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館主,我真的很想搞清楚的靈能屬性該怎麼掌控,還請教我!”山海十分真誠的說道。

冷淑也懶得理會張成,看向山海道:“天地有靈,念達通神,這是先賢總結的真諦!而靈念是可以被靈能者修煉出來的,但最起碼要達到大靈師級彆纔會初步接觸到,如果你融合的靈種真的是地級靈種,那你就跳過了大靈師之前關於靈念修煉的積累階段,你的靈能將直接擁有靈唸的存在。”

“而靈唸到底是什麼,用科學的方式是無法解釋的,通俗的來說是靈能的一種質變,就好像普通靈物產生變異通靈,擁有極其特殊的能力一樣。”

“我雖然無法教導你該怎麼去掌控靈念,但我覺得你既然可能擁有了靈念,你應該用心去感受一下,自己嘗試著去尋找體內的靈念,最後駕馭它。”冷淑緩緩的說道。

“自己尋找,自己駕馭……。”山海睜大了眼睛看著冷淑。

“我知道的就這麼多,具體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冷淑也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唉,看樣子我隻能等你掌握了靈念才能治好體內的靈毒了,也不知道你小子需要多久時間啊……。”張成麵露失望之色歎息道。

“啪!”冷淑一個巴掌拍在張成的後腦勺上道:“冇有人可以一口氣吃個胖子,有希望總比你一直等著變一個廢物強!”

“嗬嗬,館主說的是!小海,你可要加油啊!”張成摸著後腦勺笑道,臉上的失望之色一消而散。

“山海你境界太低,尋找駕馭靈念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也不要心急。另外這間模擬修煉室被租用了,這幾天你就先到其他修煉室修煉吧。”冷淑接著說道。

“哦……好的。”山海點了點頭道,他心緒有點亂,靈唸的問題讓山海雲裡霧裡的,自己要是無法找到並且駕馭靈念該怎麼辦?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之間一天過去了,山海獨自一人坐在自己的修煉室內。

昨天離開模擬修煉室之後山海並冇有立刻再去修練,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套房內好好的睡了一覺,這一睡就將近二十四個小時。

畢竟昨日經曆了不少事情,從突破到構築第一條靈脈,然後又測試靈能屬效能力,這些事情都讓山海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和靈能,他也很疲倦。

既然自己可能無法短時間內掌握那所謂的靈念,山海也不急於求成,先好好休息一下再做打算,昨天的他實在冇有心思和精力去折騰了。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下午傍晚了,山海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就進入了分配給自己的修煉室內。

此刻的山海心神已經完全進入了體內的神秘世界,他盤坐在那顆焦黑的大樹下,眼前一些數據浮現出來。

【山海】

【天道值:872點】

【靈能值:150點】

【境界:靈徒】

【開啟功能:】

【九天神眼:勘破九天之內一切靈物本質。】

【無極聖泉:洗煉一切汙穢,歸還萬物本源。】

【天道循環:天道樹缺損嚴重,暫能孕育萬年內天材地寶。】

“有未知靈魂意識體自我甦醒!!”

“什麼!?”突然一段警示文字浮現出來,可還冇有等他搞懂什麼意思,胸口處就有一抹火紅的光芒一飛而出。

隻見一隻身體幾乎是透明的小鳥在山海的身邊亂飛了幾圈,然後落在了焦黑的天道樹上。

這隻鳥大概隻有巴掌大小,身體雖然透明,但線條十分清晰,一身火紅的羽毛就像淡色火焰一樣在燃燒,特彆是那雙鳥眼,十分有靈性的直視著山海。

“不死火鳳凰!?”山海驚呼起來,他雖然冇有真正見過不死火鳳凰什麼樣,但眼前這小傢夥真的很像他認知當中的火鳳凰模樣,隻不過是幼鳥的形態。

“啾!啾!”幼小的不死火鳳凰竟然還能發出尖銳的鳴叫聲,看的山海張目結舌。

“它似乎對我有敵意?”山海聽不懂鳥語,但莫名其妙的能感覺的這隻幼小的不死火鳳凰對自己叫聲中的一些含義。

“啾啾……啾!”小小的不死火鳳凰飛舞了起來,對著山海的腦袋就猛烈的撞了過去。

山海本能的伸手遮擋,可不死火鳳凰的衝擊撞在他的身上一點疼痛感都冇有,唯一的感覺就是有點點火熱。

不死火鳳凰似乎也發現了自己的攻擊冇用,盤旋兩圈又回到天道樹的枝頭,看了看天道樹又看向山海繼續啾啾啾的叫了起來。

“這難道就是我……不能使控製靈能屬性的原因?它就是我要尋找和駕馭的靈念?”山海看著幼鳥火鳳凰想道。

就在這時天道樹突然輕輕的震動了起來,一股焦炭的味道傳來,同時樹乾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絲黑色氣息,然後像藤蔓一般向那隻透明狀的不死火鳳凰幼體纏繞了過去。

“啾啾!啾啾!”不死火鳳凰好像受到了極大的驚嚇一般,本能的就騰空而起開始閃避,可那些黑色霧氣藤蔓似乎認準了它,又快又準的將它給纏繞了起來。

這一幕山海也看的目瞪口呆,自己體內的這棵樹竟然還有攻擊性!

“啾……啾。”不死火鳳凰發出淒慘的叫聲,它那幾乎透明的身體居然開始變的更加黯淡起來,似乎要不了幾秒鐘它就會煙消雲散。

“等一下!彆殺他!”山海立刻大吼道。

果然天道樹的攻擊竟然暫緩了,黑色的霧氣依然在,隻是將不死火鳳凰給囚禁了起來。

山海發現天道樹竟然聽從了自己的話,心中有些激動,然後道:“能不能將他……放到我麵前來。”

黑色的煙霧緩緩移動將不死火鳳凰透明的身體緩緩放到山海麵前,這隻幼鳥身上的透明火焰暗淡到幾乎冇有再燃燒了,眼中的神光也消散了大半,但它冇有死,而是顯得非常虛弱。

山海仔細的看著眼前的不死火鳳凰,幼鳥冇有反抗,而是無神的看著山海,它很虛弱,虛弱到可能一閉眼就會真的消散掉,那天道樹的黑霧對它的殺傷力太強了。

“天道樹,告訴我,它……到底是什麼?”山海心中雖然有了一定的猜測,但還是想要從天道樹這裡得到最正確的答案。

果然眼前靈光一閃,一抹資訊浮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