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靜,你來乾什麼,趕緊離開這裡!”張主管看到魏靜跑來立刻問道。

“他……他是我的客人,我想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魏靜看著封閉修煉室有些難以相信的說道。

“你的客人?”張主管麵露難以置信的神色,要知道客人請的教員也說明瞭客人自身的實力,魏靜隻是靈徒而已,而她的客人估計靈徒都不是。

“是的,但我剛給他做了禦靈測試,他……他是無序體啊!”魏靜也顧不得保密了,不敢相信的說道。

“無序體!你確定!?”張主管也露出難以相信的神色,無序體是什麼身為主管,也是青山蜀道靈能館三位靈士之一,他當然知道。

“確定!”魏靜十分肯定的點頭道。

“無序體無法吸收人工靈種突破閾值,隻有野生靈種纔有突破的可能,但如果靈種力量太過狂暴,使用者因為身體承受不住也會造成靈種反噬。”張教官轉頭看向修煉室道。

“主管,你是說他……。”魏靜睜大了眼睛,她是真不知道無序體引發靈種反噬的事情。

“他使用的是野生靈種,而且必定是火係靈能屬性的野生靈種,現在這種情況十有**是靈種反噬,但這溫度……也太誇張了……。”張主管皺著眉頭說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魏靜也看向修煉室有些焦急道。

“除非館主出手,不然我們冇有辦法鎮壓,你快點離開,如果爆炸了可不是你一個靈徒可以抵抗的!”張主管也冇心思和魏靜多說什麼。

魏靜點了點頭,一步三回頭的快速離開了修煉室外圍。

又過去一分鐘,兩名男子快速衝到了張主管身邊,這兩人正是青山蜀道靈能館另外兩名靈士。

“張成,情況我們已經知道了,館主正在趕回來,讓我們先用水靈晶先拖延時間!”傅偉一過來就急忙說道。

“好!”張主管點了點頭回答道。

三人相互對視一眼,然後分散在修煉室地下入口的三個方位,同時三人分彆掏出三塊湛藍色的水晶體出來握在胸前。

這三塊湛藍色的水晶體上麵藍光流轉,晶體內似乎還有水流在捲動!

張成、傅偉、劉一博三人同時將自身的靈能注入其中,頓時湛藍色晶體就瞬間裂開,一股龐大的水汽在三人麵前形成一個水藍色的空間。

眨眼之間水流狂卷,隻不過冇有四溢,而是在三人所在的位置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間區域,這片區域將山海所在修煉室的上方給籠罩住。

“主管,溫度已經超過三千度了,感應器燒燬了……。”對講機內傳來總控室的聲音。

張成主管已經冇有心思去理會這些了,他們三個人隻是靈士,運用了外物才能麵前施展水遁陣,如今要保持水遁陣的穩定都很不容易了。

“滋滋滋。”水流在三人區域內流轉,但同時也在冒出水火蒸發的聲音。

他們三人所在的地下已經開始有高溫在上竄了,而且溫度極高。畢竟他們無法進入修煉室內,隻能在修煉室上方構築防禦,試圖鎮壓這股高溫噴出引發爆炸。

而此時修煉室內,山海依然盤坐,可他所在的修煉室已經完全融化,這裡就如熔岩煉獄一般恐怖,隻有山海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圓形空間隔絕著熔岩和高溫侵蝕。

山海自己並不知道外麵什麼情況,他的意識完全融入了靈種帶來的身體變化之中。

山海能夠看見自己體內的紅色力量正在全身遊走,四肢百骸似乎在被一種溫暖的力量給煉化了一般,都泛著炙熱的紅光。

“涅槃之火……。”山海心中默默的念道,他冇有因為獲得這股火焰的力量而感到興奮,反而是帶著點點失望之色。

就在這時,整個空間似乎無法再承受涅槃之火所帶來的高溫,山海頭頂的空間直接塌陷。

山海睜開了眼睛抬頭看去,隻見頭頂空洞上一片蔚藍色水流在湧動,高溫與之接觸直接冒出整整水霧,而且藍色水流被蒸發的很快,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不行,水靈晶快壓不住了!”張成滿臉大汗的喊道,傅偉和劉一博也同樣麵色凝重。

他們三人腳下的地麵都開始震動起來,如果現在解開水遁陣,這股可怕的高溫衝擊很可能將整個黃級修煉去給炸燬。

“轟!”就在張成話音剛落幾秒鐘,三人腳下的水流已經完全蒸發掉了,然後直接就被一股沖天的火光給蒸發的乾乾淨淨。

同時三人所站的地麵也直接崩塌,無儘的紅色火焰直接將他們三個給吞噬了!

不過這股火焰的衝擊力來的快去的也快,甚至在最後的階段還能看到很多火焰回捲,似乎被收回去了一般,整個修煉室此刻竟然連一絲火焰也看不到,隻不過到處冒著黑煙。

山海所在的黃級三號修煉室占地麵積也就一百多平方米,這次火焰爆炸力量也波及的不遠,塌陷的地方也最多不到兩百平方,並冇有如張成他們三人預計的那樣會毀掉整個黃級修煉區。

山海依然盤坐在原地,隻不過周圍全是殘垣斷瓦破敗不堪,被火焰吞併的張成三人是完全給埋在了碎石下麵。

卡啦,幾聲碎石的撥動聲傳來,張成、傅偉、劉一博三人幾乎同時撥開壓在了自己身上的碎石。

他們三個從殘垣斷瓦之中爬了出來,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震驚、茫然和驚恐。

“我們……冇死?你們……的衣服……。”張成一臉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和另外兩人,同時他發現傅偉和劉一博都全身一絲不掛。

傅偉和劉一博這才如夢初醒,甚至張成這才發現自己也是赤條條的站在廢墟當中。

“對不起……我也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造成的損失我會賠償的。”就在這時另一邊的山海十分歉意的對他們三個說道。

張成三人這才注意到他們三人不遠處還有一個人,正是他們以為已經被靈種反噬給弄死了的山海。

“你!你也冇死!?”張成震驚不已的看著山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