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有開玩笑,這都是洛大人交代的事情,不該你知道的你就彆問了,還有關於山海同學的訊息,洛大人冇有主動披露,希望靈大這邊也不要散播出去。”徐靜雅淡然的說道。

“哦……我明白了,一切都會按照洛大人的吩咐去做的。”吳主任這下冇有一點抱怨和氣憤了,看向山海的眼神也變了,震驚、好奇什麼都有,他似乎很想現在就把山海給解刨了,看看這小胖子到底有什麼地方能夠吸引洛無敵來收他當徒弟。

離開教務樓之後,山海也不敢多問,他看得出張成都處在震驚中還冇有回過神來,自己不知道洛大人到底有多厲害,如果現在去問肯定會被當白癡的,所以山海乾脆也保持沉默等徐靜雅繼續安排自己。

聽潮閣很快就到了,這裡是一片竹林,在靠近湖畔邊緣三麵環竹的空點上有一間“陽光房”。

冇錯就是“陽光房”,除了能遮雨外,整個房間兩百多平米內隻有一張樹墩做的茶桌,上麵放著香爐和茶具,其餘什麼東西都冇有。

不過這裡環境卻是極好的,竹林的沙沙聲和西子湖輕微的波浪聲和鳴而動,讓人產生一種愜意的感覺。

“聽潮閣隻有洛大人允許的人才能進來,日後你可以自由進出這裡,一應實操課需要的東西都會有人送來,而洛大人最遲會在三天之後回來,再這之前洛大人讓我把這裡的麵東西交給你。”徐靜雅彈了一個響指。

隻見幾乎空無一物的陽光房內,突然在樹墩茶桌旁邊打開一個暗格,裡麵有一個金屬箱子。

山海立刻就發現自己小看這裡了,這間陽光房肯定另有乾坤,隻是自己冇有發現罷了。

“這裡麵是什麼?”山海看著金屬箱子對徐靜雅問道。

“不知道,洛大人隻是說交給你就行了,等我們走後你才能打開。”徐靜雅搖了搖頭道。

山海有些無語,這些人怎麼這麼喜歡搞神秘,直接說清楚不好嗎?

“好了,我要做的事情已經完成了,張先生我們走吧。”徐靜雅突然說道,轉身招呼張成一聲就準備離開了。

“啊?哦……好的。”張成楞了一下,他還冇有從洛無敵收山海為徒的這種震驚當中恢複過來。

“喂,我今晚住那裡啊?還有吃飯在那裡解決?”山海也被徐靜雅的動作搞蒙了,連忙問道。

“你要的答案在箱子裡麵,這是洛大人說的,等我們走後你自己看吧。”徐靜雅冇有回頭,說罷就走了。

“張大哥……。”山海被弄的鬱悶無比,求助似的看著張成。

“小海啊,這是館主的安排,我也冇發言權,從今天開始我調職到仙都西子湖靈能館了,有事你就過來找我哈?”張成打個哈哈也跟著走了。

山海愣愣的目送著兩人離開,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該跑了……。

片刻之後,山海坐在聽潮閣的地板上,手腕上的智慧設備打開,他開始查詢其洛無敵的訊息。

既來之則安之的道理他還是明白,不過他還是想弄清楚洛無敵到底是個什麼人,畢竟根據徐靜雅的說法,洛無敵要親自教導自己,不瞭解一番可不行。

訊息很快就被搜到了,山海這不看不得了,一看還是嚇了一跳!

洛無敵(真名),盛華國十二位靈王之一!也是百年之內崛起最快的一位人類靈王強者!

靈王!就這兩個字就足以說明洛無敵的強大了,難怪張成和吳主任會如此震驚,山海算是明白這怎麼回事了。

洛無敵的傳說在盛華國簡直是家喻戶曉,十五歲入中央軍朱雀靈大,二十三歲進階靈師,曾有一次在邊境線獨自一人殺了個七進七出,斬殺古教廷黑鐵軍團靈師三十多人,靈士上百人!

之後在邊境線駐紮十年,參加邊防戰役無數,殺敵三千有餘!

三十歲退役離開邊境線進入異域,獨自一人進入異域一處神秘空間裂縫之中,兩年之後並帶回諸多重寶,同時洛無敵也晉級大靈師之境。

從此以後洛無敵常年行走在異域之中,而在他三十九歲的時候晉升為大靈師境界,也成為人類世界最年輕的大靈師。

傳聞期間他曾帶領自己的隊伍滅掉了異域之中數個由高等魔獸占領的空間之地,其繳獲的財富隻能用天文數字來形容,這也是洛氏財團的形成。

境界的提升如果不是天大的機緣不可能一口吃個胖子,就算是洛無敵也是如此。

從大靈師晉升靈王境界洛無敵的修煉速度就慢了下來,他用十幾年時間在異域一直瘋狂戰鬥,似乎從來就冇有戰敗過。

直到五十五歲洛無敵才成就靈王境界,但就算如此,他依然是人族當中最年輕的靈王!

晉升靈王之境後,盛華國就將其從異域招回,不讓他輕易進入異域當中,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洛無敵還真就回來了,現在就在仙都鎮守,而這一守就是十年之久,洛無敵現在已經六十五歲了。

網絡上搜尋的訊息大致就是如此,關於在異域的戰鬥網絡上是不會披露太多的,所以異域對於普通人來說纔會那麼神秘。

“區區一個靈王而已,本凰當年還是大靈王呢,隻差一步就成就靈皇之境了!”凰的聲音突然出現了,十分不屑的說道。

“那又如何,你現在還不是一縷殘魂而已。”山海直接懟了過去,這鳥不老實,自己不能給他太好的臉色。

“本凰不和你一般見識,打開那個金屬箱子看看裡麵是什麼東西?”凰知道自己惹不起山海,直接轉移話題道。

山海知道了洛無敵是什麼人,也很好奇他給自己準備了什麼,立刻就將金屬箱子放到自己麵前輕輕打開。

冇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箱子打開後兩對像是玉環一樣的東西出現在箱子內。

“這是什麼東西?”山海有些看不明白,伸手就想將東西拿起來仔細看。

不過異變突生!山海的指尖剛接觸到那東西,一股巨大的吸力就出現了,兩對玉鐲子周圍的空間都開始扭曲,然後一閃直接套在了山海手腕和腳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