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不會飛,借用熱力懸浮是一回事,飛行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從八十幾米的高樓上跳下去,然後斜下方四十五度加速俯衝山海還是能夠做到的。

兩萬民眾的死亡他都能接受,但在看到冷淑重傷被捆綁在那個柱子上的一瞬間,山海的心就無法平靜了。

雖然才相識一週多時間,但冷淑給與自己的幫助真的很大,不過冷淑在龍王殿是什麼身份,但山海可以感覺到冷淑是真正對自己好的,所以山海絕對不會讓冷淑死在自己的麵前,絕對不會!

三顆魔磷彈眨眼之間就已經墜落到了演唱會場的正中央,冇有劇烈的爆炸聲,隻見先是三道黑芒將整個演唱會場給籠罩起來,猶如黑洞一般伸手不見五指!

這個過程持續不到一秒鐘,緊接著耀眼的白光炸裂開來,雪白的火焰瞬間就以排山倒海的威勢向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一道紅色的火球包裹著一個人影在雪白火焰即將吞噬冷淑三人的一瞬間墜落在他們的麵前,升降機直接被砸的粉碎,但同時火紅的光芒在雪白的烈焰當中亮起,就像黑晝之中的一顆閃亮星星般耀眼!

“山海!”看到這一幕張成震驚的無以複加,他就差自己衝上去了,但他也知道自己衝進去也冇用,隻能是找死!

“靈徒境界的小傢夥竟然……衝進魔磷彈的攻擊範圍內,他好像還冇死?”胡海軍也看到這一幕,同樣震驚不敢相信。

“這股火焰力量好熟悉……,難道是他救了我?”王武長和自己的女兒王茜帶領著一群人也在高處看到了先前一幕。

王武長雖然冇有見過山海,但他感受過涅槃之火的力量,山海的火焰力量爆發出來,這讓他回想起那種熟悉的感覺。

“靈徒境界……他怎麼可能擋住魔陵彈的攻擊……哎。”沈重也在不遠處看著演唱會場內的變化,他老了,又是殘軀,根本無力去救人。

不過就在眾人歎息、無奈、傷感的時候,雪白火焰之中那抹紅色亮光竟然劇烈顫動起來!

紅色的火焰光芒竟然在變大,然後形成一個直徑五米的圓球,這等詭異的情況看的除張成和劉一博之外所有人都震驚不已。

“山海……。”冷淑已經醒了過來,她被山海的涅槃之火所包裹住,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了。

“我們……冇死?傷勢還痊癒了!?”公山文軒和梁羅也同樣醒過來,他依稀記得在失去意識之前自己就差一口氣就掛了,本來是必死的。

“是他救了我們……,而且我們現在的情況好像很不妙。”梁羅看著三人身前不遠處,那個全身散發著炙熱火焰的少年。

“魔陵彈產生的火焰!?靈能軍的增援到了嗎?這是……!”公山文軒驚恐的看著紅色烈焰之外,那劇烈翻滾的雪白光焰,身為龍王殿的人怎麼可能冇見過魔磷彈的恐怖殺傷力。但公山文軒他們三個也同時看到了保護他們的火焰之外是什麼樣的煉獄景象!

山海能聽到冷淑他們三個人的聲音,但他冇有說一句話,因為他眼前正在上演煉獄!

冷淑他們三人是救下來了,但在涅槃之火形成保護層外麵,山海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個活人在火焰之中掙紮、倒下、化作灰燼,這其中還有不少孩子!他們變成飛灰的過程隻在一秒不到的時間就完成了……。

那死亡前的一張張麵容,山海看的清清楚楚,他想要將涅槃之火的籠罩範圍延伸過去,但此刻的他已經達到了極限,根本不可能救到這些無辜的人……。

之前心理上接受這些人會死去是一回事,親眼見證,而且還是在這麼近的距離看到,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雪白的火焰還在燃燒,而且一次性殺死那麼多人,有了“燃料”的支撐,火焰的溫度瞬間提升了三分之一,溫度竟然突破了六千度的高溫,馬上就要七千度了!

如此恐怖的溫度已經讓整個演唱會場變成了廢墟,地麵也無法承受這樣的溫度開始溶解下陷,而且更恐怖的是,火焰還在向演唱會場外蔓延!

山海他們深陷演唱會場中心,已經隨著演唱會場的塌陷落入地下五十米的深度了,演唱會場的地下停車場也全毀了,上百輛汽車直接被引爆,雪白火焰形成的蘑菇雲讓演唱會場變成了一座噴發白色火焰的火山口。

“任務完成,請立即投放冷磷劑,避免造成更多的傷亡和破壞!”胡海軍在通訊器力大聲的呼叫著,不管先前發生了什麼,至少任務是完美完成了。

“山鷹收到!”通訊器裡傳來迴應,兩架飛行器在不遠處調轉方向疾馳而來。然後分彆投下十幾個煤氣罐大小的物體。

這東西在半空中就炸開了,漫天淺藍色的粉塵物晶光閃閃的,洶湧的雪白火焰一接觸到就像看到老鼠的貓,一經接觸瞬間就縮捲了回去。

同時原本炙熱的高溫也在這漫天藍色粉塵物的出現下開始驟降!

七千度……。

六千度……。

五千度……。

溫度還在持續下降,而且速度極快,可見這冷磷劑效果非常明顯,可見靈能軍隊這種大殺器的使用是多麼得心應手。

地下五十多米之下,山海的涅槃之火依然在保護者冷淑三人不受雪白火焰的傷害,冷淑他們三人雖然傷勢痊癒了,但靈能耗損非常嚴重,他們就算是想幫山海也是有心無力,隻能默默的看著他一人獨自堅持。

不過這個過程並冇有持續太久,冷磷劑落了下來,雪白火焰開始快速熄滅。

這些藍色的粉塵物也接觸到了山海的涅槃之火,但絲毫冇有對涅槃之火產生效果,甚至被涅槃之火直接給氣化了。

幾分鐘之後雪白火焰徹底熄滅,山海的涅槃之火也隨之消散,同時一抹血霧竟然從他身上蒸騰而起!

撲通一聲,山海倒在了原地,全身疼痛無比,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

“山海!”冷淑驚呼一聲衝上去將山海抱起檢查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