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靠攏,用靈能護住身體,千萬不要讓其進入身體,洛凡!快點過來!”冷淑的聲音大吼道,血霧濃密到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雖然聽著很近但洛凡依然看不見冷淑他們,隻能循聲找了過去。

很快洛凡就在見到了冷淑他們,兩名和冷淑實力差不多的中年男子和冷淑背靠背,形成三角之勢,靈能結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三米直徑的靈能護盾將他們籠罩起來。

而張成、劉一博,還有三名實力相同的靈能者蹲在地上,他們身上都有傷,特彆是其中一人腹部有一個爪洞,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掏掉的,腸子都好像撕裂了。

張成隻有一些皮外傷,但劉一博左大腿上少了一大塊肉,動脈已經斷裂,雖然簡單止血了,但依舊有血液流出。。

不過受傷還不是最糟糕的情況,兩人的傷口處並不僅僅是流血那麼簡單,還有一層膿包一樣的東西在鼓動,看起來既噁心又恐怖。

“館主!”山海快速地進入冷淑他們三人形成的保護圈內,血霧一樣密集的溶血蠱在三人的靈能保護罩上撞擊著,發出滋滋的聲音。

“山海,這是一種用嬰兒煉製的蠱蟲,肉眼很難看清楚,劉一博和吳崢已經中招了,你看能不能將其傷口上的蠱蟲驅逐掉!”冷淑也不問洛凡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連忙說到。

“好……我試試。”山海也冇有猶豫,也顧不得旁邊還有幾個不認識的人,一團火苗就在隻見燃燒了起來。

熟悉的人當然是排在第一位的救助的,劉一博看到洛凡,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模苦笑。

山海一看就知道劉一博此刻肯定是痛的話都說不出來,也不多言,直接將火焰附著在他的傷口上。

隻見劉一博缺少一大塊血肉的傷口竟然蠕動起來,失去的血肉開始快速生長癒合,就連那些在鼓動的膿包都瞬間被燒成灰色飛回眨眼就消散掉了。

這一幕也同樣被周圍幾人看在眼中,他們都露出了震驚的目光。

用火焰療傷?如果隻是燒掉有毒物質還好說,可這不是啊,火焰竟然讓血肉重生不說,還驅除那些詭異的血膿包,效果比治癒係的水、木甚至光係還有用!

“冷淑……這是!”冷淑旁邊的一名帶著眼鏡的男子震驚的發聲道。

“什麼也彆問,他的身份訊息我已經上報龍王殿S級加密了,你知道規矩的!”冷淑非常直接的說到。

眼鏡男子張了張嘴,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凡,最後一個字也冇有再說。

其他人也都聽到了冷淑的話,也不再發出聲音。

山海看了冷淑一眼,也冇有問題什麼S級加密,現在救人要緊。

涅槃之火果然對溶血蠱有用,這讓山海心中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下了,畢竟在他的認知當中蠱蟲也應該算是一種生靈的存在。

不過既然溶血蠱能夠被涅槃之火給消滅掉,那就說明蠱蟲並不算生靈之類,至少溶血蠱不算。

“溶血蠱是由生靈被邪法煉製之後的產物,已經脫離了生靈的範疇,所以涅槃之火能夠將其消滅,如果你願意的話,這裡所有的溶血蠱你可以都消滅掉。”凰似乎知道山海在擔心什麼,十分不屑的說道。

既然得到了凰的證實,山海也冇什麼好擔心的了,用最快的速度將劉一博和吳崢給治好,最後還順便將張成、冷淑、眼鏡男子等人的外傷給恢複了。

除了冷淑三人,其他人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山海,畢竟火焰能夠來治傷,甚至還有這麼變態的效果,如果不是親身體驗他們甚至都不敢相信。

雖然他們都想問明白山海到底是什麼樣的靈能者,但龍王殿的S級保密條例他們是不敢違背的,所以隻能將滿肚子的疑問給硬生生忍住了。

“啊啊啊,救命我!”

“這……這是什麼東西!我的手……我的眼睛!”

“好痛啊!救命……。”

就在這是周圍的建築內出現了連綿不斷的痛呼聲從各個建築物中傳來,雖然看不見,但山海他們能夠清晰聽見這是人的慘叫聲。

“糟了!我們雖然能勉強擋住這些蠱蟲,但這周圍還有很多呆在家裡避難的民眾,他們擋不住這些蠱蟲啊!”眼鏡男子反應過來立刻說道。

冷淑冇有說話,冷豔的臉上眉頭深鎖,他們三人能夠擋住這些蠱蟲已經是極限了,根本不可能將這些蠱蟲給消滅掉,就更彆談去救助普通人了。

“館主,能不能帶我飛到空中去看看這蠱蟲紅霧的覆蓋範圍?”山海突然說道,既然自己的涅槃之火是這些蠱蟲的剋星,那自己就要想辦法將其消滅掉。

“公山文軒、梁羅你們先支撐一下。”冷淑直接對身邊的眼鏡男和另一名強者說到,也不等他們回覆,直接帶著山海一飛沖天,直接爬升到了幾十米的高空中,算是突破了蠱蟲紅霧的包圍。

眼鏡男叫公山文軒,另一個頭髮有些花白的瘦弱男子叫梁羅,兩人都冇有說什麼,加大了靈能輸出支撐著防禦盾。

不到三十秒鐘,冷淑帶著山海又從天而降回到了眾人身邊。

“蠱蟲紅霧覆蓋範圍為五百米,呈橢圓形,而且還在向周圍整體移動,雖然速度不快,但這裡也是人口密集區域,如果繼續讓它存在著,錦城將會死很多人,山海,你要是有辦法就趕緊的!”冷淑落地才說道。

“館主,我可以一次性將這些蠱蟲消滅掉,不過……可能會對周圍造成一定的破壞。”山海心中在計算著,然後有些難為的說道。

“破壞?什麼樣的破壞?”公山文軒有點狐疑的看著山海,一旁的梁羅也是,縱然這小子火焰詭異,但境界依然隻是靈徒,破壞力應該不大纔對,而且一個靈徒靈能有限,剛纔又給他們治療了一番,他能有多少力量來揮霍。

“小海……你不會是想……。”張成突然想起了什麼,嘴角抽抽,旁邊的劉一博也是如此,他們想起了第一次和山海見麵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