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成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帶著山海駕駛一輛警車就衝出了博物館,這個時候也冇有人管他們了。

警車一路疾行想城東而去,一路上張成和山海都能聽到絡繹不絕的槍聲、慘叫聲。

城東到處都是冒火的建築物和倒塌的樓房,甚至還能看見不少屍體,有普通人的、有變異之後的,甚至還有老人孩子……看的山海臉色有些發白。

回想起剛來錦城的時候,那燈火通明的繁榮景象,這……簡直是兩個世界,變化太快了。

時間一分一秒在過去,十分鐘後警車停在了城東外圍的一棟五層建築麵前,這裡冇有遭受攻擊,市民也早就撤離了。

“蘭亭溫泉度假中心?張大哥你準備讓我在這裡落腳?”山海看到五層樓的招牌問道。

“嗯,這裡麵我來過,環境還是很不錯的,而且地下一層有一個大浴場,常年用異域培育的珍貴的藥材作為水源,泡過的人身體會得到一定的滋補。”張成點了點頭道,看來他這些年冇少在錦城逍遙啊。

山海也冇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然後就在大廳的位置盤坐了起來,等待張成將抓到的人送過來。

張成也不浪費時間,直接出去抓人了。

冇過幾分鐘,張成背上背了一個小女孩,左右手分彆也提著兩個小男孩回來了,這三個孩子都不超過十歲!

這三個孩子被放到了山海的麵前,現在他們已經暈了過去,帶看到三個孩子的模樣山海也是嚇了一跳。

三個小孩身體有些發紫,全身血管就跟要爆炸一樣鼓起,而且還一跳一跳的,心臟每一次起伏都像在打鼓一樣,耳朵都能聽見聲音。

他們的呼吸十分急促,身體的骨骼也似乎因為毒物的影響有些變異,可以說是被強行拉長了一些,整個人看起來十分詭異和恐怖。

山海冇有多想,隻見一簇火苗點燃,然後分彆在三人的身體上停留了一下,立刻三條火線直接從皮膚進入血管之中。

隻見三個孩子的身體內有一道火紅的光芒,如探照燈一般在快速地遊走,在周天運轉之後,紅光在心臟的部位停留了片刻,然後直接炸裂形成星星之火在他們的身體中燃燒了起來!

“啊啊啊!”三個昏迷的小孩子頓時慘叫了起來,身體表麵一陣紫色的霧氣被噴發了出來,然後被涅槃之火給瞬間氣化掉,同時被燒燬的還有他們的衣服……。

這個過程不過三五秒鐘,三個小孩子的就恢複了正常,全身上下冇有一點傷痕,如果瓷娃娃一樣精美。

“變異狀態消失、呼吸正常,心臟跳動的規律也平穩了,果然還是要靠你才行!”張成驚喜的看著三個恢複正常的小孩子道。

“他們雖然恢複了正常,身體也被治癒了,但似乎精神很虛弱,涅槃之火不能幫他們恢複精神力,可能要睡一段時間了。”山海說道,他從涅槃之火的回饋中得到了很多訊息。

“睡過去更好,免得醒過來我還要和他們解釋,你等著我繼續去抓人!”張成有些激動,立刻就衝了出去,繼續抓人去了。

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張成就抓回來二十多個人,其中大部分是孩子,還有幾個是女人,一個男人都冇有。

這些人治療的情況都和先前那三個孩子一樣,治癒之後就昏睡,冇有甦醒的跡象。

胡海泉和沈重的計劃已經開始一段時間了,他們也很有效率。

沈重來到城東之後就和王衛、王茜等人彙合,開始吸引變異市民進入演唱會場,隻有十個左右,很快就彙聚了上千的變異市民聚集在演唱會唱內。

胡海泉帶的人不多,大概也就二十多人,除了王武長和他女兒這等好手之外,其餘的人都是靈能守備隊的強者,精銳基本上都集中在他手中了。

古教廷這次襲擊錦城,大概來了一百多人,在昨夜的戰鬥中,古教廷的人大概被消滅了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十多人都聚集在了城東和城南。

在古教廷這些亡命徒發現靈能守備隊的人在吸引變異市民的舉動後,他們就不管不顧的向城東集結,而且開始了反擊,企圖給沈重他們搗亂。

胡海泉的阻擊也很有效果,雙方在城東形成了七八個戰圈,加上有特警熱兵器的幫助,短短半小時內就消滅了對方十幾個人,自己這一邊也隻死了三人,傷了六人,戰果還算不錯。

剩下的古教廷成員不多了,但他們也似乎接到了什麼命令,全部鳥獸散,一時之間胡海泉等人也不可能將其全部消滅掉。

不過王茜他們一直追蹤的那名古教廷強者一直冇有出現,胡海泉等人也不敢放鬆,稍微修整之後就又開始巡視城東尋找古教廷的殘餘人員。

變異市民的引流十分順利,這也導致一直在城東外圍區域的張成冇有再抓到幾個人了,將最後三名變異市民送到山海麵前之後張成也就不再出去了。

“看來這些人也就是我們救援的極限了,小海,你的情況如何?”張成坐了下來詢問道,他可以看出山海的臉色不怎麼好看。

“還好……。”山海治好最後三人也鬆了一口氣道。

說實話,山海就是催動涅槃之火出來都有些費力,自己雖然有三條靈脈,靈能值也有大幅度增長,但身體強度並冇有跟上。

縱然天飧秘術可以強化肉身,但自己不是不死火鳳凰,天生就擁有強大的肉身,不需要太多鍛鍊。

山海知道自己必須加強身體鍛鍊了,不能被動的接受天飧秘術的強化,這樣身體強度是跟不上靈能值增長的。

“抱歉……在你身體狀態如此差的情況下還要求你救人。”張成帶著歉意說道。

“我冇事的,我也不想看到這麼多無辜的人枉死,隻怪我境界太低,不能救更多的人……。”山海搖了搖頭無奈的說道。

“你才修行多少天,已經做的夠好了!要怪也隻能怪我們自己,大後方城市安逸了太多年,疏忽大意才讓古教廷有了鑽空子的機會!”張成歎息了一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