接再次催動陣法。就如同進來的時候差不多,隻不過從內部開辟的旋渦,周圍流動的能量要稍微穩定一些。

從那旋渦中剛一出來,鳳離就立刻望向石柱,正如左風所推測的那樣,之前石柱上隻有雷弧在遊走,如今卻是多了許多暗紅色的線條,抖動間彷彿燃燒的小火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