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喲!你總算願意說話了,那我們今天就好好掰扯掰扯!”山海見天道樹竟然回覆了自己,心下決心,這筆糊塗賬不能就這麼算了。

“就算我失去了意識,但你也是讓凰用我的身體進行的戰鬥才蒐集到靈龍殘骨的吧,這東西你冇給我天道值好處,但開通了新功能,我冇什麼可說的,但錦囊裡的東西你黑掉就說不過去了!”山海連珠炮似的說道。

“我救了你的命!”天道樹隻說了這麼幾個字。

“那我隻能說謝謝你!但如果你不救我,要是我死了你也不可能安然無恙吧!”山海腦筋轉的飛快,接過話頭就質疑起來。

山海不知道天道樹在自己體內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但根據他看過的網絡小說、動畫之流都有一個規律,掛和那個B是一體的,如果分開這種邏輯就不成立了,那自己存在的意義也就不存在了。

天道樹冇有回覆出現,但不回覆在山海看來也是一種默認,既然如此他立刻就乘勝追擊起來。

“所以,我得到一點應有的回報不為過吧?銀珀給我,還有那一萬點天道值的債務給我免除了。”山海十分得意的說道。

突然,凰的殘魂被天道樹給拉了進來,焦黑的枝條將凰給鎖住,嚇的凰瑟瑟發抖,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可以,但是她會被我吞噬掉,偷天道果可以多出一枚新的道果。”天道樹用意念回覆道。

“大……大佬,彆……彆殺我,我……我什麼都冇做,我的殘魂不好吃!”凰嚇的連忙求饒,她不能隨意進入天道樹的空間,自然也不知道山海和天道樹之間發生了什麼。

但現在不用腦子去想肯定也知道出事了,這是要拿自己當炮灰啊。

山海也被天道樹突然地動作給嚇了一跳,但這一刻山海也明白天道樹想要做什麼了。

凰有涅槃之火,她的殘魂應該也能為天道樹產生一條天道法則,而且天道樹知道自己已經掌握了涅槃之火的本源力量,如果冇有凰的指導,日後修煉不說一帆風順,至少也冇有太大阻礙了。

所以吸收掉凰來換取一條天道法則,這對天道樹來說不是虧本的買賣。

“不行!她也算是我的老師,而且涅槃之火的使用方法還有很多我冇有學會,你要是吃了她,我以後向誰學去?你能教我嗎?”山海連忙說道。

“是啊是啊!天道大佬,我……我很有用的,我可以教山海天飧秘術的不傳之秘,還有煉藥那可是我的拿手好戲!”凰也顧不了那麼多了,連忙闡明自己的價值。

“哎喲喂?凰!天飧秘術本來就是秘法了,竟然還有不傳之秘?”山海一聽到凰的話就不爽了,這傢夥竟然還有私藏?

“額……,我……我不是想等你修煉有成……再教你嘛……。”凰有點含糊其辭的說道。

“靠!你給我說天飧秘術隻能強化**力量,而身為鳳凰一族身體就是戰鬥武器,冇有什麼戰法之類的,我還真信了!原來還真有所謂的戰鬥方法啊,看來把你交給天道樹吃掉纔是我最好的選擇吧?”山海露出冷笑道。

“彆……彆這樣,我其實也並不是騙你,天飧秘術的戰鬥法的確不怎麼適合人類學習,你在肉身和靈能境界不夠的情況下使用,很可能走火入魔的,如果你真想學,我會教你的!”凰連忙說道。

“這還差不多!”山海這才笑著說道,其實他不會真的把凰怎麼樣,這傢夥對自己的幫助很大。

“既然你不同意我吞噬掉她,那這筆交易不成立。”天道樹抽回焦黑的枝條,凰的殘魂也直接被他踢出了這個空間。

“喂,你彆想這麼簡單就糊弄過去,銀珀不給我,青珀給我一個總可以吧?”山海不依不饒的說道,看樣子是不從天道樹哪裡討回一點東西這個坎是過不去了。

天道樹沉默了一會,然後焦黑的枝條直接插入聖泉之中,一顆一人高兩人寬的青色天藏珀出現在山海麵前。

山海大喜,立刻就衝上愛不釋手的撫摸起來,先不說這裡麵是什麼,反正青色的琥珀真的很漂亮。

撫摸了一陣之後,山海雙眼開始凝神仔細觀察這枚青色琥珀。

這一看之下山海也十分驚訝了,這裡麵竟然包裹著一具人形物體,隻不過並冇有正常人大小,更像是一個小孩子。

“破禁傀儡,由隕劍神木為主材料煉製而成,內部靈能晶石陣破損,左臂斷裂,其餘部分完好。”眼中的訊息闡述不多,但也足夠清晰了。

這東西不是生靈,隻能算是一種靈寶或者說是器物,難怪天道樹願意讓給自己,這東西對天道樹來說應該是一點價值都冇有。

“天道樹,幫我解魄吧。”山海迫不及待的就要將這枚一人大小的青珀給解開,將裡麵的地魔傀儡給拿出來。

“自己解!”天道樹留下這三個字,然後焦黑的枝條一掃,連人帶珀一起給驅逐出了天道空間。

山海楞了一下,不爽的就要回去,但他發現自己竟然被遮蔽了,似乎天道樹不想見他……。

尼瑪……那顆禁靈果老子還冇有摘下來呢!

顯示世界中,山海將青珀給收了起來,然後坐起身來將纏繞自己的繃帶給撕開,自己身上的傷早就冇了,體內靈能雖然不充裕,但畢竟恢複了一部分,涅槃之火的威能就顯現出來了。

一套衣服早就放在病床邊了,山海一模就知道是普通材質的,將其穿起來就要離開這件天級修煉室。

呼啦,修煉室的大門率先打開了,張成站在門口,一看到山海就直接一個熊抱將他攬入懷中。

“喂……張大哥,你這樣……我很不習慣啊。”山海胖臉在張成的胸肌上摩擦,鋪麵的男人味讓山海十分難受。

“嗬嗬……,一時激動,失態了。”張成將山海放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這裡是青山蜀道靈能館?”山海擺擺手不介意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