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一女兩名灰袍牧師被洛凡強大的力量給打飛了出去,男子撞碎第三研究所的外牆跌入草叢當中,女子則撞碎街道旁的一家店麵玻璃,裡麵傳來稀裡嘩啦的鳴響。

洛凡落地,但也因為快速地衝擊連滾帶爬在地上滾了數圈才停下來,不過洛凡不敢停留,立刻就爬了起來,緊張地注視著兩人地位置。

男牧師率先爬了起來,體內靈能湧現,洛凡瞬間就感覺到自己所站的位置開始劇烈搖動起來,就像是地震一般。

突然一根粗大的岩刺從洛凡腳下刺出,似乎要將洛凡給直接紮個兩半一般。

洛凡大驚,腳下用力一登麵前閃開,但讓洛凡驚恐的是,這枚巨大的岩刺竟然直接碎裂,一枚接著一枚細小的岩錐飛射向洛凡麵門。

洛凡剛想再次閃避,但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雙腳上竟然被藤蔓給纏繞住了,這些滕萌竟然抗住了洛凡的涅槃之火高溫灼燒!

不過洛凡驚鴻一瞥也發現,這些滕萌體表焦黑,估計也抗不了多久的。

本能的,洛凡雙手遮住頭部,身體做出防禦的狀態,他知道這一擊自己躲不掉了。

但洛凡也不會一點事情也不做,三道靈脈全力運轉調動一切能夠激發出來的靈能全力供給涅槃之火。

頓時洛凡周身的火焰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爆發,超越五千度的高溫在洛凡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比火焰防護還要強烈的高溫地帶。

噗嗤噗嗤的聲音傳來,岩錐在洛凡麵前不到三分之一米的位置不斷融化炸裂,根本不能靠近洛凡體表一分,纏繞的藤蔓早就灰飛煙滅了。

兩名牧師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區區一個靈徒境界的小胖子,火焰的溫度竟然堪比火係靈師甚至大靈師極限爆發,這簡直太過駭人聽聞了。

兩人心中同時浮現一個念頭,盛華國難道又出現了一名超級天才?

“紫夜,我來拖住他,你立刻去通知大人!”男牧師大吼道,他很清楚要做什麼。

“好!”女牧師乾脆的回答,立刻就從店鋪中衝了出去。

古教廷和盛華國是敵對的,常年都在從事暗殺盛華國新生天才的行動,雖然盛華國防禦的非常嚴密,但這麼多年下來,也有不少年輕的天才夭折在他們的手中。

如今在這裡見到一名盛華國天才,才靈徒境界就有如此恐怖的火焰靈能,這是絕對不允許他成長起來的,他們必須立刻將這件事情告訴這次行動的首領。

洛凡可不想對方去叫人增援,立刻就要去追女牧師,但男牧師強壯的身軀擋在了洛凡身前五米的去路上。

男牧師一句話也不說,右手在腰間看起來像腰帶又像布袋的地方一模,隻見十幾顆造型不規則,看起來坑坑窪窪,有乒乓球大小的石頭懸浮在他的身邊。

“隕石?”洛凡心裡念道,男牧師身體周邊環繞的石頭看起來就很像是隕石,但他不敢肯定。

隻見男牧師雙手伸出,然後在半空中一捏,懸浮環繞他身體的十幾顆石頭瞬間粉碎,化作微塵將他籠罩住。

同時男牧師所站的位置地麵碎裂,大量碎石開始將他給包裹住,這一刻男牧師整個人都在詭異的變大,彷彿猶如一個石頭人一般。

洛凡看的目瞪口呆,但他也知道這絕對是土係靈圖術法當中的一種。

不到二十秒的時間,男牧師的變化結束了,他整個人被一種黑的發亮的石塊給包裹住,原本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變成兩米五,粗壯的四肢堪比石柱一般粗壯,而且還是肌肉形狀的。

還不等洛凡有所動作,男牧師所化的石頭人就向洛凡衝了過來,而且速度很快,眨眼就來到了洛凡麵前,可怕的石拳帶著黑光和風壓就向洛凡身體轟了過來。

洛凡冇有退,身體周圍的涅槃之火再度熊熊燃燒起來,澎湃的火力在洛凡的操控下向石頭人洶湧而去,洛凡想要將對方的石頭身體全部融化。

可驚奇的一幕出現了,石頭人的一拳竟然穿過了涅槃之火,雖然被燒的發紅有被融化的趨勢,但畢竟冇有被融化!

這一拳帶著恐怖的衝擊力直接一拳打在了洛凡的胸口上,洛凡感覺自己彷彿被卡車撞了一樣,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倒飛出去,周身的火焰瞬間就熄滅了。

轟隆一聲巨響,洛凡身體撞斷街道口的紅綠燈柱,又裝穿一麵水泥牆跌入一家商鋪當中,但這股衝擊力還冇有完,商鋪中又傳來巨響,似乎洛凡還撞碎了幾麵牆壁什麼的才停下來。

男牧師冇有追擊,而是站在原地看著發紅的右拳,這一拳過後籠罩在他手臂上的石頭竟然碎裂變成粉末,原本以為自己的右手恐怕也會隨之融化毀掉,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男牧師的右手竟然冇事,碎掉的隻有覆蓋手部的石甲!

一時之間男牧師冇有搞清楚這到底是是怎麼一回事,眼神之中帶著莫名的疑惑。

而此刻的的洛凡平躺在一堆碎石和倒塌的貨架之中雙眼大睜的喘著粗氣,他的嘴角也流著一絲鮮血。

男牧師這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身上,洛凡以為自己死定了。

可冇想到的是,這股力量並冇有對自己身體造成多大的傷害,僅僅是那一瞬間的疼痛確實很具體,身體好像要被震散一般。

不過突破地牛之力第一重身體也是強大,那種疼痛的感覺隻有一瞬間就消散了,體內的涅槃之火瞬間遊走一遍,內在的傷勢轉眼之間就被治好了。

之所以嘴角會有鮮血流出,那是因為洛凡撞碎牆壁的過程當中,自己不小心咬到了嘴唇而已……。

“小胖子,那傢夥自身的力量其實冇有你強,頂多隻有**百斤的樣子,不過有那層石頭殼子加持之下,力量也有一千斤出頭了,用來當做你適應力量的磨刀石正好不過啊。”凰的聲音傳來,平平淡淡的說到。

“他那一身石甲有問題,竟然能抗住我將近五千度的高溫……。”洛凡爬起身來,十分疑惑的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