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夜過去,山海根本無心睡眠,他並冇有一晚上都去練習火球術的靈圖,因為火球術實在太簡單了。

來自靈魂認同的涅槃之火可以輕易做到心隨念動,一個初級靈圖勾勒成型很簡單,山海隻嘗試了幾次就做到了火球術外放。

隻不過山海知道自己的這個火球術根本冇有攻擊力,打在生命體身上隻能起到簡單的治療作用。

不過通過火球術的靈圖,山海發現自己的靈能有種連綿不絕的持續力。

靈能通過靈圖消耗之後竟然不會直接消散掉,似乎有一部分會重新回到自己的體內,隻不過需要自己用心去吸收而已!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山海也不知道其中原理,隻能將其當做是涅槃之火的特殊能力。

既然靈能恢複力這麼強,山海就開始了更多嘗試。

初級靈圖構築概論還闡述了一個理論,靈圖的通用性!

有很多靈圖是可以在許多靈能屬性之間通用的,比如火球術在水屬性、土屬性、冰屬性甚至雷、光之類的屬性上也可以構築。

一晚山海將這本初級靈圖構築概論上介紹的十幾種初級靈圖給嘗試了一遍。

就連一種特殊的幻屬性,山海都通過其靈圖釋放了出來,隻不過通過火焰將其具現化後發現,一個小火人形成的幻象怎麼看怎麼彆扭,權當好玩了。

這一晚山海可以說玩的不亦樂乎,而冷淑和張成也冇有休息,反而是在監控室驚坐了一夜。

兩人從最初的震驚、無法相信、百思不得其解到最後的茫然和習以為常,可以說是像坐過山車一樣。

山海一夜之間就掌握了十幾種低級靈圖構築,而且還是用火焰靈能屬性將其使用出來的。

先不說他的靈能控製力到底有多強,就是他這靈能恢複速度,就讓冷淑和張成目瞪口呆。

要知道隻打通了一條靈脈的靈徒,一天時間也最多釋放幾個靈圖術法而已,想要恢複靈能需要冥想數個小時,像山海這樣一晚上用了上百次的怪物,在人類靈能者曆史上聞所未聞。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去找那小胖子驅毒吧,然後讓他趕緊去休息,都折騰一夜了。”冷淑翹著腿坐在椅子上,另一隻腳踢在張成的腿上道。

“館主,這小子還有靈能給我驅毒嗎?都禍禍一晚上了……。”張成有些睡眼惺忪的說道。

“你如果擔心他靈能不夠,自己給他靈能石,我該給的都給過了,還有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去問多餘的問題,昨晚看到的一切都先爛在肚子裡。”冷淑白了張成一眼又提醒道。

冷淑和張成昨晚自然有所交流,張成也知道山海對人的戒心很強這件事。

“館主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張成點點頭道。

“這個孩子日後前途不可限量,此刻的他還在起步階段,你我能見證也是一種幸運,現在下血本投資一下結個善緣,日後總有開花結果的時候。”

“另外他的安全問題你也要注意點,雖然這是大後方,但古教廷最近在後方世界有死灰複燃的趨勢,絕對不能讓這些畜生知道山海的存在。”冷淑突然又說道。

張成愣了一下然後重重的點頭,神色也變的凝重,他是能聽出冷淑的言下之意的。

冷淑都給了山海兩本教材和低級靈能石和納靈丹,他這個最大受益者總要出點血吧。

不久之後張成就來到了山海的修煉室內,山海正在狼吞虎嚥的吃著服務人員送來的早餐。

一晚上的消耗讓山海感覺最清晰的就是饑餓,而且是那種讓人受不了的饑餓感,好像消耗的靈能都轉化為食慾了。

“十個雞蛋、八籠包子、五籠蒸餃、三碗稀飯還有十幾根油條,你餓死鬼投胎啊,這麼胖了你就不知道節製點?”看著山海那吃相,剛來的張成哭笑不得的說道。

“張哥……我……我餓啊。”山海邊吃邊說道,依然冇有停下來的趨勢。

張成無言以對,看著山海那一身肥肉他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喏,這些東西給你,夠你用一段時間了。”張成將一個布袋子放到山海的麵前道。

“這是什麼?”山海喝了一口稀飯問道。

“自己看,喂,先把手上的油給我擦乾淨!”看著山海就要伸手去抓布袋子,張成連忙說道。

山海尷尬一笑,然後擦了擦手將布袋子放到身前打開。

布袋子裡麵裝了十幾顆亮晶晶的靈能石和三個藥瓶子。

靈能石和冷淑送的一樣,都是初級的,那三瓶丹藥隻有一瓶是納靈丹,其他兩瓶這不一樣,一瓶叫靜心丸,一瓶叫護心丹!

“張哥,這些東西應該不便宜吧,你私人給我的?”山海一看就知道這些東西肯定張成自己的。

“我可冇館主有錢,一點積蓄。對了,你是單身吧?我有個侄女性格很好的,而且還是江都靈大的精英班學生,要不要介紹你們認識一下談談人生什麼的?”張成摸著自己的光頭一邊笑一邊掏出手機找出照片給山海看。

在監控室的冷淑正在喝茶,一口茶水就噴了出來。

“這莽夫,腦子被靈毒燒掉了吧!”冷淑情不自禁的罵出口。

“額……張哥,我才十六歲啊。”山海也被張成搞的不知所措,但目光也看向了張成手機上的照片。

這張照片隻是一個側麵,女孩子看起來是個娃娃臉,梳著單馬尾,看起來很是乖巧。

可當張成翻閱下一張照片的時候,山海整個人愣住了。

照片中的女孩子穿著白色健身衣,露出了強壯的肌肉和腹肌,要不是胸部稍微隆起,臉還是那張可愛的娃娃臉,山海以為是施瓦辛格呢,這簡直是個金剛芭比啊!

在監控室的冷淑一拍腦門,無奈的歎息了起來。

“女朋友什麼的……我還太年輕了,一切以……修練為重!”山海結結巴巴的說道,趕緊將目光撇開。

雖然山海不歧視女性鍛鍊肌肉,但每個人的審美不一樣,他還是喜歡那種柔柔弱弱軟軟綿綿的女孩子,這種肌肉小可愛山海還是覺得留給有緣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