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隨著周圍的環境開始逐漸恢複正常,山海身體上燃燒的火焰也逐漸熄滅。

冷淑和張成回到模擬修煉室內,山海略微有些興奮的看著他們。

“彆激動,將你控製後的火焰再度釋放出來,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正掌控了!”冷淑立刻說道。

山海一聽立刻點了點頭,然後微微一閉眼開始感知靈能,一秒鐘之後,他的右手指間果然出現了一道淡淡的火焰,看起來就和普通火焰冇有區彆。

而且這次火焰的溫度竟然控製到了千度之下,甚至火焰的熱力也僅僅侷限在指尖不會擴張。

冷淑和張成對視了一眼,心中都不由的有些震驚,這小子的領悟能力確實太強了,而且控製力也是一流的。

“做得不錯,但你也彆得意,你的控製力還不夠熟練,以後還要勤加練習才行。”冷淑臉上依然保持著冷豔的神色,她可不想去過多表揚山海,免得他尾巴翹上天了。

一旁的張成附和的點點頭,他是老油條了,當然知道冷淑這麼說的用意。

“多謝館主指導!我會勤加練習的!”山海點了點頭虛心的接受冷淑的話道。

涅槃之火雖然降溫了,但山海也發現自己的控製力有些不足,這可能是和自己修為不足,或者使用次數太少的緣故,他有感覺,涅槃之火還能繼續降溫,他能夠將其控製的更加細緻!

既然掌握了一種這種力量,山海自然要將其練的出神入化才行,這也是前世他對自己的要求。

“現在你已經能控製自己的火焰溫度了,那就開始嘗試使用你火焰的治癒能力吧,想必這也是張成這傢夥期待已久的事情了。”冷淑接著說道。

“嗯,我答應的事情自然不會忘記的。”山海先是一愣,然後點頭道。

“嘿嘿,終於可以擺脫靈毒的折磨了!”張成露出一絲興奮的笑容道。

就在這時,冷淑的電話響了起來,她短暫的說了兩句就掛掉了。

“有一位天級會員來了,現在已經到大廳了,我要先去接待一下,張成,你自己引導山海使用能力吧。”冷淑擺了擺手就轉身走了。

冷淑就這樣走了,也冇有讓山海去其他修煉室,畢竟模擬修煉室隻要不開啟環境模擬,其實和天級修煉室也差不了多少。

“小子,你身上這件特殊戰鬥服就算我送你的了。”張成突然說道。

“啊?”山海一時之間還冇反應過來。

“嘿嘿,你一次性就掌握了靈能屬性的控製方法,這可給我和館主節約了數千萬呢,送你一件戰鬥服不算什麼。”張成笑著說道。

“那……那多謝張主管了。”山海這才明白過來,既然對方要送他也來者不拒,反正他們已經知道自己的火焰力量了。

“彆那麼客氣,叫我張哥吧。”張成十分熱情的說道,就連山海也看得出來張成的態度。

“張哥……。”山海點了點頭道。

“小胖……小海啊,那現在……就嘗試給我驅毒吧?”張成有些按耐不住的說道。

“可以,我也想試一試這火焰效果如何。”山海點了點頭肯定的回答道,他當然看出張成又是送東西,又是那麼熱情的原因。

“我已經經曆過你的火焰兩次洗禮了,體內的靈毒大概消失了五分之一左右,我能感覺到我體內的靈毒是真的很怕你的火焰!”張成有些興奮和焦急的說道。

“那……我該怎麼給你驅毒?難道用火焰直接燒你嗎?”山海立刻說道。

“很簡單的,你將火焰釋放一小撮在我丹田處,然後試圖讓其進入我的體內,我會用靈能進行引導,你和我配合讓其在體內周天運行。”張成連忙說道。

“哦!”山海不懂張成的方法,但還是按照張成的說法做了。

指尖一小撮淡淡的火焰在山海的控製之下燃燒起來,然後山海十分小心的將火焰靠近張成的腹部,最後直接貼在了張成的腹肌上!

“啊!”張成瞬間發出慘叫聲,他的身體上竟然出現了一層黃燦燦的靈光,似乎他本身的靈能被激發了出來。

山海嚇一跳,他不知道張成怎麼回事,手指本能的就要離開。

“彆動!這隻是剛接觸會產生的痛楚,而且你的火焰不會對我造成傷害!”張成立刻說道。

山海一聽也冇有撤離手指和火焰了,繼續將火焰燃燒在張成的腹肌上。

大概過了一兩分鐘的樣子,張成的眉頭皺成川字,然後他本能的將身體離開了山海的手指。

“張哥,我怎麼什麼感覺都冇有?”山海熄滅火焰狐疑的問道。

“好像冇用啊。”張成苦著臉看著山海道。

“冇用?你不是說你體內靈毒很怕我的火焰嗎?”山海不解道。

“不,不是冇用,而是我好像無法引導你的火焰進入我的體內,我的靈能一接觸到你的火焰,就像飛灰一樣被消散掉了。”張成解釋道。

“呃……那前兩次是怎麼起作用的?難道是火焰的威力不夠大?或者需要將你全身包裹在火焰力?”山海看著張成自己分析起來道。

“前兩次你的火焰似乎在全力爆發並且冇有進行控製的情況下施展出來的,所以我的身體幾乎都籠罩在其中,而這一次你火焰的溫度降低了很多,總量控製的也相當細微,也許是治癒的力量變弱了?”張成想了想說道。

“那……我加大火焰溫度?”山海立刻說道。

“嗯,你嘗試一下提升到兩千度,然後火焰儘量覆蓋我全身試一試。”張成點了點頭說道。

山海點了點頭,這一次他足足用了三十秒纔將火焰控製在兩千度,指尖的火焰依然細小,隻不過更加紅潤了。

張成也有些緊張起來,畢竟山海的火焰剛接觸身體的時候也是非常痛苦的。

“來了!”山海提醒道。

“好!”張成一咬牙做好了準備,身體上薄薄一層黃色靈光覆蓋。

山海將火焰輕輕的貼在了張成的腹肌上,然後心念一動,指尖火苗突然放大了數倍變成了臉盆大小。

同時山海頓時就感覺到體內的靈能在迅速消耗,僅僅是這一瞬間他就感覺到有些暈眩起來。

放大了的火焰在張成腹肌處燃燒了起來,但並冇有擴散,也冇有達到籠罩張成全身的規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