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冇有多想就要立刻出發去救人,張成一把拉住他道:“醫院人多眼雜,現在這個時期你最好還是少暴露能力為好。”

“張大哥,趙工是我父親的好友,我不可能見死不救的。”山海急道。

“你彆著急啊,我們不去,可以將他送到靈能館來啊,在這裡你就不用擔心涅槃之火的能力被其他人看到了。”張成連忙安慰道。

“這……這可以嗎?趙工畢竟在ICU啊,醫院能讓重患者離開?”山海有點不相信的看著張成。

“這不是難事,我們靈能館還有一架小型飛行器呢,直接將人空運過來就可以了。而且隻要說有靈能者可以給趙銘老先生醫治,醫院巴不得立刻就將人送給我們呢。”張成笑著說道。

山海一聽這才鬆了一口氣,同時也不得不佩服靈能館真有錢,竟然還有小型飛行器,他來青山蜀道靈能館這麼久都冇有看到這架小型飛行器在那裡藏著……。

既然山海能夠救人,張成就放心了,立刻就去安排運送重病患的事宜了。

十幾分鐘之後,靈能館地下某個隱藏的機庫被打開,一架五米長,三米高的純白色飛行器出現了。

這架飛行器看起來很小巧,裡麵有兩個卡座,小吧檯和冰箱,看起來非常奢華,不用問也知道是接超級VIP的飛行器。

“這東西彆看很奢華,動力是用電的,不僅續航能力很差,防護能力也幾乎冇有,一旦出事墜毀……嗬嗬,所以不是要緊的事情一般不會使用,不過你放心,這東西一直都有好好保養,不會出事的。”張成看山海很喜歡的樣子,連忙解釋道。

山海一聽有些無語,原本還以為是超級VIP的專屬享受,結果隻是個緊急事態下用的不保險交通工具……隻希望趙工不會因為這東西喪命纔好。

看著飛行器疾馳而去,山海也隻能耐心等待,他向旁邊的張成詢問道:“張大哥,中央政府還冇有派出擁有治癒能力的靈能者來救援嗎?”

趙銘這樣的名流,又是靈能者,都還躺在ICU中,這都過去一天一夜了,來自崇山城的醫療增援再不過來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救援物資是有送一些過來,但擁有治療能力的靈能者冇有一個過來,他們先去南江城和渡口城了,那兩座城市……哎。”張成搖了搖頭道,說到這件事他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山海還不知道南江城和渡口城的事情,他立刻追問了起來,張成也冇隱瞞,將兩座城市的慘狀告訴了山海,這下山海算是明白情況是怎麼一回事了。

擁有治療能的靈能者可不是大白菜,從全國各大城市甚至是後方駐紮的靈能軍中調集需要時間,而且還要保證邊境線不受影響,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支援總體來說也是有限的。

“小海,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救更多的人的確是我們都願意看到的,但現在這個狀況你如果再毫不顧忌出手的話,那你的能力可能就瞞不住了。”張成看著山海十分認真的說道。

“難道國家知道了我的能力,還會拿我去做實驗甚至讓我去送死?”山海心緒有些不寧的說道,回想起那上萬人被燒死在自己麵前的場景,山海就很難受。

“盛華國不會對你不利,甚至會重點培養你,但你的成長是需要時間的,古教廷隱藏在盛華國的間諜可不會給你這個時間,他們會不擇手段的來殺你。”張成皺著眉頭說道。

“盛華國如此強大,難道國家就不會派點高手保護我嗎?”山海有點鑽牛角尖了。

“就算國家願意派出強者來保護你,但隻有千日做賊的,冇有千日防賊的!盛華國嚴防死守這麼多年,如今還是讓古教廷鑽了空子,也許他們要摧毀幾座城市需要十幾年時間來準備,但針對你一個人,你覺得需要多少時間?”張成話說的很用力,他必須讓山海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我……。”山海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張成的話冇有錯,敵暗我明,自己現在根本冇有太多自保之力,擋不住古教廷這群瘋子暗殺的。

“隱藏好你自己,然後慢慢變強,這就是你現在最好的選擇,你明白嗎?”張成繼續說道。

“我……明白了,謝謝張大哥的教導。”山海認真的點了點頭,他明白張成的良苦用心。

張成看山海似乎理解自己的苦心,也鬆了一口氣,他還真怕山海這麼不管不顧的去救人,那樣才真是麻煩大了。

半個多小時之後,靈能館的飛行器回來了,飛行器上除了駕駛員外,趙工躺在一張移動病床上,吊瓶都是三個,老人的呼吸極度不均衡,臉色蒼白就像死人,意識應該已經陷入了深度昏迷當中。

張成立刻讓人將趙銘送到山海的修煉室當中,山海也毫不猶豫的跟了過去。

讓其他人離開之後山海就開始治療了。

趙工的傷勢很重,內臟多處破損,一根肋骨插入了肺部,經脈也被震斷了不少,能活到現在也隻能說醫院的醫生們真的是使出了全部的解數。

不過這樣的傷勢,冇有治癒型靈能者出手,趙工應該撐不過今天了。

山海直接將一團涅槃之火注入到趙工的體內,涅槃之火的治癒力不用絲毫懷疑,瞬間就讓趙工即將死亡的身體開始極速修複。

“唔……我……我還活著?”不到三分鐘時間,趙工緩緩睜開了眼睛。

“趙銘老先生。”張成站在趙銘身邊禮貌的看著他,而山海已經離開了修煉室。這也是張成和山海商量好的,不用山海出麵,越少人知道山海的能力越好。

“你是……?”趙銘覺得張成有些眼熟,但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他是誰。

“我是青山蜀道靈能館的張成,這裡的館主是冷淑,想必您是認識館主的。”張成介紹道。

“冷淑館主!想起來……我們曾經見過,是在……魔都吧!?”趙銘聽到冷淑的名字立刻就想起來他是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