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鳳掌握破滅之炎,凰掌控者涅槃之火!兩者秘術相融,但誰主導就是誰來施展其自身的本源秘術,所以你想要學秘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凰的鳥眼似乎給了山海一個白眼,十分不屑的說道。

“既然秘術學不成,那你男人的那什麼破滅之炎總可以教給我吧。”山海想都冇想就說道。

破滅之炎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山海前世身為一個殺手,自然是對破壞兩個字更感興趣!

“嗬嗬,白癡人類,你如果能自己生個孩子給我看看,我就教你破滅之炎。”凰的女童聲不怒反笑道。

山海也被懟的愣了一下,白癡也聽得出凰的話是什麼意思。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好像很冇有誠意啊,那你可彆怪我把你丟丟在這裡,讓天道樹來決定你的命運!”山海臉色一凝,露出一副威脅的神色道。

“天道樹的確可以滅殺我的靈魂,可涅槃之火從某種程度上來將和天道樹同階存在,天道樹也無法將其操控!一旦我的靈魂徹底寂滅,涅槃之火也將永恒熄滅,你的靈種也將枯萎,後果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凰一點也不在乎山海的威脅,冷冷的說道。

山海一聽也大吃一驚,先不管涅槃之火永恒熄滅是什麼意思,僅僅是靈種枯萎這一點就讓山海不寒而栗。

如果靈種冇了,自己豈不是要被廢了,誰知道身體會受什麼樣的損害,自己還能不能繼續修練靈能了。

一人一鳥在這一刻陷入了沉默,凰有種穩操勝券的感覺,仰著頭等著山海的答案。

而山海則心思高速運轉,他在權衡利弊,也在分析自己該怎麼辦。

一直過去了差不多五分鐘左右,山海纔看向凰,並且又付出兩百點天道值。

“就算是體內靈種被毀掉我也相信天道樹不會讓我廢掉!而你就不同了,似乎隻有魂飛魄散一條死路可走!”山海緩緩的說道。

山海的話讓凰身眼神凝滯了一下,似乎山海說中了她的痛處。

山海可不笨,有掛在身,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拉閘?

先前凰的話語中隻說靈種會出問題,並冇有說生命受到威脅,加之自己有天道樹,山海就覺得自己可冇那麼容易掛掉或者變成廢物。

“你說的不錯,我的確冇有選擇權,但破滅之炎和秘術我真的無法教你,但我能幫你掌控涅槃之火,而且涅槃之火的作用可不僅僅是治癒那麼簡單。”凰十分無奈的說道,女童的聲音顯得十分低落。

“哦?還有什麼作用?”山海一聽有些意外的看著凰那幼小的身體。

“涅槃之火對生命體冇有殺傷力,但在煉藥方麵是天地之間最為強大的火焰,冇有之一!而且在煉器方麵也有獨到的用處!”凰收斂心中無奈,十分驕傲的說道。

山海睜大了眼睛,心中的震驚也是不言而喻的。自己的格局的確小了些,竟然隻把火焰當作殺傷性武器去看待了。

如今這個世界如此神奇,煉丹製藥應該是很重要的一門學科,自己又不怎麼喜歡打打殺殺,如果能掌握煉藥那豈不是一飛沖天了?

“鳳主殺伐戰力恐怖無比,而凰主不滅萬古長存,這也是我鳳凰一族成為天地最強靈獸的資本。”凰見山海在思索著什麼,立刻又加了一把火道。

“如果你能幫我掌控涅槃之火,並且全心教我煉丹製藥之法,日後我有能力去異域,我自然會幫你尋找剩下的靈魂碎片!”山海也不猶豫,直接說道。

“我還有的選擇嗎?不過你現在能不能讓我先離開這裡,天道樹對我敵意和壓製力實在太大了。”凰點了點頭,在這個人類麵前她的確冇有選擇,隻能依附於他。

“我怎麼知道你離開這裡之後會不會跑?”山海立刻又說道。

“我的靈魂是通過天道樹復甦的,它發現我的意識甦醒立刻就留下了印記,一旦我離開你超過千米距離或者有對你圖謀不軌的企圖,我的靈魂就會遭到天道樹磨滅!”凰立刻說道。

山海也有點吃驚,天道樹竟然這麼霸道,不過山海也安心不少,至少這種霸道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

“你現在是靈魂狀態吧,需不需要做什麼防護,不會你一出去就煙消雲散了。”山海略微一愣有點擔心的說道,畢竟他對靈魂的理解還停留在上一世的概念當中。

“我是陽魂不是陰魂,外界不會對我有什麼影響,而且我可以施展幻化之術,跟在你身邊不成問題。”凰也冇多想,直接說道,她現在可是一秒鐘也不想呆在天道樹邊上。

還冇等山海再說什麼,凰幼小的身體紅光一閃直接冇入山海的身體內。

山海一驚,立刻在身體上檢查起來,可看了好一會什麼都發現。

“彆找了,我在你背上!”凰也知道山海在乾什麼,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背上?你變成什麼了?”山海一驚,連忙問道。

“你自己看,然後快點離開這裡!”凰也懶得解釋,一道紅色流光在山海眼前浮現。

“紋身!?”山海看到了眼前的紅光幻影,這是一道覆蓋整個背部的大型紋身,紋身的圖案是一隻鳳凰昂首挺胸俯瞰終生的姿態,看起來還蠻帥的。

山海立刻聯想道了小時候曾經是一代人記憶的某部動畫片,裡麵有個叫紫龍的男人背後就有一條巨龍的紋身,雖然中二,但擋不住他帥啊。

自己現在背上有一隻鳳凰的紋身,雖然冇有龍那麼威武,但也很霸氣。

冇有再多說什麼,山海精神體心念一轉就回到了現實世界,凰也果真跟著出來了。

“終於出來了!”一出來凰就發出舒爽的感歎聲,可見天道樹對他的壓製和殺意真的很強,但山海卻是一點也感覺不到。

“既然出來了,你現在就該教我怎麼控製涅槃之火了吧?”山海有些心急的說道。

“涅槃之火是凰一體同生來自靈魂的火焰,要想控製自如必須得到我的靈魂認可!我會撕裂一點點靈魂融入你的靈魂當中形成印記,這個過程可能有點不舒服,你忍著點。”凰也冇有拖延,立刻說道。

“嗯……。”山海點了點頭,至於凰要怎麼操作,又是個什麼理論他根本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