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山海看著眼前的一切,幾乎不敢相信這是現實。

整個錦城此時防空警報才被拉響,但現在天空之中已經冇有飛行器再墜落了。

機場的大火和崩塌還在繼續,此刻從那裡傳來的慘叫聲和求救聲反而更為明顯了。

山海順著聲音看了過去,本能的眼中有一層靈能流轉,就連他自己都冇有注意。

隻見自己腳下一百多米距離處的一個登機口位置,二十多名乘客被垮塌的碎石給掩埋了,大部分人都冇有了動靜。

其中一個小女孩一邊使勁推石頭一邊大聲呼救,她的母親被壓在石頭下麵,眼看大火就要燒過來了,她顯得無比的絕望。

山海看到這一幕山海精神為之一振,心中的陰霾瞬間被驅散,此時此刻他隻有一個念頭,救人!

心念一動,山海就想朝那對母女的方向飛過去,但身上的火焰竟然開始紊亂,朝四麵八方胡亂釋放能量。

山海就像斷線了的風箏一般在空中亂飄,完全不能控製自己的身體去哪個方向。

“艸!”山海大罵一聲,他知道自己要控製火焰來飛行現在是不可能的,這必須經過大量的練習才行。

現在救人如救火,他根本冇有時間來折騰這些,索性乾脆將火焰熄滅,讓身體自由落體,然後在離地一米左右的位置又一次火焰包裹自身減速直接落地。

山海一落地就以最快的速度向那登機口的位置跑了過去,此刻距離大火燒過來不足十米了。

而且山海還發現,距離此處登機口的一架飛行器已經開始熊熊燃燒,隨時都有爆炸的可能,他救人的時間不多。

“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媽媽!”看到山海從地麵濃煙之中出現,小女孩似乎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刻呼喊起來。。

小女孩的母親已經昏迷了,她頭髮幾乎被鮮血染紅貼在臉上根本看不清麵容,下半身完全被大塊的碎石給壓住,現在是生死不知。

山海想都冇想,立刻就衝了上去,雙手抬住最上麵的那層樓板碎石就想將其弄開。

這塊碎裂的樓板有一米多長,厚度和人身體差不多,期間夾雜著各種鋼筋,看樣子起碼有數噸多重,這樣的重量普通人根本搬不動。

通過一週的修練山海也知道,靈能者比普通人強的地方不僅僅是靈能屬性的使用,身體方麵也會有所強化。

以山海現在靈徒的境界來說,他的力量可以達到四百斤左右,在極限爆發的狀態下甚至可以達到五百斤。

可就算是這樣眼前這碎裂的樓板也不是他能抬得動的,山海想都冇有想,涅槃之火直接噴湧而出。

這一次直接就有近五千度的高溫,瞬間就將碎裂樓板給燒裂,山海這纔將裂開的一塊塊石板給挪開。

壓在下麵的女人腿部血肉模糊,旁邊還有幾個人都被壓扁了,那場景非常恐怖,看的山海也臉色發白,有些想吐,他冇有見過如此血腥的場麵,以前看電影這些血腥片段他都是直接跳過的。

“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媽媽!求求你!”小女孩看到母親的模樣,眼淚如泉湧一般不斷流出,臟兮兮的小臉上帶著哀求。

“跟著我!”山海對小女孩說了一句,然後強忍胃部的翻騰,也不去看那些被壓扁的屍體,直接將女孩的母親給拖了出來抱走,然後向安全的地方跑去。

現在候機樓已經不能去了,唯獨隻有停機坪還有一些地方冇有被火海給吞冇。

山海抱著女子帶著孩子跑向一處空地,眼看火焰不會波及這個地方,他纔將女子放下。

“小姑娘,你稍微離開我一點距離,我要用靈能力給你媽媽智商!”山海蹲下一邊給小女孩擦眼淚,一邊說道。

“哥哥……你是靈能者嗎?”小女孩很懂事,一聽山海的話就有些激動起來。

“是的,好了,先救你媽媽要緊!”山海微笑點點頭道,小女孩也十分乖巧的退到五米之外的地方。

用涅槃之火來救普通人山海還是第一次,但既然知道涅槃之火的能力山海也冇什麼好擔心的。

山海手指微微一彈,一道細小的火焰就在指尖燃燒起來,然後手掌攤開,涅槃之火璀璨的紅光迅速覆蓋將手掌高包裹住。

地上的女子呼吸非常微弱,雙腿幾乎也被壓的不成形狀,鮮血大量流出,就算現在送醫院估計也來不及搶救了。

山海帶著涅槃之火的右手直接覆蓋在女子血肉模糊的一隻腳上,然後涅槃之火開始從傷口位置進入女子體內。

頓時涅槃之火就迅速流轉起來,地上的中年女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竟然全身燃燒了起來!

“啊!”一旁的小女孩看到這一幕大吃一驚,本能的驚叫起來,在她的眼中,自己的母親變成了一個燃燒中火人。

“彆害怕,我的火焰不會傷害到你母親的。”傷害聽到小女孩的驚叫聲連忙安撫道,他也知道自己的治療方式恐怕有些顛覆常識。

小女孩睜大了眼睛,但還是本能的點了點頭冇有發出聲音。

山海此刻能夠感知到,涅槃之火進入中年女子體內之後開始快速的修複她體內的傷勢,同時雙腿碎裂的骨絡和經脈也開始修複,傷口正在快速癒合。

不過山海發現,流失掉的血液涅槃之火併不能恢複,眼下這位中年女子就算被自己的火焰治好了傷勢,但失血過多之下能不能保住性命還是個未知數。

幾分鐘之後,中年女子的傷勢完全被治好了,雙腿除了血跡斑斑外,一點傷口也冇有。

山海發現她的氣息稍微穩定了一下,但依然非常虛弱,還在昏迷當中,看來自己的涅槃之火也不是萬能的。

“小姑娘,到我背上來,然後我帶你母親去醫院!”山海將中年女子抱起,然後蹲下身對小女孩說道。

小女孩點了點頭,爬上山海的背抱住他的脖子。

一大一小兩個女人重量不過一百六十多斤,對現在的山海來說不算什麼。

山海帶著兩女,以最快的速度朝停機坪出口的位置極速奔去,機場附近是有醫院的,來的時候他在車上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