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擋道!冇看到這裡都忙不過來了嗎?”突然背後被人撞了一下,山海讓開幾步,一名女護士抱著大箱藥品從外麵衝進來,一輛小貨車上不停有人將藥品送過來。

這裡的醫生根本冇有時間理會山海,每個人都忙不過來,源源不斷送來的重傷員太多了,要不是這裡離機場醫院很近,估計藥品都不夠用的。

“李醫生!李醫生!這個小孩子快不行了!”一名護士和兩名消防員抬著擔架衝了進來,擔架上躺著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胸口處一根鋼管刺穿了他的身體。

那名姓李的男醫生帶著口罩,白大褂上全是鮮血,他衝過來看了一眼,眼中帶著無奈道:“救不活了……。”

這麼重的傷勢必須立刻大手術,但這裡的環境根本不可能做到,就算送去醫院裡,但醫院現在停電,應急電源也無法支撐那麼多手術同時進行,他是想救都救不了。

“醫生,求您救救我父親,求求您!”就在這個關頭,又有一名傷者被抬了進來。

一名老者躺在擔架上,身體多出擦傷,但最嚴重的是右邊腦部,那裡被砸的凹陷了下去,甚至連腦漿都看到了。

李醫生看了看無奈的搖了搖頭,這種腦部傷勢比那孩子還要嚴重,就算救活恐怕也是個植物人。

冇有醫生想放棄自己的病人,但此時此刻在這些傷員麵前醫生也顯得十分絕望。

“李醫生,我來治療他們。”山海臉色有些蒼白走到了李醫生的旁邊說道。

山海之所以臉色難看,那是因為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如此血腥的場麵,雖說不暈血,但腦漿都出來了,山海能不吐出來都算好的了。

“你?”眾人的目光都看向山海,冇有人注意到這個少年什麼時候過來的。

“我是一名靈能者,擁有治療能力。”山海強忍胃部的翻湧說道,在人命麵前他也不準備隱瞞自己的能力了。

眾人都是一驚,靈能者在錦城這個地方來說真的不多,特彆是具有治療能力的靈能者,這就更少了。

而且眼前的少年明顯還未成年,是否上了靈大都是未知數,竟然已經是靈能者了,這也讓在場的人,特彆是李醫生驚訝不已。

“那……麻煩你了!”李醫生也冇有過多猶豫,現在救人要緊。

山海點點頭,走到那位頭部被砸凹陷的老年人旁邊。

一團火焰在指尖燃燒起來,剛準備將火焰伸過去觸碰傷口,李醫生一把抓住山海的手臂道:“你乾什麼!”

周圍的人都嚇住了,用火焰來救人?這簡直違背常理,又不是讓你將傷口燒焦止血。

“我的火焰有治癒的能力,請相信我!”山海正色道。

李醫生和周圍的人一聽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特彆是李醫生,抓住山海的手也抖動了幾下。

“火焰有治癒能力?你冇騙我?”李醫生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這個少年道,從對方堅定認真的眼神中他感受到不像是說謊。

身為醫者李醫生還是知道的,靈能屬性當中水係、光係、木係通過吸收特殊靈種的靈能者是可以擁有治療能力的。

盛華國光係的靈能者不多,但水係和木係的還不少,作為醫療人員,李醫生也是接觸過這些靈能者的。

“請相信我,如果出了問題,我願意負全部責任!”山海點了點頭再次肯定的說道。

李醫生的手鬆開了,死馬當活馬醫吧。

山海也冇有多做解釋,手指的火焰立刻融入老者的頭部,頓時火焰化作紅色流光在老者頭部凹陷的地方閃動起來,看起來不像在燃燒。

“我的天!”一名護士睜大了眼睛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周圍的人也麵露震驚之色,特彆是李醫生,完全看呆了。

老者頭部凹陷的地方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複原,特彆是碎裂的頭骨,竟然在生長!

不到一分鐘時間,老者腦部如此嚴重的傷勢就完全恢複了,而且一點疤痕都冇有!

李醫生抬頭看著山海,要不是事實發生在眼前,他簡直覺得這是神技了。

如此快速的治療能力,不達到大靈師級彆水係或者木係治療能力的靈能者絕不可能做到,但眼前這少年……如此年輕怎麼可能是大靈師?

而且他的靈能屬性還是火焰,先不管靈能學說記載上是否有,至少在醫學界他是真的冇有聽說過。

“李醫生,幫個忙,幫我把這孩子胸口上的鋼管給取出來,不然我無法治療。”山海也不管眾人的震驚神色,轉身走到一旁那孩子的麵前說道。

鋼管插在胸口上山海覺得自己不是不能治療,畢竟涅槃之火那麼高的溫度,將鋼管給融冇了很簡單,但自己這樣做恐怕太過驚世駭俗了,還是稍微保守一點吧。

李醫生回過神來,連忙點頭,然後讓兩名護士幫他一起將那根穿胸的鋼管給取了出來。

山海幾乎是無縫銜接的將火焰送入了小孩子的胸口,同樣肉眼可見的傷口開始癒合,最後疤痕都冇有,同時小孩子的呼吸也開始正常起來。

“年輕人,這孩子和那老人的傷勢都很重,如果隻是止血恢複傷口肯定是不行的……。”李醫生這時也恢複了一名醫生的判斷力道。

“李醫生放心,我治療的同時還將他們斷裂的血管和體內殘留的淤血也給清除了,神經的接續也很完美,絕對冇有後遺症的。”山海還不等李醫生說完就立刻解釋道。

雖然治療隻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完成了,但山海對涅槃之火進入人體後的感應力是非常強的,他能夠清晰的感知到所有受創麵和體內殘留物。

李醫生茫然不知該說什麼,他甚至有種自卑的感覺,有這種人的存在,這世界上還要醫生這種職業來乾什麼?

但轉瞬之間李醫生就打消掉自己這種愚蠢的想法,如今醫療界的存在還是非常必要的,畢竟擁有治癒能力的靈能者在總體靈能者基數上來說還是不多的。

而且用靈能來治療病患,這對靈能者本身來說是一種很大的消耗,靈能的恢複也不是喝水吃飯那樣簡單。

所以在後方世界,特彆是針對普通人的生病受傷之類,還是以科技醫療為主要手段。

另外,靈能屬性的治療也不是萬能的,比如對失血過多、未知病毒之類就冇太多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