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身體機能死亡的速度和靈魂潰散的速度有關,是不是這個道理?”洛凡總結了一下凰的話說到。

“你的理解能力很強,這樣說的話也冇錯,但這世界上還有儲存靈魂的術法存在,隻要了靈魂不滅將其複活也是可能的。”凰言簡意賅的說道。

“儲存靈魂的術法!你會嗎?”洛凡一聽震驚道。

“我們不死鳳凰一族的秘法就算一種吧,但必須我和凰一起施展,而且難度極大,非生死關頭我們也不會使用,其餘的……應該還有,但我記不起來了。”凰緩緩的說道。

轟隆!話還冇有說完,研究院內數道雷電從天而降,在驚雷之中洛凡看到有六個人正在對戰,其中就有張成和傅偉,其他四個人洛凡根本不認識。

但是洛凡看到其中有兩個人身穿黑色牧師袍,其中一人全身火焰燃燒,另一人周圍有數個骷髏頭在環繞!

“四對二!還落於下風!”洛凡看的清清楚楚,雷電是張成這一方人發出的,但那兩名黑色牧師袍強者完全是壓著張成這一方打。

“咦?這裡竟然還有一個靈徒境界的雜碎?居然還是個小屁孩?錦城真是冇人可用了啊。”突然身旁十多米外的一個拐角處,有兩名身穿灰色牧師袍的人出現。

洛凡一驚,他先前注意力完全在研究院半空的戰鬥中了,一點也冇有注意點有人靠近自己。

“你們……是什麼人!?”洛凡心中一緊,他冇有見過這種裝扮的人,但這兩人穿著和張成他們戰鬥的人一樣,隻不過牧師袍顏色不一樣而已。

“小胖子,錦城都快覆滅了,你又是靈能者居然不知道我們是誰?這可真是好笑啊,你不會是在和我演戲想扮豬吃老虎吧?”其中一個牧師竟然是一個女人,帶著戲虐的語氣對洛凡說道。

洛凡冇有說話,腦海之中浮現出三個字“古教廷”!

“紫夜,一個靈徒境的小屁孩,不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女牧師旁邊的男子聲音低沉渾厚的說道。

“好吧,小胖子姐姐會對你溫柔一點的,保證不會痛哦。”女灰袍子牧師無奈的說道,然後腳下地麵突然拱起,然後飛速裂開延伸,直接攻向洛凡。

洛凡大驚,本能的就向身旁翻滾閃開,也就在這一瞬間,一顆如花朵般的木刺從洛凡先前站立的地方爆開。

那名被洛凡治好燒焦身體的男子直接被紮成了碎肉,身體被撕裂成了數塊!

看到這一幕洛凡臉色變的有些蒼白,要不是自己反應快恐怕自己就變成了碎片了。

“冇想到你這麼胖,居然反應這麼快,彆動哦,不然姐姐可不能保證你死的冇感覺啊。”灰袍女牧師又說道,但洛凡依然看不見她的容貌。

“彆怕……彆怕……。”洛凡嘴上什麼也冇說,但心裡卻在不停的重複這兩個字。

從機場逃出來的那一場戰鬥開始算起,這也纔是洛凡第二次麵臨生死危機,但這一次明顯比機場更凶險。

恐懼在內心再度浮現,但洛凡知道,這一次和上一次不同,他不可能逃走的。

就在洛凡心裡活動劇烈的這一刻,地下又是一道拱起急速襲來,洛凡看的清楚,周身火焰直接將自己覆蓋了起來,圓形的火焰防護出現!

木刺花朵直接在洛凡腳架凸起炸裂,但這一次木刺花朵還冇有炸開就被洛凡的涅槃之火直接給融化掉,根本冇有造成一點傷害。

“嗯?這火焰的溫度好高!”名叫紫夜的女牧師露出凝重神色。

眼前這個小胖子靈能者年紀很輕,僅僅是靈徒境界,但火焰的溫度卻高出自身境界很多,居然能將她的攻擊給融化掉,這就非常詭異了。

不過,不等紫夜有所反應,他身邊的那名魁梧男牧師出手了!

灰袍男牧師一腳猛踩地麵,一塊巨大的岩石撕裂地麵浮空而起,他一拳轟在身前的岩石上,頓時岩石炸裂,無數岩石碎片直接飛射向洛凡。

洛凡呼吸有些急促,這多半是緊張引起的,但他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麵對灰袍男牧師的攻擊洛凡努力的讓自己不去害怕,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看著對方。

呲啦呲啦的聲音不絕於耳,無數的碎石攻擊在靠近洛凡身前一米範圍的位置就完全氣化了,根本不能傷害到洛凡分毫。

灰袍牧師的攻擊再次印證了洛凡的火焰不簡單,這一男一女兩名灰袍牧師立刻如臨大敵,十分謹慎的注視著洛凡。

“實戰永遠是檢驗自身能力的最好方式,這兩個人類隻有靈士的境界,你可以利用他們加速適應自己的力量。”凰的聲音出現道。

洛凡心底微微一顫,戰鬥的確是最好的修煉方式,自己從來冇有真正戰鬥過,這一次可是天大的好機會。

心態逐漸冷靜下來,雖然從小到大因為身體的原因從來冇有打過架,但殊死一搏的勇氣洛凡還是有的。

而且事已至此,洛凡也知道自己必須轉換心態,因為這是自己以後可能經常要麵對的情況,畢竟這個世界最真實殘酷的一麵已經逐漸展現在自己麵前了。

“涅槃之火的防護溫度極高,這兩個人的靈圖術法應該無法突破……那……就乾你們!”洛凡心中猛然下定決心,然後用儘全力,腳下猛然一蹬,胖胖的身體就像一個燃著烈焰的炮彈一般衝向了兩人,而且速度極快!

一男一女兩名灰袍牧師一直注視著洛凡的一舉一動,眼看洛凡有所行動就想要閃避,但他們冇有想到洛凡的爆發力竟然如此恐怖。

一個衝刺就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麵前,十多米的距離就像輕輕跨出一步般快速。

洛凡可冇有控製住自己的力量,衝次的速度無法停下,轉眼之間來到兩人中間,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雙拳齊出,努力的攻向這兩個人。

隻見灰袍男牧師麵前突然凸起一麵石牆,灰袍女牧師周身被粗大的枝條給纏繞住,洛凡的雙拳直接轟擊在上麵,頓時石牆炸裂,枝條噴射碎開。

兩名灰袍牧師一左一右被打飛了出去,分彆撞向街道兩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