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行人就是王武長帶領的錦城靈能者守備隊第一大隊,但此刻退到博物館臨時指揮中心的隻有五個人!

進入博物館內,裡麵的展品已經入庫封鎖,現在這裡堆放的都是軍需物品,特彆是槍支彈藥居多,還有一部分靈能者使用的靈能石和特殊療傷輔助之類的東西。

沈重杵著柺杖火急火燎的走了過來,那名跟在王武長身邊的女子一看到沈重就激動的說道:“沈老您也來了!”

“錦城都這個樣子了,老夫那裡還坐得住!王茜你父親的情況怎麼樣?”沈老明顯認識眼前女子和王武長,十分關心的問道。

“情況很糟糕,對手是一名古教廷黑袍神父,而且是半步大靈師境界的強者,特彆是其風係靈能中竟然含有腐蝕性劇毒,非常恐怖。我爸隻有靈師中級實力,他和戰友們拚命纔將其擊殺,但也遭到了那人瀕死反撲。”王茜本來冰冷的雙眼之中帶著一絲悲意。

沈老麵色有些凝重,他是久經沙場的老人了,自然知道王茜這話中之意,王武長能越級殺了對方,不僅他自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帶著的隊員恐怕也是死傷慘重。

沈老冇有再問,走到王武長麵前仔細觀察,眉頭也微微皺起。

王武長的女兒王茜是木係靈能屬性,具有很強的骨肉內臟治癒力效果,如果不計靈能的耗損,甚至可以消耗大量靈能讓患者斷肢重鑄,內臟修補,這也是木係治癒力的強項。

但木係治療靈能在解毒方麵是弱項,隻有水係在解毒方麵比較強,甚至能清洗對方殘留的一些靈能屬性附著。

可整個錦城靈能者守備隊中,隻有兩名具備治療之力的靈能者,其中一個水係的現在還不在這裡……。

說話間,去拿物資的人已經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

王茜也不多說什麼,將一個個瓶子打開,然後將裡麵的白色液體、綠色液體統統倒在王武長腐爛的肌膚上,最後還給他喂下了幾粒藥丸。

藥效的確顯著,王武長腐爛發黑的肌膚竟然冒出一絲絲青煙,濃烈的夾雜著血腥味的臭氣撲麵而來,除了王茜,周圍的人包括沈老都捂住了鼻子。

“啊啊啊!”似乎被藥物刺激王武長竟然醒了過來,但劇烈的疼痛讓他雙眼充血,慘叫連連。

不過王武長腐爛的傷口處流出了一些黑血,王茜也不管父親是否在痛苦慘叫,見機立刻將大量淡綠色的靈能注入到王武長的體內,隻見王武長潰爛的傷口有種癒合的趨勢,但很快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再度腐爛……。

“啊啊啊啊!”王武長髮出的慘叫聲更為恐怖了。

眼前這一幕看的沈老眉頭緊皺,王武長的傷處不斷潰爛又癒合,這個過程當中的確有毒物排出,但這個過程對於王武長來說絕對是生不如死的。

王武長也是一個狠人,這一次慘叫聲並冇有持續多久他就強行忍了下來,但身體崩的很緊,而且像痙攣一樣不停的顫抖。

王茜的臉色也相當難看,指尖的靈能變的極其微弱,最終也完全消失了,這也是靈能消耗過多的表現。

“不行……,體內的毒隻清楚了一小部分,再來!”王茜焦急的看著眼前的父親。

王茜捏碎一枚靈能水晶瘋狂吸收逸散的靈能,然後又拿起藥物準備倒在王武長的身體上。

突然王武長右手直接抓住了王茜準備倒藥的手臂,微弱顫抖的聲音說道:“夠了……彆為我……浪費藥物……和靈能了。”

“爸!我如果現在停下來你堅持不了幾個小時的!你再忍一忍,我一定會將你體內毒素驅除掉的!”王茜十分堅決的說道。

“王茜,彆再繼續了,你這樣就算可以幫王武長排出一點毒素,但並冇有根治他體內的劇毒,毒素還是會死灰複燃的,而且繼續下去他會非常痛苦,如果意誌力崩潰,就算救回來了那也和死了冇區彆!”沈老也不忍的說道。

王茜緊咬著嘴唇冇有說話,但嘴唇都被咬出血來了,被王武長抓著的手在顫抖著。

很顯然她身為一名靈能者,還是一名具有木係治療係靈能屬性的靈能者,王茜自然十分清楚沈老的意思是什麼。

先不說毒能不能驅除,王武長意誌力一旦崩潰,這對於靈能者來說和腦死亡冇有區彆,可現在什麼也不做,自己的父親也堅持不了幾個小時,到時候一樣是必死的結局。

王武長緩緩的鬆開了王茜的手,然後用儘力氣側頭看向沈老道:“沈老……我今日可能難逃一劫了,但錦城還在水深火熱之中……這裡就拜托您了……。”

“放心吧,拚著殘軀老夫也定不能讓古教廷的瘋子們將錦城給毀了!”沈老點點頭堅定的說道。

王武長點了點頭,眼中露出感謝的神色,然後看向王茜道:“小茜,從現在開始……錦城靈能者守備隊……全部聽從沈老指揮,這……是命令!”

王茜微微一愣,然後神色變的堅定起來,淚水在眼眶中打轉道:“是!”

與此同時,一輛疾馳的裝甲車護送著一輛大巴車開進了博物館內。

裝甲車上下來一名女軍官,她一下車就立刻大喊道:“有醫生嗎?快來幫忙,我帶了很多傷員過來!”

博物館內立刻衝出來十幾名護士和醫生,他們早就在這裡嚴陣以待了。

一名名傷員從大巴車和裝甲車上被抬了下來,其中有市民、有警察和消防員,甚至還有靈能者守備隊的幾名成員。

“咦?這是機場中心醫院的李主任!”一名趕來急救的女醫生認出了李醫生,有些驚訝的說道。

在這裡的人都知道機場、電站之類的地方是第一波遭受最嚴重攻擊的地方,那裡的人恐怕冇有太多逃生的可能性。

“這位醫生好像是被一個靈能者救出來的,諾,就是那邊的小胖子。”旁邊幫忙的特警指了指幾米外另一個擔架上的山海道。

“他……是靈能者?你冇搞錯?”女醫生看了看山海,這小胖子看起來都有兩百斤了,靈能者能長這麼胖的她還是第一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