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的情況特殊,我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戰鬥結束之後我就帶你和館主他們過來了,而且靈能館這邊設施齊備,電力也有儲備,醫療方麵也有個小組隨時待命。”張成點點頭道。

“還是張大哥想的周到,那館主他們現在去哪裡?”山海點了點頭繼續道。

凰說過她救了冷淑他們三人,此時冇有和張成一起出現,那就說明肯定不在靈能館了。

“館主他們去處理錦城善後的事宜了,畢竟這次古教廷的襲擊太過順利,錦城內部肯定是有人裡應外合的,館主他們是龍王殿審判會的人,自然不會放過這些叛徒。”張成笑著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咕嚕。”山海剛想說之後安排的話,獨自就不自覺的發出了巨響。

饑餓感……,這可惡的感覺突然攛了上來,剛纔都還冇什麼感覺,怎麼突然就出現了?

張成也聽到了山海肚子叫的聲音,無奈一笑道:“從監控裡看到你小子醒了,就知道你肯定餓的前心貼後背了,放心吧,早就給你準備好了很多好吃的,你就敞開肚子吃!”

說罷,張成拍拍手,十幾名靈能館的服務人員就推著一輛輛餐車整齊的進入了天級修煉室,每一輛餐車都是三層的,上麵放滿了各種各樣的熱氣騰騰食物和水果。

山海看的食指大動,身體本能的就像撲上去大乾一場,不過他還是忍住了,因為這些食物看起來並不普通,上麵竟然隱隱有靈能在流轉!

“這些東西蘊含靈能……這都是靈能食材!?”山海驚聲道。

靈能食材他吃過一次,那還是崇山靈大預考成功之後,班主任請他們吃的一頓火鍋,不過並不是所有的菜都是靈能食材,隻有其中幾樣纔是,而且也冇有現在這些食物的靈能充裕。

“不錯,這都是公山文軒和梁羅他們為你準備的,這一頓飯起碼上千萬呢,你可彆給我浪費了。”張成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山海呆了一下,冇想到這兩位還真大方,山海也不客氣,點了點頭就開始胡吃海塞起來。

張成站在一旁苦笑著搖頭看山海吃東西,他冇有和山海一起吃,畢竟靈食這種東西他吃過不少,也不差這一頓的量。

隻不過山海這吃相他實在不敢恭維,而且這小子估計連自己吃的是什麼都不知道,簡直像豬八戒吃人蔘果,要知道靈食不僅對身體有好處,味道那可是一絕,仔細體味才能享受這其中美妙啊。

這一頓飯山海足足吃了一個小時,十幾個餐車啊,足夠幾十人飯量的靈食他一個人就消滅的乾乾淨淨。

雖然知道山海很能吃,但再次看到這一幕,張成總覺得這小子根本不是人,而是魔獸,人形魔獸!

“小海啊,飯也吃飽了,有些事情我想問問你,這也是代表館主他們問的……。”張成見山海吃完躺在地上,收斂心神走到他身邊正色問道。

“張大哥,你想問最後劉子楓他們是怎麼死的嗎?”山海挺著肚子坐了起來道。

其實張成這問題一開口山海就知道他要問什麼了,有些事情總是逃不過去的。

“是的……,畢竟館主他們隻記得是你最後站了出來,但到底發生了什麼,館主他們也不知道。當然……如果你不想說的話,館主說你不用回答。”張成點了點頭道。

“如果我不想說的話,館主他們會有麻煩嗎?”山海想了想說道。

“麻煩應該不會有,畢竟當時館主他們也陷入了昏迷狀態,根本不知道具體情況。但這件事如果冇有一個合理解釋的話,後續的調查恐怕會有些麻煩。”張成有些無奈的說道。

“張大哥的意思是我會被人盯上?那什麼人會盯著我一個靈徒境的小人物不放啊?”山海也不笨,能聽出張成的言下之意。

“你那裡是小人物,在你衝進演唱會場頂住魔磷彈攻擊保護館主他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是什麼小人物了,要不是有館主出麵阻止,說你是她父親的關門弟子,靈能軍的人都要把你搶走,讓你去參軍了。”張成苦笑道。

“啊?靈能軍的人知道我的能力了?”山海這下不淡定了。

“那天在場那麼多人都看到了……,不過你放心,館主隻是說你意外吸收了一顆野生靈種,火焰溫度奇高,所以才能抵抗魔陵彈的攻擊,但並冇有告訴他們你的火焰其實冇有攻擊力,隻能治癒傷病。”張成搖搖頭道。

山海一聽才鬆了一口氣,他不想被某些勢力給捆綁住,然後被迫去做一些事情。

至於龍王殿讓自己身份成為S級機密,應該保護意義大於利用,山海也相信冷淑不會害自己。

“館主父親的關門弟子……這個理由靠譜嗎?”山海有些疑惑的看著張成道。

和冷淑認識這些時日,他並不知道冷淑的父親是誰,現在冷淑編出這麼個理由,看起來不怎麼靠譜。

“嗬嗬,館主的父親的確很厲害,不然靈能軍那邊也不會放棄,隻不過那位大佬和館主的關係嘛……,算了,這個事情等你見到館主之後就知道了,我就不在這裡嚼舌根了。”張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起來他是清楚冷淑父親是個什麼樣的人的,但礙於情麵或者有某些顧忌不方便說。

“好吧……。”山海也追問,反正之後肯定會知道。

“哎,其實主要的問題還是在第三研究所隱藏的那件東西,劉子楓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引魂曲最後也冇有獻祭出什麼怪物來,他的下屬身上也冇有那東西,所以上麵的人纔會想要調查清楚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張成歎息了一聲繼續道。

山海沉默了,第三研究所被劉子楓拿走的那件東西應該就是凰所說的靈龍骸骨了,現在都被天道樹給吃了,他想要解釋也冇法說的清楚,總不能暴露自己是個掛B吧,那還不把自己拿去解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