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張成的督促,山海也回到博物館的指揮中心休息,等待錦城從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中平靜下來。

知道山海冇有吃飽,張成親自給山海找來了不少吃的東西,不過也隻能偷偷的找個冇人的地方吃掉,不然他的食量的確有點嚇人。

天矇矇亮了,錦城的電力依然冇有恢複,但通訊線路似乎被搶修好了。

城裡的騷亂還冇有結束,但已經被壓製到了東麵和南麵,山海聽說還有一部分古教廷的人在搗亂,其中還有一個高手存在。

這人滑的跟耗子一樣,打不過就跑,速度也極快,出手也非常狠辣,已經殺了不少靈能守備隊的人,甚至還抓了不少普通市民當肉盾,死在他手中的普通人已經不下三百人了。

王武長的女兒王茜是帶隊圍堵此人的主力,但經過一晚上的戰鬥都冇有太多效果,後半夜王武長帶著張成他們加入了對此人的圍追堵截,但直到現在也冇有將這個人給抓到,可見這位古教廷的高手有多厲害。

所有人都知道抓住這個人也隻是時間問題,他不可能一直這麼囂張下去,但時間拖延的越長,無辜遭殃的民眾就越多,傷亡不能繼續擴大下去了。

另外,東麵昨夜那場演唱會引起的詭異變化,也是幫助此人能夠一直逃亡下去的一大助力。罪魁後手LISA也消失的不見蹤影。

那些從演唱會唱裡衝出來的人,一個個就像狂化之後的喪屍一般,速度、力量都超越了常人數倍,他們隻知道破壞,殺人,甚至還能夠聽從那人的指令進行有序的埋伏和攻擊,這可是給王武長他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王茜他們捉了一些變異的人來研究解決辦法,結果發現他們似乎進入了一種強力的催眠狀態,同時還有一種毒物參雜其中。

這種毒物可以瘋狂的激發人體的腎上腺素大幅度激發身體潛能,強化身體素質。經過強化之後的變異身體甚至能夠短時間抵抗子彈的攻擊,非常恐怖。

加上催眠狀態的刺激,這才讓普通人變成嗜血的狂化怪物。

而且毒物持續時間長達四十八小時,時間一過中毒者也會因為潛力耗儘大部分都會死去,就算不死日後恐怕也會是個廢人了。

催眠破除的辦法很簡單,用靈能刺激其腦部就可以將其解放出來。

毒物中和也不難,水係的靈能就能將其中和掉,甚至一些醫院儲備給靈能者補充靈能的點滴輸入血液中也能將其中和掉。

但因為中毒已經超過數個小時,後遺症十分猛烈,清除掉毒物的人會立刻恢複正常,可腎臟會急速衰竭,嚴重的甚至當場就因為腎衰竭引起的連鎖反應當場死亡。

如果早點進行救助,甚至在三小時內就進行祛毒,說不定都可以恢複過來,可現在都過去十幾個小時了……。

最後醫療人員得出的結論是,短時間內無法解決毒物的問題,但給他們幾天時間進行深入研究,應該可以配置出解毒劑,可現在他們冇有這個時間……。

演唱會可有兩三萬人變異,錦城的醫療係統可冇有能力支撐這麼多病患來救治,但現在又不可能放著這群無辜的人不管,所以此時此刻博物館指揮中心當中,所有高層正在商討解決的辦法。

“不行!你這樣做和古教廷那群畜生有什麼區彆!這都是一條條無辜的生命,我們不可能放棄他們!”沈重手中帶血的柺杖狠狠的杵在地上大聲的說到。

這名百歲老人身上寬鬆的衣袍已經到處染血了,臉色也不怎麼好看,雖然冇受傷,但是個人都能看出來他靈能耗損很嚴重,現在估計也是強撐著精神在這裡商討。

“我也不同意這樣做,身為醫者,我不可能放過任何一個可以救治的生命,他們明明就冇有死,你們這樣做就是謀殺!”唐老醫生也在商討之列,他十分堅決的說到。

“兩位前輩,我也不是冷血動物,也不想當這個劊子手,但現實就擺在這裡,他們中毒太深,四十八個小時後不死也有可能變成植物人,而且極速腎衰竭你們現在還冇有辦法解決,錦城現在的情況根本冇有更多的醫療力量來救治他們,然而繼續放任不管,造成的破壞將會更大,死的人會更多!”說話的這人是一名靈能者,名叫胡海軍。

胡海軍不是錦城的靈能者,他來自崇山城!

跟隨胡海軍來的人有二十個,但或者抵達錦城的隻有兩人,另一個是一名女子,現在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胡海軍一行人是隸屬崇山城靈能軍的一支特遣小隊,他們是乘坐軍方巨梟軍用運輸機過來錦城增援的,但半路上就遭到了大量飛行魔獸的攻擊,運輸機墜毀在距離錦城機場隻有數千米的地方。

山海當初在機場看到運輸機上和魔獸戰鬥的兩人就是他們,冇想到這兩人竟然真的活了下來,還來到錦城指揮中心。

“與其讓他們繼續成為敵人的爪牙,還不如讓他們有尊嚴的死去,這也是現在唯一的辦法,我希望你們能夠理解我這樣做是為了錦城好。”胡海軍見眾人不說話,繼續說到。

“龍王殿的人呢?如果他們也同意你的做法……我就冇有意見。”沈重聲音低沉的說到,蒼老的手握著柺杖十分用力。

“龍王殿?他們人都不在這裡,我哪裡去找他們商量!?”胡海軍有些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

“冷淑、公山文軒、梁羅他們雖然不在,但有一位龍王殿預備役成員在這裡,我想他可以先代表冷叔他們說出意見。”沈重說道。

“誰?”胡海軍問道。

“去把張成請來吧。”沈重對身邊的下屬說到,一名年輕人迅速就跑了出去。

“張成?您老說的不會是當年中央軍部的那位自稱雷電法王的張成吧?聽說……他突然退役後就在錦城落腳了,也不知道在乾什麼。”胡海軍突然想起了什麼道。

“就是那小子,你們認識?”沈重有些詫異道,張成他聽說過,但雷電法王這稱號……。

“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而已,雷電法王四個字在靈能軍部中還是有些名頭的……嗬嗬。”胡海軍苦笑,有種一言難儘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