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現在連陸英豪都不是你的對手,老子就算比陸英豪強也冇有把握在你手中搶奪逆時島,而且……你畢竟是老子的徒弟,你又冇背叛師門我為什麼要對你出手?”洛無敵做出了決定道。

聽到洛無敵這話山海隻是笑了笑冇說什麼,但冷淑算是真的鬆了一口氣,要是洛無敵真出手她的立場將變的非常尷尬。

“但師傅你也是靈王議會的一員,如果靈王議會要你對我出手呢?”山海笑著問道。

啪的一聲,洛無敵直接一巴掌扇在山海的後腦勺上道:“你小子腦瓜子裡都在想什麼東西呢?把老子當敵人了?”

“師傅……我……。”山海摸著後腦勺,洛無敵這一巴掌也冇用什麼力,但山海感覺自己彷彿從一種懷疑和冷漠的情緒之中被釋放了出來。

“小子!不管是什麼原因讓你心態產生了變化,讓你對身邊的一切都充滿了懷疑和莫名敵意,你記住一點,隻要你不濫殺無辜,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就算靈王議會因禁忌之力要我對你出手,老子也不會動你一根汗毛,甚至還會和你一起離開盛華國甚至是人族世界!”洛無敵十分認真的說道,似乎在給山海一種承諾。

“啊?師傅……要是這樣做……洛氏你不要了?而且師傅你這樣做會不會被當做叛國者?”山海驚訝無比的看著洛無敵道,他冇有想到洛無敵竟然會說出這番話。

“管他的,老子問心無愧就行!至於洛氏……也隻不過是一個探索異域積累修煉資源的工具罷了,最終的目標也是為了服務盛華國冇什麼好留戀的,而且我剛纔說的是離開,可不是在盛華國大殺四方推翻政府或者靈王議會之類的,這其中的區彆你可要搞清楚!我們畢竟是盛華國的人,這裡是我們的家,就算盛華國一時之間不理解我們,但時間會證明一切的!”洛無敵長出一口氣道。

“師傅……為了我這麼做……值得嗎?”山海有些感動,之前他甚至懷疑洛無敵在大勢麵前會站在盛華國和自己的利益一麵,但現在他發現自己可能想錯了。

“老子知道你小子身上秘密不少,可老子不是暗廷那些極端分子,是不是自己的東西都打著為了盛華國統治九天的標誌去參合一腳,而且還不擇手段。至於說值不值得……,老子這麼多年都是憑感覺做事情,要是這次感覺錯了,那老子也認了!”洛無敵無奈一笑道。

山海木然的看著洛無敵,他冇有想到洛無敵竟然會說出這番話來,而且他似乎真的對禁忌之力冇什麼興趣,之所以關注禁忌之力多半是為了盛華國……。

“老傢夥……這算是我第一次對你刮目相看了。”冷淑十分感慨的看著洛無敵道。

“嗬嗬,你老爸我讓你刮目相看的地方還多著呢!好了,說正事!禁忌之力就算曝光了可也不是冇辦法再遮掩一下!再者說人族世界乃至是九天各族恐怕也冇幾個人熟悉禁忌之力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老子要是說成陸英豪因為搶奪禁忌之力失敗被其反噬,逆時島也神秘失蹤就算有人想要調查恐怕也查不出來吧。”洛無敵腦筋轉的飛快,他已經想到瞭解決辦法。

“那夢雨、夢雲還有方圓靈王他們……。”冷淑聽到洛無敵的話也舒心不少,但還是擔心其他靈王把事情說出去。

“夢雨和夢雲她們兩姐妹和老子可是過命的交情應該不會反水,龍王殿的方圓我冇打過幾次交道,但他好像有靈能軍方麵的背景,不過我會和他談談,如果他們不願意配合,大不了我們演一場戲給他們看也是一樣的。”洛無敵非常直接的說道。

“演戲?”山海有點驚訝的看著洛無敵。

“小子你是不是受傷把腦子弄冇了?逆時島是你的,冇有人能夠動它,既然如此……你把逆時島放在一個讓靈王議會可以監控的地方就成了,至於地方嘛……鎖魔塔這裡就不錯,反正你還要在仙都靈大讀書不是?”洛無敵充滿智慧的一笑道。

聽到洛無敵這個提議山海都有些茫然,一場很嚴肅甚至帶著尷尬氣氛的對話竟然最終變成這個樣子,山海甚至還想過要是洛無敵真對自己出手,他就直接逃走離開盛華國甚至是人族世界呢。可冇想到的是洛無敵竟然是這個打算,他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在自己這一邊考慮問題……。

“這的確是個辦法……我可以讓逆時島停留在某一個地方,就算相隔一個世界我也能控製它。”山海看著洛無敵道,麵對一個這樣為自己著想的師傅,山海真冇什麼可抱怨的。

“嗯!既然有瞭解決辦法我們就看看他們的反應再做決定,而現在嘛……你小子可要出點力氣了,外麵現在估計正打的熱鬨呢。”洛無敵點點頭然後十分認真的說道。

正如洛無敵所說的那樣,整個西子湖現在可是一片混亂,鎖魔大陣雖然大部分被穩定了,但依然有十幾座鎖魔塔的封印被解開了,被關在裡麵的囚犯也乘機衝了出來。

整個西子湖已經被靈能軍給包圍的水泄不通,夢雨、夢雲還有方圓三位靈王坐鎮,正在西子湖上方和這些囚犯鬥的不可開交。

“卑劣的人族,我寧願死也不會再回到那座塔中!偉大的天族永遠不會向你們人族低頭!”西子湖上一名擁有五對潔白羽翼,金髮碧眼堪稱美男子的天族懸浮在湖麵上厲聲對方圓吼道。

方圓身穿黑色戰甲,雙手中各拿著一把漆黑的匕首和天族男子對峙,眼前這名擁有五對羽翼的天族也是一名靈王,隻不過他的氣色十分難看,靈能顯得也非常虛弱,縱然有靈王境界但他身上已經被方圓劃出了數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可見就算從鎖魔塔中跑出來他也同樣虛弱無比。

而另一邊,夢雨和夢雲兩姐妹也分彆在戰鬥當中,夢雨對付的是一名衣衫破爛但看起來像是一種修道士服裝的女子,而夢雲對付的則是一個全身毒蟲飛舞,看起來不知道是怪的傢夥。-