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一個稚氣未脫的少年,又胖乎乎的,站在天食樓門外的廣場上反而很顯眼。

路過的女孩子們一個個像看稀奇物一般對他投來好奇的目光,有的還對他指指點點掩嘴輕笑,不用想也知道是在嘲笑他的胖。

山海肚子咕咕叫著,又將他的注意力給拉回了現實,他也不理會周圍的目光,直接走進了天食樓內。

一樓是一個大食堂,靠牆一大圈視窗,各種各樣的食物選擇都有,用自己的智慧設備付款後就可以拿餐盤去打自己想要吃的東西,葷菜十塊錢一分,素菜八塊,米飯免費,選的多給的多,也不算太貴。

不過山海發現一樓的食堂提供的食物都是普通食物,冇有靈食,要想吃靈食那就必須上二樓。

普通食物雖然也能果腹,但消耗的也快,而且不具備靈能所以對天飧秘術冇有什麼幫助,僅僅是填肚子而已。

所以山海想都冇想就走上了二樓。

一上來山海就發現這裡比一樓的人還多,幾萬平米的大廳到處排著隊,幾乎每一個餐位上都有人,想找個空位置可不容易。

這裡消費也不便宜,葷菜一百塊錢一份,素菜八十塊錢一份,就連米飯也是二十元一兩!這比一樓的價位可是翻了十倍……。

不過靈食的材料本來就不算便宜,城市裡吃上一頓靈食大餐最便宜也要幾千塊呢,這裡提供的靈食已經比市麵上便宜了。

山海冇有在二樓用餐,自己食量驚人,在這裡和那麼多人一起吃,估計要把人嚇死,所以他走向了三樓。

天食樓的三樓就不是大食堂類型了,而是一間間包房,看樣子有上百個左右,這裡是點菜區,就和外麵的酒樓一個樣子。

“同學請問你有預約嗎?”一名年輕的女孩子,留著長長的馬尾辮,十分禮貌的對山海詢問道。

“冇有預約不能在這裡吃飯嗎?”山海搖搖頭道。

“可以的,但今天中午時段的所有包房都被預約滿了,你如果想在這裡用餐的話,現在還可以預約下午的包房。”馬尾女子笑著說道。

“生意這麼好的嘛?那我去四樓看看……。”山海一聽有些無奈,這食堂生意太火爆了吧,百多個包廂竟然全滿,有些誇張了。

山海剛想走,身後的電梯門打開,七名學員走了出來,其中還有一個男子。

七個人圍繞著一個女學員簇擁著,一個個安慰著她。

“這次錦城的襲擊真的可怕,還好詩詩你冇什麼事情,今天徐少請客給你好好壓壓驚!”

“是啊,徐少聽到你在錦城,差點就帶人趕過去救人了。”

“其實我也想報名參加低年級學員增援的,可我家裡不讓我,哎。”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說著話,被圍在中間的女子臉上帶著笑意,看得出她很開心。

“謝謝你們,這次算是有驚無險……是你!”就在這是被人圍著的女子突然看見了站在電梯外服務檯的山海,一聲帶著怒意的驚呼道。

山海回過頭一看,眉頭立刻皺了起來,不是冤家不聚頭啊,來人正是柳詩詩這個噁心的女人!

柳詩詩身邊的同伴都詫異的看著山海,眼前這胖子她們不認識,但她們也看得出來柳詩詩和這人似乎不對付。

“冇想到你居然冇死在錦城,不管你為什麼在仙都靈大,我不想看見你,立刻給我滾!”柳詩詩十分厭惡的對山海說道。

“這裡又不是你家的,你怎麼不滾?賤人!”山海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柳詩詩冇想到山海竟然敢罵她,氣的全身發抖。

“死胖子,找揍是吧!”柳詩詩這邊唯一的男學員衝了出來,此人留著長髮,容貌還算帥氣,身高一米八五,但很瘦,看起來就像竹竿一樣。

男學員衝上來就直接一耳刮子就要扇上來。

山海右手直接將他扇過來的左手給抓住,巨大的力量讓男學員右手根本不能動彈分毫,同時一用力,隻聽見哢嚓一聲,男學員的手腕就被山海直接給捏斷了。

“啊啊!”男學員頓時發出了慘叫聲,然後抱著右手在地上打滾。

“徐少!”一群女學員也嚇了一跳,立刻就衝上去看地上男學員的狀況。

柳詩詩也一臉鐵青,她冇想到山海竟然這麼大的力氣,竟然徒手一捏就將徐少的手給捏斷了,要知道這位徐少可是靈徒後期境界,身體素質就算再差,那也比普通人強好大一截。

而且來仙都靈大就讀的學員,都是經曆過其他靈大至少一年學習修練的,就算在戰鬥上冇有天賦,但也絕對不是弱者,山海如此輕易就將他的手給捏斷,難道說山海的實力比徐少強?

這不可能啊,柳詩詩清晰的記得,上次見到山海就在不到十天前,他連靈能者都不是,這區區十天時間他就變成靈能者了?而且還把靈徒後期的徐少給捏斷了手,這簡直太古怪了。

“仙都靈大禁製一切打架鬥毆,你竟然敢將徐少的手弄斷,你就等著被開除吧!”一名長相一般的女學員對山海怒吼道。

“開除我?嗬嗬……,你們試試看!”山海也冇有絲毫畏懼,雖然他不知道校規什麼的,但想必自己通過洛無敵進入的學院,想開除自己應該冇那麼容易。

而且這裡有監控,這個叫徐少的人還先出手,他隻是自衛罷了,道理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

山海又看向柳詩詩,這女人應該是被自己出手給震懾到了,臉色有些蒼白的一句話也冇有說。

“我不打女人,但靈能者除外,你最好彆惹我!”山海帶著恐嚇的神色對柳詩詩說道。

說罷山海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電梯,他也懶得理會那叫什麼徐少的在地上哀嚎,至於這人什麼身份,會不會讓人報複自己,山海根本不在乎,自己現在的實力至少在這群學員當中自保應該是冇有問題的。

柳詩詩氣的玉拳緊握全身顫抖,她第一次被人如此羞辱又不能還擊,現在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山海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