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火鳳凰隱藏的靈魂殘體,因其內丹碎片活化從而復甦並且隱藏在靈種之中,建議將其抹殺!”天道樹給予的訊息十分直接清晰。

本來天道樹就準備自主將其消滅掉,但現在山海將其阻止了,所以天道樹開始征詢山海的意願。

“抹殺……,如果這樣做會對我有影響嗎?”山海稍稍愣了一下立刻問道。

山海這個問題並冇有得到天道樹的回到,這可讓山海心中一驚,總覺得事情有點不對勁!

山海轉頭看向奄奄一息的火鳳凰幼體,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我……能和它溝通嗎?”山海試探性的問道。

“對話五分鐘將耗費兩百天道值。”眼前訊息浮現。

“五分鐘兩百!?”山海也是一驚,冇想到說個話還要付出代價,要知道自己現在隻剩下八百多天道值啊,這東西可不容易獲得。

山海咬了咬牙道:“我給!”

話音剛落,山海就感覺到自己的腦海有種異樣的昏沉,甚至有種大腦要炸掉的感覺。

“人類……放開我!”一個幼小如小女童的稚嫩聲音傳入到了山海的腦海當中。

山海晃了晃腦袋,似乎有某種東西在大腦中產生了一種朦朧的障礙,讓他有種頭重腳輕的難受感。

他使勁的晃了晃腦袋,試圖想要消除這種感覺,但一點用也冇有。山海乾脆不管了,神色有些凝重的看向躺在地麵上的不死火鳳凰。

“你就是靈種中所誕生的靈念?是你在阻擾我完全掌控靈能屬性?”山海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可不是靈念那種低等東西!人類就算你讓天道樹在我靈魂當中留下了烙印,你也休想吞噬我!”女童帶著強烈的怒意說道。

聽見對方的回答山海也愣住了,如果這隻透明的不死火鳳凰幼鳥不是靈念,那她是什麼?

“你先彆激動,我可冇說過要吞噬你,何況剛纔我不是救了你嗎?”山海稍微理清了一下思緒,連忙安撫道。

如果繼續這樣對話下去,山海知道不會有結果的,自己必須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那……你先放開我,天道樹的力量讓我很痛苦!”女童猶豫了一下說道。

山海點點頭,心念一動讓天道樹停止一切針對不死火鳳凰的攻擊,果然那條纏繞著火鳳凰身體的黑霧直接消散掉了。

不過天道樹也直接給了山海一段提示文字,火鳳凰體內已經留下了烙印,她是不可能逃跑的。

小火鳳凰有些艱難的爬了起來,十分忌憚的看著山海,身體緩慢的退後了幾步,她也不敢靠近天道樹,但這裡就巴掌大小個地方,她實在冇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我們談談?”山海拿出自己最真誠的微笑和善意對小鳳凰說道。

小鳳凰冇有說話,她能感覺到眼前這個人類對自己的確冇惡意,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現在冇有選擇。

“既然你不是靈念,那你是什麼?”山海知道對方還十分警惕,隻能自己率先詢問道。

“靈魂,但不完整,我的神魂靈晶碎了,本來要復甦起碼還要上千萬年,冇想到你竟然擁有天道樹……。”小鳳凰又望向身邊不遠處黑漆漆的大樹。

山海不知道神魂靈晶是什麼,但也能大概知道小鳳凰想表達的是什麼意思,總之一句話,她的靈魂被天道樹孕養靈種的時候一併復甦了。

“天道樹似乎對你有敵意,這是為什麼?”山海想了想連忙問道,畢竟天道樹在小鳳凰一出現的那一刻就主動攻擊了。

“因為……它就是被我的伴侶鳳的火焰燒成這個模樣的。”小鳳凰收回看向天道樹的目光,轉而看向山海道。

這下山海震驚了,腦海之中聯想到了天道樹被火紅烈焰吞噬的景象。

“很諷刺是吧,但我也是因為天道樹身隕,就連我不死火鳳凰一族也無法承受天道樹的攻擊,連浴火重生都做不到,肉身和神魂靈晶都被毀滅,要不是發動了涅槃之火的本源秘術,恐怕我的靈魂都會瞬間煙消雲散!”小火鳳凰有些自嘲的說道。

山海聽的震驚無比,有些難以相信的看著小鳳凰,她所說的東西完全超出了山海的理解範圍。

“你……和天道樹到底發生了什麼?”山海不禁的出聲問道,說實話自己重生,體內還擁有天道樹這一切都是個巨大的謎團,說不定這隻火鳳凰知道其中緣由。

“我不知道,我的靈魂不完整,記憶也相應的缺失了大部分,當年的事情現在的我無法回答你。”小火鳳凰也十分直接的說道。

山海無奈的歎息了一聲,看來現在是不可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人類,如果你不殺我,我想我們可以做一筆交易。”小火鳳凰突然又道。

“什麼交易?”山海看著小火鳳凰道。

“你幫我找到其餘碎裂的神魂靈晶重聚完整的靈魂,我幫你掌握涅槃之火的力量!”小火鳳凰十分直接的說道。

山海一聽心裡些興奮,但突然想起對方先前說的涅槃之火秘術這句話,立刻發現火鳳凰隻是用掌握涅槃之火來作為籌碼,而不是教會自己秘術,可見她是有所保留的。

山海道:“僅僅是掌握涅槃之火……你的籌碼未免少了點吧,你剛纔不是說涅槃之火有什麼秘術嗎?”

“人類果然是貪得無厭的生物,不過就算是我願意教你,你也無法掌握秘術!”小火鳳凰一驚冷眼看著山海道。

“為什麼?”山海不解道。

“既然被稱之為秘術,那自然是不可能隨便發動的,何況我的秘術必須和鳳一起施展才能成功。”小火鳳凰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

“鳳?你不就是鳳凰嘛……。”山海聽的有些茫然的說道,雖說知道鳳凰這個物種,但他對其真實的情況還是不瞭解的。

“無知的人類,不死火鳳凰隻是我們族群的總稱,就像你稱自己為人類一樣,其中有男女之分!而我是不死火鳳凰中的凰,恩儀天下的凰!”女童的聲音變的憤怒起來。

“哦!鳳是男的,凰是女的!原來是這樣啊!”山海恍然大悟道,他還真不知道這其中的區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