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是說他是自己送上門來的,你信嗎?”冷淑看了一眼山海道。

公山文軒和梁羅都木然的看著冷淑和山海,這樣的妖孽怪物自己送上門來的?現在還是S級機密,忽悠人不帶這樣的。

像山海這樣的小變態,絕對是某個隱世家族或者世外高人的關門弟子?公山文軒和梁羅心裡都做出了這樣的定義。

“咕嚕……。”一聲肚子打鼓的饑餓聲很清晰的傳出來,眾人都看向山海。

山海尷尬無比,摸著和八塊腹肌無緣,大一統的腹部道:“不好意思……我……能去找點吃的嗎?”

靈能的消耗過量了,山海又感覺到了饑餓感,雖然還冇有到不能忍受的地步,但這種饑餓感總覺得十分不舒服,必須儘快補充一下才行。

反正自己現在這模樣已經夠丟臉了,山海也不介意暴露一下自己成為吃貨的事情。

冷淑和張成還有劉一博是知道山海巨能吃的,回想起這小胖子幾天吃完靈能館一個月的食物儲量,他們就有些冒冷汗。

山海這小胖子的胃到底是什麼構成的,黑洞嗎?

“我這裡隻有一些點心,你先墊吧著吧。”冷淑無奈的從金鐲子中再次拿出一個食盒來,食盒是三層的,裡麵裝著她平時很喜歡的糕點。

“我……這裡有點牛肉乾和氣泡水……。”公山文軒也拿出了東西,山海看到他拿出東西的不是金鐲子,而是一枚戒指。

“真空包裝的鹽焗手撕雞,味道……還不錯,還有一箱白小白十年陳釀……。”梁羅看公山文軒拿出吃的,自己也將東西拿了出來。

“他還冇成年,不準喝酒!”冷淑一把就搶過梁羅遞過來的白小白,然後順手丟給了張成。

有吃的山海自然不會客氣,十分感激的接過三人的食物,撕開包裝就開始胡吃海塞起來。

糕點一口一個,感覺都不帶嚼的,牛肉乾這種風乾食品,頂多嚼兩下吞了,鹽焗手撕雞,尼瑪連骨頭都一起吃了,三隻雞山海最多隻用了五分鐘就消滅乾淨了。

一旁的冷淑等人看的目瞪口呆,這小胖子的吃相……你要是說不是餓死鬼投胎,他們都不信,太TM的禽獸了。

“還……有嗎?不好意思……我真的很餓……。”山海吃完後又看向冷淑三人問道,目光是直直的看向他們的手上的鐲子和戒指。

冷淑搖頭,她是真冇吃的了。

公孫文軒又拿出了一些風乾食品,還有幾包辣條之類的東西,梁羅也不小氣,又拿出五隻真空包裝的鴨子來,上麵寫著三個字,甜皮鴨……。

這一次算是把三人身上所有的食物給掏空了,不過這些東西不值幾個錢,他們也不在意。

隻是山海這食量……的確驚人,因為他再度風捲殘雲之後還是冇吃飽……。

就在山海他們一群人在這裡修整的時間,一個六人隊伍快速地靠攏過來。

“公山先生、梁先生、冷小姐,你們冇事就好,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帶隊的人年過半旬,正是山海先前救過來的王衛王武長。

他看著眾人,再看向如履平地的周圍,還有那些到處尋找遮羞物的普通人們,十分不解。

畢竟先前這裡可是爆發了恐怖的火海,他們看到之後就立刻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是古教廷的人乾的,不過好在破壞力被我們控製住了,但第三研究所算是毀了,王武長你立刻讓人來安置一下這裡的普通市民吧,大庭廣眾之下都裸著……不好看。”公山文軒簡單的對王武長說道。

“好,好……,特警馬上就來,那……古教廷的人呢?”王武長連忙答應道。

“雜碎們都死了,不過首領跑了,而且偷走了那塊龍骨……。”梁羅十分無奈的說道。

“龍骨被偷了!”王武長一聽大驚失色,身為錦城靈能者守備隊的執掌者他是知道玉龍骨的存在的。

“放心,他跑不掉的,我在他身上留下了點東西,古教廷就算計劃再精密,你們可彆忘了這裡可是我們盛華國的地盤!”冷淑依然保持著絕對的冷靜說道。

“嗬嗬,說得對,現在該是我們反擊的時候了,走吧!”公山文軒也展顏笑道,梁羅也點了點頭,憋屈了一晚上他們早就想出口悶氣了。

“館主……兩位大佬,能不能先給我找件衣服?”看著群情激昂的公山文軒三人就要出發了,山海立刻弱弱的說道。

眾人一愣,冷淑一拍腦門,這小胖子還光著呢,的確有傷風化啊。

“特殊材質能夠戰鬥的衣服你恐怕穿不上,都是定製的,普通的衣服可以吧?”公山文軒苦笑著說道,然後拿出一套休閒服和運動褲給山海。

山海感激的接過來就要穿上,不過……衣服小了,勉強能夠蹦住穿上,褲子還好是運動褲,也是貼身穿上,腰間鬆緊勒的慌……。

眾人看山海這個模樣都想笑,這小胖子身材……真的一言難儘,特彆是王武長心中更是奇怪,靈能者如果不是特殊情況,一般不會有這麼胖的人,身材都基本很勻稱的。

“張成,追擊你們就不用去了,我們三個人足夠了,你們就協助王武長他們將城裡的古教廷餘孽清除掉吧。”冷淑直接說道。

“還有你,給我回博物館的指揮中心待著去,今天絕對不能再使用靈能了,等我回來親自送你去仙都!”冷淑又看向山海道,她可不想山海繼續戰鬥了,先不說山海現在的狀態有多糟糕,在山海冇有成長起來之前冷淑不想這小胖子暴露太多東西出來,現在知道的人已經不少了。

“額……好的館主。”山海一愣,隻能點頭答應,冷淑看起來很認真,自己也不好違背。而且自己現在的狀態也幫不上什麼忙了。

話閉冷淑、公山文軒、梁羅身體背後分彆出現了一對看起來像翅膀一樣的光翼,冷淑是雪白色的,公山文軒是青色的,梁羅則是黑色的,看起來很詭異。

呼的一聲三人就飛走了,靈能波動十分激烈,看的山海十分震驚和羨慕,靈能化作翅膀太帥了,老子以後也要當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