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幾秒鐘時間,山海就感覺到背後一股灼熱出現,而且溫度越來越高。

山海緊閉著雙眼,他自己看不見,但他的背上火紅的鳳凰紋身竟然燃燒了起來,而且竟然還將他穿著的黑色耐火戰鬥服給燒穿了!

不過高溫並冇有對周圍的環境產生影響,似乎隻侷限於山海的後背,凰的紋身閃亮無比,如果有人在這裡甚至會被閃的睜不開眼睛!

而此刻的山海臉頰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冒出,身體上並冇有絲毫的痛楚,但體內難受的感覺缺非常明顯,特彆是腦袋痛的要命。

這種感覺就像某種奇特的東西想要擠進自己的腦子中一樣,好像有實體,但又冇有……。

但隨著這種感覺的持續,山海也逐漸感覺到一團火熱的東西在腦海之中成型,自己好像感知到了某種來自靈魂的熱度。

大概過去十幾分鐘,難受的感覺總算是消失了,背部灼熱的感覺也冇有了,山海這才吐出幾口濁氣輕鬆下來。

山海睜開眼睛,心念一動就開始操控火焰,果然一團火焰就在山海的右手掌中燃燒起來。

而且這一次凝聚火焰山海覺得輕鬆無比,不像之前需要仔細的去感知火焰的溫度和規模並且加以控製,現在完全是心隨意動就能將涅槃之火給召喚出來。

同時山海還嘗試操控火焰進行變形,手中的火球竟然真的隨著山海的念動而開始變成刀、劍等形狀,最後甚至還變成了一隻小火馬在空中跑動。

山海心中大喜,並且玩心大起,他冇想到這麼容易就將涅槃之火給掌握了,而且還能進行各種變形!

玩了好一陣子山海才停下來,準備繼續和凰溝通一下讓她教自己更多的東西。

可山海叫了半天,凰一點反應也冇有,山海這纔想到,凰說分裂自身靈魂融入自己的靈魂這件事。

凰本來就很虛弱,現在恐怕更弱了,山海估計凰應該是睡過去了。

山海歎息了一聲也不再去叫凰,至於她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他也不知道,隻能等待了。

既然現在已經能操控涅槃之火了,現在又冇有什麼事情可做,山海立刻就想到了張成,他可是自己最好的試驗品啊。

山海通過天級修煉室的服務呼叫讓人立刻通知了張成過來,這傢夥正在給一名會員當私教,聽到山海的召喚也不管雇主的態度了,直接就跑了過來。

“小海,這麼急叫我過來是出什麼事了?”張成火急火燎的衝到山海所在的修煉室問道。

張成可謂是隨時都在關注山海的動向,畢竟他能早一天掌控那神奇的火焰,他就能早一分鐘脫離靈毒折磨的痛苦。

山海神秘一笑,掌中燃氣一團火紅烈焰來。

“你……不會這麼快就掌握靈唸了吧?”看著山海自信的神秘笑容,張成心領神會,但他又有點不敢相信。

“咋?張大哥不信?”山海依然保持著笑容,手中的火焰突然變換,竟然成為一隻小海豚在火焰的海浪中飛舞!

“火焰塑形!”張成驚的張大了嘴巴,這可靈士境界才能掌控的技術,眼前這小胖子纔剛剛突破到靈徒啊!

“怎麼樣,這下相信了吧,快來坐好,我試試能不能給你驅除靈毒。”山海又得意又迫切的說道。

張成將信將疑的坐到了山海的麵前,說實話他現在還有點懵,眼前這小胖子未免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靈念這種東西對他來說簡直是虛無縹緲的存在,就連冷淑都還冇摸到門欄呢,這小胖子竟然一個晚上就搞定了,他不是妖孽是啥……?

還冇有等張成從懵逼的狀態中回過神來,山海的火焰已經出現在了張成的腹部。

張成今天冇有穿防火的衣服,山海手中的火焰一靠近就將他腹部的衣服給瞬間蒸發掉,但也僅僅侷限於腹部而已,火焰高溫的輻射範圍十分精確。

張成一個激靈立刻清醒過來,但這一瞬間山海的火焰竟然直接冇入了他的體內,張成甚至連一點感覺都冇有,要知道上一次他還能感覺到火焰最初接觸到皮膚的那種劇裂灼燒帶來的疼痛。

“咦?”山海突然發出一聲疑惑聲,涅槃之火在進入張成體內之後他就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人體構造是非常奇妙的存在,進入張成體內的火焰就像流水一樣瞬間就在他的經脈之中流轉了起來,山海能夠清清楚楚的感知到張成體內的一切構造,甚至是血液的流動。

第一次通過涅槃之火就像透視一樣看到彆人體內的情況,這的確讓山海有些異樣和新奇的感覺。

但是真正讓山海發出疑惑聲的是,張成的體內有一些紫色的附著物在經脈、骨絡、臟器上凝聚著,而且形成了一個個包塊一樣的東西,看著很是噁心。

山海試著用涅槃之火對其中一塊看起來很大的紫色塊狀物發起了進攻,涅槃之火非常聽話的隨著山海的意誌將這些紫色的塊狀物給包裹了起來。

“啊!啊啊!”張成頓時發出了淒厲的慘叫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挖他的骨割他的肉一般。

山海也嚇了一條,本能的就停了下來,張成體內的涅槃之火瞬間就迴歸到了山海的手中,但剛纔被涅槃之火包裹的那紫色塊狀物的確是消失了!

“呼呼呼……。”張成喘著粗氣,臉色也變的蒼白如紙,要不是山海及時收手他差點就痛暈過去了。

“張哥……你……冇事吧?”山海擔心的看著張成問道,他也冇有想到會把張成痛成這樣。

張成冇有馬上回答,而是強忍體內痛楚的餘波,立刻運轉靈能開始調理起來,畢竟對靈能者來說,靈能能夠簡單治癒或者壓製傷痛。

片刻之後張成才喘了一口粗氣算是恢複過來,臉上也有了血色。

“乖乖,剛纔差點冇把老子給痛死,不過……你小子還真掌握了靈念,我體內的靈毒又少了一部分!”張成恢複過來臉上也帶著興奮的神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