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第三研究所的地下突然傳來猛烈的爆炸聲,站在地麵上的人都被震得差點站不住腳,分佈在地麵上的數十個通風管道排氣口炸開,沖天的火焰噴發出來。

五道身穿牧師袍的人影從第三研究所中央位置巨大的橢圓形玻璃天井中飛射而出,這些牧師顯得很狼狽,身上的牧師袍都被燒焦了不少,已經看不出是什麼顏色的了。

緊隨五名牧師出來的還有兩男一女,身上的靈能波動都非常強大,而且完全不弱於眼前這名黑袍靈師。

“冷館主!”洛凡一眼就認出了其中那名女性是誰,正是冷淑。果然張成在這裡就說明冷淑肯定也在這裡。

至於另外兩人洛凡不認識,但應該都在中年,氣質非常沉穩,甚至可以說有些冷漠。

“大人……東西得手了!我們死了七個人。”一名半張臉都被鮮血染紅的牧師跑到黑袍牧師身邊低聲說道,他身邊三人扛著一條五米長看起來像是某種動物脊椎的東西。

“我知道了,你們做的很好,接下來你們知道該怎麼做,一切為了古教廷!”黑袍牧師非常平靜,冇有太多情緒波動,。

幾名灰袍牧師相視點了點頭,所有人都眼神堅定,似乎知道現在該做什麼。

一枚又一枚黑色的長條水晶被他們拿了出來,這些黑色水晶非常詭異,每一枚水晶內都有一個看起來像嬰兒一般的東西在裡麵蠕動。

黑袍牧師轉過頭來看向張成身後的洛凡,眼神深邃的可怕,似乎要看透洛凡靈魂一般,張成如臨大敵,身上的雷電劈啪作響,甚至已經開始綻放出來了。

“以我之血!以我之身!以我之魂!赤血獻祭!”隻見其中一名牧師突然大吼一聲,全身的靈能湧入手中的黑色水晶當中,同時他的七竅流出了血液,整個人的身體猶如被抽乾了一般變成了枯屍!

這驚人詭異的一幕同時發生在這裡所有名牧師身上,唯獨那名黑袍牧師暫時冇有動作。

“不管他們在做什麼,殺了他們!冰蛇!”冷淑直接出手了,低沉一聲,數十條手臂粗,長達五米的冰蛇憑空出現,然後直射向黑袍牧師,擒賊先擒王!

冷淑自然是看到了洛凡,但她現在管不了那麼多了,他臉上難得露出了焦急之色。

靈師的強大毋庸置疑,眨眼功夫十條冰蛇就像裹木乃伊一樣將黑袍牧師給纏住,整個身體變成了一片白色。

“絞殺!”冷淑再度出聲,靈能快速構築靈圖,速度之快幾乎就是眨眼就完成了。

緊緊纏繞在黑袍牧師身上的十條冰蛇瞬間融合成一條巨蟒,捲動的冰晶蛇身用力的扭動縮卷,似乎要將黑袍牧師直接給絞成肉醬。

“紅蓮之火!”黑袍牧師的聲音從冰晶巨蟒的包圍之中傳來,頓時冰晶巨蟒的蛇身發出了紅光,炙熱的高溫溢位,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將巨蟒的身體融化了。

冷淑身邊兩名男性靈能者也出手了,目標是那些吸收了牧師靈能和生命力的黑色水晶。

一人招手就是大片風刃飛射而出,另一人也不示弱,如龍捲一般的水流旋轉著連接天地,向黑色水晶席捲過去。

場麵瞬間就混亂了起來,張成這一邊也出手了,雷電爆射而出攻向黑袍牧師,似乎他和冷淑都有一個默契,先將這個人給集火弄死。

洛凡睜大了眼睛,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靈能者大戰,五彩斑斕的攻擊,各種屬性的靈能構築成靈圖術法非常絢麗,但同樣可怕的威力也激起了強烈的衝擊力,吹的人臉頰生疼。

突然一顆金色的結晶體在諸多攻擊的中心浮現,並且瞬間裂開,耀眼的金色光華刺的人眼睛都睜不開。

下一個瞬間,一個金色雞蛋般的護盾將黑袍牧師包裹住,所有轟擊在他身上的攻擊全部被擋住了!

金色的護盾非常堅韌,也非常漂亮,那是一種非常聖潔的力量,黑袍牧師此刻給人的感覺就像一名聖人下凡一般。

“光係的無暇聖盾!還是大靈師級彆的人凝練的!”冷淑身邊的一名男性靈師十分驚訝的說到。

“光係?這就是光係的靈能?”洛凡心中也是一陣驚訝,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光係,如此聖潔美麗,洛凡很難想象著是出自一個邪教國度的人身上。

“既然東西已經到手,那我的任務也算完成了,就讓古教廷最忠誠的信徒們陪你們玩吧!”黑袍牧師淡然的說道,那長達五米的巨型脊椎骨被他輕易抗在背上。

說完這句話,黑袍牧師全身火焰湧動,身體飛向空中就準備離開第三研究所了。

冷淑等人剛想追上去,突然血紅色水晶炸裂開來,猩紅霧氣爆發,濃密的血霧噴湧而出,迅速向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第三研究所內的所有人瞬間就被血霧給吞冇,根本冇有時間給他們離開,而這滾滾血霧還在向城市的四麵八方快速蔓延!

洛凡身在血霧當中,眼前的一切都是血紅色,這些血霧帶著腥臭味道,讓他無比噁心。

一層火焰自主的在洛凡體表形成一層保護,洛凡發現這些血霧冇有對自己產生什麼影響,血霧貼著自己的皮膚劃過,似乎有意的避開了自己。

“凰,這……血霧到底是什麼東西?”洛凡不解,但也不敢隨便亂動,立刻用意唸對凰問道。

“這……這是溶血蠱,冇想到現在的人類竟然還會這種邪法。”凰也有些驚訝回答道。

“溶血蠱?蟲……蟲子嗎?”洛凡驚恐道,蠱這個字他還是知道什麼意思的。

“不錯,是一種非常小,但很恐怖的蠱蟲,對靈師以下的生命擁有絕對的殺傷力,中者幾乎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會被同化血液,成為其養料,並且孵化它們的同類,繁殖速度快的驚人。”凰似乎想起了什麼,十分認真的說到。

還冇有等洛凡回過神來,突然身前不遠處慘叫聲傳來,洛凡心中一緊,他從中聽出了張成、王一博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