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朱厭並冇有因為山海這一記重拳跌倒,它靈活的身體在半空之中翻滾了一圈然後重重的落地,周圍的不少樹木被它給推倒,這一片地域彷彿被開墾過一般。

山海也冇有心情去關注女靈能軍戰士那感激和崇拜的目光,剛纔那一拳雖然打的結結實實,甚至把朱厭龐大的身體給轟飛了起來,但山海知道除了破滅之炎的那一下外自己這一拳並冇有真的傷到朱厭,而且那一拳的反震之力也讓右手有些發抖,可見朱厭的防禦力有多麼驚人。

“人族……你的火焰……讓我感覺到了毀滅和恐懼……你怎麼可能擁它的力量,這是不可能的!”朱厭冇有對山海進行攻擊,而是停下來凝視著山海。

“你的中文說的可比蜚強多了,果然猿猴一族的確是最接近我們人族的種族啊。”山海聽到朱厭的話也覺得有些好笑和古怪,這隻朱厭還說的是普通話,而且相當的標準和流暢……。

“是什麼種族和語言的學習冇有關係!回答我的問題人族!”朱厭有些憤怒的看著山海,它能感覺到這個人類對自己的蔑視。

“你覺得我會回答你的問題嗎?而且你殺了那麼多我的族人,我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殺了你!”山海冷冷的看著朱厭道,他已經看到了不少靈能軍的屍體,死狀都相當的淒慘。

“哼!你們人族靈王將我騙到人族世界關押我數百年之久,這麼多年來不停從我身上強行奪取血液幫助你們修煉,我的痛苦和憤怒必須用你們人族的生命和鮮血來償還!”朱厭也憤怒無比的說道。

“你以為我會信你的鬼話!?”山海根本不相信朱厭所說的話。

但既然被關押在鎖魔塔內,被人族靈王抽取血液用來修煉這一點山海還是相信的,至於被人族靈王騙到盛華國這一點山海真不信。

“人族冇有一個好東西,你們都該死!”朱厭暴怒的說道,然後就對山海直接衝了過來,巨大的身體浮現出一層暗金色的光暈,無數的靈紋在它的身體上纏繞,一股蘊含天道之力的靈紋在它的身上浮現。

山海微微皺眉,朱厭身上的詭異靈紋突然有了天道之力的加持,這絕對代表著朱厭要拚命了!

也就在山海躊躅的一瞬間,朱厭直接暴起發動了攻擊,彆看它身體巨大但速度也是極快,眨眼之間已經出現在山海的麵前,比一棟房子都要大的雙掌一左一右同時向山海拍過來,似乎要將山海當一隻蒼蠅直接給拍扁一樣。

山海靈閃一動躲過了朱厭的拍擊,但讓他冇有想到的是朱厭這雙掌拍打在一起竟然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聲波震的山海五內翻騰。

不過這還冇有完,轟鳴過後就是一股恐怖的風壓從朱厭的雙掌之中噴射而出,強大的衝擊波就如大當量的炸彈爆炸過後產生的衝擊波般,山海根本無法用靈纏步法穩定住身形,整個人猶如斷線風箏一般從空中跌落直接撞擊在地麵上。

一陣連滾帶爬還撞斷了幾顆大樹山海才勉強穩定住身體,雖然冇有受傷但山海也相當的狼狽,他也暗自心驚要是自己被朱厭這一拍給擊中,就算不死恐怕也要受重傷,這就是純粹依靠力量戰鬥的魔獸實力?

“主人,金剛神力是朱厭的天賦秘法,可以讓它一定時間內超越自身力量極限,現在它已經擁有真龍之力,以主人現在的天象之力是無法和它抗衡的,還是我來對付它吧。”鳳的聲音在山海腦海之中出現。

而就在這個時刻,周圍的樹林當中無數的靈能術法轟擊像雨點一樣從四麵八方轟擊在朱厭的身上,這是靈能軍的攻擊,有山海吸引了朱厭的注意力他們也得到了喘息的時間,但靈能軍冇有退走而是重新組織起來對朱厭發起攻擊。

“卑鄙的人族!都給我去死!”朱厭被這些靈能術法轟的不厭其煩,有金剛神力護體它其實根本不怕靈能軍的攻擊,就算靈能軍人多勢眾,但境界修為實在太弱了。

朱厭全身暗金光華大放,然後雙拳猛然砸地,隻見大地猶如被投入一塊巨石的平靜湖麵,竟然一波接著一波的拱起了漣漪!

劇烈的震動波及了朱厭範圍內差不多三公裡的範圍,其中還有一部分是西子湖,山海彷彿感覺身處十二級大地震的中心身體根本無法穩定,他不得不縱身飛上半空。

靈能軍隻有少數人能飛行,大部分還是靈士境界無法避過地麵的震動,這些靈能軍戰士被震的東倒西歪根本無法站立。

朱厭這一波攻擊可不是為了製造地震,大殺招還是在最後!

隻見朱厭越砸越用力,它所在的位置地麵已經下陷了十幾米,朱厭巨大的身體都完全沉入了地下,可它依然冇有減輕對地麵的轟擊。

就在山海感覺大事不妙的時候,朱厭雙掌合拳全身的力量彷彿都凝聚在了這一拳當中,暗金色的光華顯得異常奪目,那雙巨大的雙拳最後一下砸在了大地之上!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大地產生了比之前更為猛烈的震動,本來已經龜裂的大地這下徹底裂開,一條條深不見底的裂縫出現,同時受到反震之力的影響碎裂的大地碎石被震上天空上百米的高度。

山海也大吃一驚,他的身體在被震上天空的無數碎石之中閃躲著,不過山海也發現這些碎石並冇有蘊含靈能屬性控製,完全是由朱厭的力量給震上來的,可見朱厭這一擊的力量有多麼恐怖。

“給我去死!給我去死!所有人族都該死!”朱厭怒吼道。

受到重力的影響被震飛的碎石開始墜落,方圓三公裡內的大地已經徹底碎裂,到處都是深不見底的裂縫,這個範圍本來植被茂盛都是樹木,但現在一棵都冇有剩下,而且受到波及的西子湖也彷彿在邊緣打開了一個缺口,大量的湖水開始湧入這些地下裂縫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